大参考 No.319
No.319

凤凰大参考独家系列策划

中国两大知名将军
就中美相处之道同场碰撞

作者:易心 吕凡(实习生) 时间:2017年6月23日
刚过去的这个周末,中国两大知名将军朱成虎与唐永胜,在同一论坛现场展开观点不同,甚至截然相反的论述。各自精彩,又发人深思。

我们到底处在一个怎样的世界,中美两个大国接下来的相处到底要选择哪一条道路?《凤凰大参考》现将两位将军的碰撞一并推出。

朱成虎:面对美国,中国要时刻做一个准备

朱成虎。

今天简单梳理美国当前的世界战略格局。在这个问题上,国内是有很多分歧的。官方希望建立一个多极世界。而实际上,多极世界并不是一个稳定的格局。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都是多极格局的产物。再说,格局是随着最主要战略力量之间力量对比的变化而变化的,不是哪个国家想建立什么格局就能建立起来的。

中国充其量能通过发展自己使其成为一极,你怎么能够帮助日本成为一极呀,怎么能够使俄罗斯成为一极,又怎们能够使欧洲成为一极?当然,单极格局也不是稳定的格局,在单极格局下必然是霸权主义横行,强权政治肆虐。最稳定的格局应该是两极格局,中国应该朝这个方向努力。

冷战结束后,曾经有一段时间出现美国单极主导,实际上出现了一朝独霸、几强制衡的格局。但随着美国国力相对减弱,特别是9.11事件以后,今天我觉得又发生新的变化,即两极格局正在形成,美国代表一极,中国为另一极。当然,这两极还不是很平衡的。但是我想趋势会越来越明显,随着中国国力增强也会越来越平衡。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可能要做一个准备:中美之间出现战略摊牌。

虽然我们中国强调会和平发展,强调中美之间不会陷入修昔底德陷阱,但主动权不在中国手里,这要看美国让不让中国陷入修昔底德陷阱,让不让中国和平发展,这非常关键。

所以我觉得,中美之间摊牌是大势所趋。但是,摊牌并等于中美之间一定会大打出手,通过战争解决中美之间的权力转移,因为大国之间的战争是不可想象的,不可能有胜利者。所谓摊牌就是通过一个或者一系列事件迫使对方接受自己的意愿。支撑我观点的因素有8个:

全球范围内的利益碰撞不可避免

第一,美国独霸全球的战略目标是不容侵犯的。美国的全球战略目标就是独霸世界,独霸全球的战略目标是不容侵犯的。近几年美国的官方文件已经明白无误把么今天中国的发展,视为美国霸权地位的挑战者,这才有了美国对中国在一系列行动。

第二,美国的全球战略必须有敌人。在今天这个世界上,谁有资格做美国的敌人呢?当然是中国。中国是个大国,是一个社会主义大国,又是一个高速发展的社会主义大国。美国不把中国作为敌人又能把谁作为敌人呢?

第三,中美之间的结构性矛盾是不可调和的。过去就有社会制度的不同、价值观的差异,和意识形态的根本对立。这些领域不一定成为中美摊牌点。问题是,在短短几十年的时间里,中国已经成为第二大经济体,军事上也在奋起直追。崛起大国和既有霸权之间的矛盾更加不可调和。美国不可能放弃独霸世界的全球战略目标,中国也不可能放弃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梦。接下来怎么办?双方博弈,说的直白点就是斗呗。在斗争的过程中可能在一系列问题上出现摊牌。

太平洋证券首届“一带一路”论坛现场。

第四,中美之间在全球范围内的利益碰撞是不可避免的。现在已经非常明显,中国走到哪个地方,美国人就跟到哪个地方。我记得2013年到非洲坦桑尼亚去讲课,接待我的礼宾官说,我刚把奥巴马送走。我问奥巴马来干什么?他说,第一,是抵消习主席访问的影响,第二是为他的非洲司令部寻求立足点。对此,我们在国家层面和企业层面都要做好准备,要全球范围内谋求与美国的合作。

第五,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中的安全困境是无法摆脱的。和其他大国一样,中国在崛起过程中安全困境很多,比如说资源贫乏等等。但最大的安全困境还是中国能不能和平发展,这取决于美国,看它让不让你和平发展。当然我不相信美国有能力和中国打一场全面战争,但是通过代理人战争这是完全可以的。比如说几年前发生的天安号事件,这一事件改变了整个东北亚地区战略格局走向。今天如果这个事情发生在中日之间,那会是什么样的一个情景?如果中国的一艘船在公海上被炸沉了,美国拿出证据,证明是日本人干的,中国要怎么做?我想中国一定会报复,那就意味着中日之间的全面战争。老二与老三打的两败俱伤,对打的获益者肯定是老大。这样,美国还可以继续独领风骚几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对此,我们要有足够的思想准备。

第六,美国正在做与中国摊牌的准备。与中国摊牌的准备表现在方方面面,外交上在离间中国和周边国家的关系,这点我想可能大家都看的非常清楚,是奥巴马政府“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重要内容之一。只不过是随着中国力量的增长,周边国家对中国的依存度空前增加的结果。除了只有一个日本死心塌地跟着美国遏制中国外,中国周边没有其他国家真的想与中国为敌,这也是我们外交的巨大成就,当然也是中国国力增长带来的结果。经济上绑架中国,这主要是通过投资、制度和共同科研的手段实现对中国的绑架。军事上遏制中国,美国朋友总是说,我们的战略不是遏制中国。我对他们说,美国军队在中国周边采取的一系列行动无法让中国人相信美国不是在遏制中国。

美国军队可能是中美关系中的定时炸弹

第七,美国军队可能是中美关系中的定时炸弹。美国军队与中国军队不同,中国军队是听党指挥,听政府指挥的,但是美国军队经常干“将在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的勾当。大家可以看,奥巴马能控制得了美国军队吗?在南海问题上他实际上是被美国军队绑架了,最后他不得不让哈里斯闭嘴。美军对中国采取的许多行动,总统、国安委和国防部一些高官是不知情的。特朗普在内政外交上面临的一个重要挑战是他有没有能力控制住美国军队。他上台之后,美军三次提出申请要在南海采取自由航行行动,前面压下去了,但是最后还是控制不住。这样的情况将来会越来越多。中国军队必须做好足够的准备。

第八,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对职能部门的决策产生着负面影响。民族主义表现形式是爱国,但是,它与民粹主义并没有一个不可逾越的鸿沟。如果一个国家的决策者被民粹主义者绑架,决策不可能是理性的,非理性的决策不可能是科学的。今天,中央好多职能部门在一系列敏感问题上的决策不得不考虑网民的意见。这种状况是令人担忧的。

我讲摊牌,并不代表我好斗,我也不愿意陷入修昔底德陷阱;也不主张我们一定要摊牌,但实际上,在一些事情上,比如在南海问题上已经小试牛刀,在钓鱼岛问题上也是这样。而我觉得,可能有更大的摊牌,要有足够的思想准备,有备无患,有备才能防患于未然,否则真的摊牌起来就会让自己陷入被动。

(朱成虎:中国国防大学战略部原主任,现任国防大学非洲安全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太平洋证券“一带一路”论坛《美国世界霸权基础与未来变化趋势》主题的首位发言人。)

唐永胜:中美承受不起相互孤立的代价

我们到底处在一个怎样的世界

唐永胜。

非常容幸能参加这么重要的一个研讨会。美国世界霸权基础与未来变化趋势,回答这个问题并不容易,按照我的理解,谈几点看法。

这个题目涉及全球政治、国际体系,以及发展演变的各个方面。美国的霸权是以国际体系为支托,是国际体系的主导力量,所以一定程度上,霸权的基础也是支撑这个国际体系的基础,这可以分为美国的军事霸权和金融霸权。只可惜,到今天,这两个支撑都遇到了困难,甚至也达到了某种极限,军事手段不像过去那么好用,金融霸权也不是畅通无阻。

也就是说,美国的霸权很难为全球性的经济增长提供足够的动力,也不可能为全球总体上的安全稳定提供基本的保障。这就是目前我们看到的这么一个世界。

美国霸权遇到的问题,反映了整个国际体系进入到一个重要阶段:国际体系面对400年来未有之变局。在我看来,实际上目前正来到一个新的状态。简单说,就是国际体系处在一种不和的状态,或超载状态。原有的体系还在运行,但已不能为全球经济发展提供足够动力,同时全球安全稳定也遇到越来越多困难。这个状态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因为还看不到明确的前景;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才有今天我们讲到的国际局势不确定性增强。

尽管遇到瓶颈,遇到困难,但老的逻辑还在发挥作用。如我们熟悉的资本扩张的逻辑,霸权主导的逻辑,地缘竞争的逻辑等等,都还在发挥作用,但是也必须承认,很多东西无以为继。

例如,军事手段在中东已经解决不了中东的问题。与此同时,新的要素也充实进来,并发挥越来越重要的影响,如技术创新,尤其是以信息技术推动的社会变革,其影响力可能超出人们的想象。此外,全球性的联系几乎不可逆转,即使是遇到困难也是不可避免的,这对全球政治的影响,对美国霸权的制约,会带来很大的影响。

“朱成虎院长的意见值得商榷”

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现的权力转移,不会像我们过去认为的那样简单。过去我们习惯的一些视角、范式可能不会那么有效。在这种情况下,用简单的要素性分析,或者从某个角度来切入分析美国的霸权和国际体系,可能是力不从心。朱成虎院长已经走了,实际上我基本不同意他的意见。

因为这种大要素的分析,只能是得到越来越大的“毛虫”,即中美关系的矛盾。如果按照这个线性分析的话,树上的那个毛虫不可能无限制长大,长到一定程度,他会有蜕变,变成蝴蝶或者变成幺蛾子。

结构性、系统性的分析,对于今天的国际体系的认识变得越来越需要。因此,若对未来世界有一个解读的话,不可能是一种简单的如G2、无极化世界等,而更可能是这些东西的混合,因为过去这些东西都有其解释力,当人们尝试将其综合起来,往往却力不从心。

我想,就是在这种背景下,美国霸权的特殊性就不会像过去那么突出,中国的增长力也不可能是成为取代美国霸权的这么一个必要的条件,也就是布热津斯基所说的,美国是世界上最后一个全球性大国,是一个基本的国际政治含义。

只可惜,布热津斯基看到了这一点,但他出的一些招法、对美国的一些设计,却又尽可能在延续美国的霸权,因此在过去那十几年中,美国做的越多,遇到困难问题也越多。所以在我看来,布热津斯基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

基辛格对世界的看法可能更清楚,但是孤掌难鸣,美国社会已经进入到左也不是、右也不是的境地,战略收缩可能会心有不甘,但是战略扩张也做不到。不到南海进行自由航行宣示,对自己没有交代,但来了这个行动又无以为继。特朗普确实也值得同情,一切以美国优先,但很多美国人可能并不买账。《纽约时报》近期曾评论:现在发现特朗普不是俄罗斯的卧底,原来是中国的卧底。可见,怎么做也不是。

中美承受不起相互孤立的代价

世界在变化,中国也在变革,变革的中国面对一个迅速变化的世界,中国越是接近国际舞台的中央,也就越接近国际竞争的中央,这是我们面对的一个局面。中国怎么办?我想简单说这么几个点。

第一,主要还是应顺应国际体系变迁带来的这种复杂性的影响,要适应复杂局面,借助这种复杂效应,争取复杂的平衡,所以说我讲到的是一种复杂的平衡,而不是一种单向的、战略上的简单选择。中国传统的哲学,传统的战略思维,可能更加适应今天的世界。

第二,中美关系还要创造更好的条件,强化协调。确实要强化与美国战略制衡能力,强化我们的战略手段,这是一个保底的方法,但是确实要利用到中美关系目前已有的现状,利益复杂交织,合作与竞争并存,这是未来一个基本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中美之间必要的协调只能是强化。也就是基辛格所讲的,为什么美国必须和中国强化协调。

中美两国太大,不可能被别人主导;中美又太特殊,不可能被转化,中国改变美国做不到,美国改变中国也做不到。中美两国相互依赖这么深,承受不起相互孤立的代价。这是中美关系基本条件的界定。所以说,超越这个条件来讲中美关系,那就不是今天的中美关系了。

第三,周边还是存在很多问题,这个陷阱我们要跨越,总体上应该像沙大使(沙祖康)讲到的,奖惩有别,把我们地缘优势发挥出来。过去讲我们周边国家多,是地缘政治上的一个劣势,但是在今天中国快速发展的背景下,周边国家多,越来越有条件将其转变为我们地缘上的优势。就像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讲的,他要转变,要发展与中国的关系,这不是一种战略选择,而是中国的影响力已经达到了这样。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胡萝卜不是足够甜,大棒也不足够有力,怎么来把它做的更好,时间有限,不能展开了。

第四,周边战略上的一些难点还需要克服。我们至少要把自己在朝鲜半岛的利益是什么弄清楚吧?基本的一种战略指向要弄清楚,现在的意见差别太大。还有台湾问题,毕竟是我们民族复兴道路上必须克服的一个障碍。相对朝鲜、台湾,东海、南海问题这些年相对而言我们做的还是不错的,一些处理方法基本上是比较有效的。

第五点,还是要有发展模式的创新。在变化的世界中,在不确定性增强的条件下,国际竞争只会是越来越加剧,未来发展的不确定,大国的战略忧虑不断增强,并不断调整,但归结到最后,进程的核心是发展模式的创新。发展模式既要为国内的安全提供充分的条件和空间,还要以此为基础,强化对世界的参与,我想这是我们立足世界的根本,也是在不确定性增强的世界中,尽力占据主动地位基本的条件。汇报完毕,谢谢大家。

(唐永胜:中国国防大学战略部主任。与朱成虎同为学者型将军,并同场出席太平洋证券“一带一路”论坛《美国世界霸权基础与未来变化趋势》演讲。)

凤凰大参考专题文章为本栏目特约,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朱成虎

中国国防大学战略部原主任,现任国防大学非洲安全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太平洋证券“一带一路”论坛《美国世界霸权基础与未来变化趋势》主题的首位发言人。

唐永胜

中国国防大学战略部主任。与朱成虎同为学者型将军,并同场出席太平洋证券“一带一路”论坛《美国世界霸权基础与未来变化趋势》演讲。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罗潇(实习生)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十九大之前 是两岸关系的一个关键节点

近日,《凤凰大参考》台湾问题报告撰写小组举行内部研讨,小组成员依研究特长,分别就不同命题方向做出深入解析。在备受关注的书面报告后,现将研讨小组的发言整理推出,以呈现更多细致的分析和讨论。第一章为“十九大之前,大陆不会在台湾问题上有大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