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344
No.344

专访哈佛学者:
美国和中国想做的事一样 但没钱

作者:凤凰网特派哈萨克斯坦报道组 时间2017年9月1日
在中亚,世界三个大国中美俄的博弈表面波澜不惊,但实力碰撞并不温和。其实,美国和中国想做的事情一样,但缺钱;俄罗斯在中亚优势得天独厚,但被美国制裁掣肘。

这种制裁又真的对俄罗斯致命吗,它的真正的作用是什么,对中亚格局又如何影响?《凤凰大参考》与哈佛肯尼迪学院能源地缘政治项目研究员余家豪(Ka Ho Yu),在阿拉木图进行对话。

亚投行跟丝路基金都没有什么保护机制

凤凰大参考:您现在主要的研究方向跟“一带一路”比较契合的内容是什么呢?

余家豪(Ka Ho Yu):我研究的是“一带一路”里面的能源合作,能源的国际关系,以及不同投资地方的国别研究。我本身做的是中国在前苏联地区的能源投资,欧洲、中亚、俄罗斯。所以“一带一路”之后大家就给了这个帽子套在我头上,的确是重合的。

凤凰大参考:首先请您帮我们总结在此次郑和论坛发表的观察与观点。

余家豪(Ka Ho Yu):中国“一带一路”里面有五通,大家都知道,基建、金融、贸易,众筹等,而这五通里至少四通都与能源有关。因为能源大部分的投入都是有基建在里面的,管线、太阳能板、发电床都是。能源提供服务,也可以让中国与相关国家达成他们的目标。从这个角度来看,能源就变成一个很重要的领域。

中国在中亚和南亚都有能源投资,而与基建有关并做得比较久的,还是中亚。有一些管线,两边的合作已有二十多年。所以我认为,如果要看中国在“一带一路”其他地区如何发展的时候,可以拿中亚来做一个参考。其中一点就是,之前的合作多是单边,签一些双边政府协议就可以保障,下面就由公司直接去沟通和处理。然而,中亚的跨境管线,涵盖土库曼、乌兹别克、哈萨克斯坦还有中国,四个国家是绑在一起的,哪里出问题的时候,不是单单一个国家说了算,也不一个双边协议能处理好的。比如说欧洲,俄罗斯把天然气卖给欧洲的时候,中间有乌克兰,如果中间转运的国家出了问题就是三个国家的问题。那么对中国来说也是一样。

当然现在中国跟中亚的合作很好,很平稳,没有突发的危机出现,所以也不需要很紧迫地要去处理什么问题。可是从长远来说,比如在中东,当地一些安全问题会把中国拉进去。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将来更多要考虑多边合作机制有关的问题。中国可以把外面的机制学回来,摸索自己的一套办法,比如亚投行就很好,丝路基金都是一种开始。不过,目前亚投行跟丝路基金都没有什么保护机制,需要慢慢发展出来。

中亚现在很平稳吗?

凤凰大参考:外界目前对“一带一路”的风险防范讨论很多,中亚目前很平稳,是否也存在某些风险?

余家豪(Ka Ho Yu):要提前考虑。不一定单纯从国家稳定与否,跟中国关系如何,或者哪些人排不排华等这些角度去看。

对于中亚而言,当前石油价格大跌,而中亚俄罗斯这些国家都是靠石油来增加收入,以及保证社会福利的。因此,这些国家都是投入很多,通过卖石油的钱来支撑其国家这些方面的运作,油价跌了,钱少了,国防跟社会福利的钱就减少了。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这些国家在处理一些区域安全问题时,不要说到反恐这么远,可能就连一些简单的区域安全问题,可以派多少部队过去,有多少物资可以汲取,都会直接减少。

第二,与中东很多国家都一样,中亚居民之前享受很多福利。以沙特为例,居民原来的水费和电费都不用交,可是油价大跌后,就需要交钱了。他们当然会不满。中亚也避免不了类似问题,当然现在的风险程度比较低,可是如果我们做一个比较坏的打算,可能就要看看拉美那些国家了。

之前高福利,突然变没钱,福利消失,状况严重时老百姓就会起来反政府。跟石油有关的石油输油站、汽车输油站、石油管线,这些暴露在他们面前都会成为风险。因此,防范海外风险,并不单是防止爆发一个恐怖袭击,而是很多一环扣一环的影响。

一般出什么事普京肯定会打个电话过去

凤凰大参考:委内瑞拉的局势让我们看到,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个国家的问题了,很严重,社会和政权稳定都不好说。我们也关注中亚政权交接。还是从哈萨克斯坦来看,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在位已二十六年,七十多岁,如果其卸任,整个国家会如何变化外界并不确定。

余家豪(Ka Ho Yu):每个国家都有这个问题,中亚都是权力比较集中的国家。所以如果要看他们有没有危险,就要看他们的接班人是不是稳妥。还要一个就是要看普京的态度,因为一般出什么事普京肯定会打个电话过去。他们是一帮兄弟来的。

凤凰大参考:从这点看,中国在中亚影响力尚不能与俄罗斯相比。

余家豪(Ka Ho Yu):不是说中国投多少钱就有多少影响力,应该是反过来他们不想被影响。因为大家的血缘背景不太相关。

凤凰大参考:不是一个系统。

嘉豪:对,不是同一个系统,他们跟普京是同一个系统,在这边我完全看不见有中文,我们说有多少贸易也好,飞机上面一句中文都没有。不是说他们不喜欢,而是尚不需要。

现在这个价格 他们起码不亏本

凤凰大参考:现在油价始终维持低位,据您观察,这个趋势两三年内会不会出现变化?

余家豪(Ka Ho Yu):应该不会。

凤凰大参考:所以这种局面下,包括中亚跟俄罗斯,他们面临的压力有可能会越来越大?

余家豪(Ka Ho Yu):当然比油价高的时候大很多,之前油价那么高。可是现在这个价格,他们也没有亏很多,当然是赚少了,可是起码不亏本。

如果是俄罗斯会更好一点,因为他之前把卖石油赚回来的钱,存起来做了基金,所以真的有什么麻烦的时候,可以拿来用。但俄罗斯面对的问题不单是这个,他还面对美国出口天然气这些比较大的问题。中亚的地区问题我觉得会越来越困难,这个问题跟中东是一样的。“一带一路”的这一块区域,中东跟中亚、西亚这一片,都是比较不稳定的。

凤凰大参考:所以这应该是我们提前应该防御的?

余家豪(Ka Ho Yu):当然要,因为没有投资还好,越投越多的时候就有一个问题了。就是当地出问题的时候,中国应该怎么去处理,态度是什么。当然是不干扰,一直是这样说。可是问题真的很大的时候,你应该怎么去面对?

中美要做的内容是一样的

凤凰大参考:在这次论坛上,有其他西方学者就中亚和中国历史文化,以及经济交流的关系发言,他们有没有给您一些新的启发?

余家豪(Ka Ho Yu):可以看出他们对“一带一路”很多国家都有观察和反应,他们觉得中国做的事跟美国想做的事是差不多,可是中国有投入很多钱去支持做事,但美国就是说了而已,没有投钱进来。我觉得这是一个挺有意思的角度去看“一带一路”。中美的表达或许不同,可是要做的内容是一样的。外界会有很多说法,比如美国的意图是怎样,中国的意图是怎样,扩张的,好的坏的,但当我们不看这部分的时候,两国的行为实质是很像的,可是中国是有很多基金去支持。我个人感觉,这也是“一带一路”上很多国家的感受。

美俄关系难改善 但头疼中俄走近

凤凰大参考:最后一个问题,结合现在的这种大势,我们上升到国际关系。这种趋势会不会决定中俄越走越近很难改变。而美国跟俄罗斯的关系也很难改善?

余家豪(Ka Ho Yu):一个角度一个角度来说。对美国而言,我觉得他们大部分的人都不太喜欢俄罗斯,这是一个历史原因,就是苏联的问题。而且他们已经很表面化了,你看他们的电影里面的坏蛋,肯定是有苏联背景的,很多都是。要不就是朝鲜背景。所以美国跟俄罗斯的关系改善是很困难的。可是,美国另外一个想法是,它不想中国跟俄罗斯走得很近。

如果中俄联合起来,对它来说就很头痛。可是中国跟俄罗斯越走越近,我们需要看一个背景,就是油价开始跌的时候,俄罗斯失去了欧洲这个最大的客户,它需要另外一个客户,它不单单是看中国,是看整个亚洲。乌克兰危机之前一年左右,他们出了一个类似能源策略的报告,就表明要转到亚洲。大致意思是,欧洲一边关系不稳定,所以就去亚洲。在亚洲当然中国就是第一个窗口,所以俄罗斯是缺钱的时候才摆过来的,之前他们有欧洲这个大客户的时候,似乎并不太稀罕中国的钱。是局势跟利益把中俄拉在一起。

有一种将俄罗斯压得死死的感觉

凤凰大参考:美国对俄罗斯的制裁,对俄罗斯来说很致命吗?

余家豪(Ka Ho Yu):不致命。因为它的制裁不完整,它制裁俄罗斯很多公司的投资,可无论欧洲、美国、日本的公司,他们都觉得俄罗斯是他们将来一个很重要的市场,所以即便制裁以后,他们也没有放弃俄罗斯。当然,这些公司对于制裁的东西他们不碰,但会专挑制裁的漏洞去做能做的事。

美国制裁主要针对的是跟高端能源技术有关的,比如说LNG,他们不做这些,然而他们就去做普通的气田、油田。所以制裁是不会影响公司对俄罗斯的投资欲望的,可是它会影响俄罗斯长远的油气开发的能力,会把它拖慢。因为俄罗斯没有最高端的能源技术,比如说LNG,或者北极开发的技术,它都需要日本或其他国家的技术。

另外,美国现在的天然气出口能力越来越强大,有一种将俄罗斯转到亚洲的能源战略压得死死的感觉。

凤凰大参考文章为凤凰独家出品,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余家豪(Ka Ho Yu)

哈佛肯尼迪学院能源地缘政治项目研究员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微信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 制作:崔梦肸(实习生)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特朗普不惜身陷阿富汗背后原因惊人

特朗普多处“抽身”,唯有阿富汗一处不收手,到底盯上了什么? 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两个月前曾在中国公开指责美国增兵“另有目的”,但却没有说明这个“目的”是什么。外界除了困惑,至今仍看不清楚美国究竟要在阿富汗下一盘怎样的棋局。 这还要从人们总结的一句话说起:西部的国家看似光秃秃的,但财富都在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