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310
No.310

凤凰大参考独家系列策划

美国中情局将更直接
介入世界军事行动

作者:方晓志 时间:2017年5月31日
距离华盛顿十里远的弗吉尼亚州兰雷镇,有一片青葱的树林。树林的后面隐藏着一座神秘的双层大楼。在大楼入口的墙上,显赫地镌刻着《圣经》上的一句话:“你们必须知道真理,而真理必将使你们获得自由”。

这所神秘大楼的主人就是美国最大的情报机构——中央情报局(CIA)。

当前,中情局正处在有史以来最大“历劫”之中,然而一切都还未定。

遇到了克星维基解密和斯诺登

作为世界四大情报组织之一,其主要任务是运用公开和秘密手段,搜集和分析国外政府、公司和个人的各方面情报,以协助美国总统和政府高级决策者就国家安全问题做出决策。但是,近期“维基揭秘”不断对中情局各种机密文件和丑闻的曝光,中央情报局的所作所为已远远超出了这一范围。人们不禁要问,中央情报局到底怎么了?

长期以来,美国中央情报局一直是世界上最活跃的情报机构之一,无数关于中情局特工的形象活跃在好莱坞的大银幕上,从俄罗斯的克里姆林宫到阿富汗的本·拉登基地,哪里有美国的“敌人”,哪里就有中情局特工拯救世界的身影。作为美国最重要的政府机构之一,中央情报局在冷战时期的拿手好戏之一就是策划和组织暗杀和颠覆行动,推翻民选政府、扶持军人政权。

冷战结束后,特别是近年来网络信息化的不断深化,中央情报局开始将触角伸向商业信息、互联网自由甚至个人隐私领域。2011年8月11日,继微软之后,中央情报局要求谷歌也交出储存在欧洲资料中心的数据,此事引发了欧美之间的外交论战。2013年6月,前中情局雇员斯诺登爆出了大量内幕消息,更是将中情局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根据斯诺登的透露,中央情报局长期以来一直对境内外民众的电子邮件、电话、照片和视频进行检查、跟踪文件传输和审查上网情况,每天截获和掌握的电话信息、电子邮件多达10亿余件,其中包括曾截获俄罗斯总统梅德维杰夫的电话交谈内容,采取技术手段对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私人电话进行监听,等等,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响。

维基解密创始人朱利安·保罗·阿桑奇。

2017年3月7日,据维基揭秘网站披露显示,中央情报局在监听方面更是变本加厉,不择手段,其网络情报中心总共设计了超过1000个黑客工具,秘密侵入了手机、电脑乃至智能电视等众多智能设备,而且还制造假线索,将网络攻击的罪名栽赃给俄罗斯、伊朗等国。消息一出,舆论哗然,将中情局推上了风口浪尖,不仅使得国际社会,甚至美国国内民众对于中央情报局的这些做法也开始强烈疑虑并表示反对。

地位大降 生存挑战前所未有

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标识是一个由银盾、罗盘和海雕组成的徽章。在这个徽章中,银盾象征着美国中央情报局是保护美国安全的一道强有力的屏障。罗盘图形的十六个尖角象征着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势力渗透到世界各地,各种情报资料从四处向中心汇聚。白头海雕则象征着力量、勇气、自由与不朽,同时也代表着机警、灵敏和冷酷——这些都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风格。但是,由于近年来中央情报局的丑闻不断,失误连连,使得这种风格被蒙上了厚厚的一层阴影。

中央情报局现行的情报搜集内容和方式,已无法适应新形势对情报的需求。

中央情报局成立于冷战期间,其组建初衷是为了收集和分析有关苏联威胁方面的情报,尤其是导弹和预警方面的情报。冷战结束后,苏联这个对手不复存在,中央情报局一度无所适从,找不准世界上的“主要游戏者”,也无法明确美国所面临的外来威胁。例如,“9•11”恐怖袭击事件的发生,使得一度神通广大的中央情报局大为丢脸。美国朝野上下都把矛头对准了中央情报局,直接导致了局长的辞职,也促使美国政府决心对现有的情报体系进行改革。

除了不断削减中央情报局经费和人员编制,对其进行瘦身外,美国政府还于2004年12月正式通过了《情报改革和预防恐怖主义法案》,决定设立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由国家情报总监取代中央情报局局长管理情报界,负责情报活动的总体策划、情报政策的制定以及情报预算的制定和分配,并向总统提供战略预警情报。

这种调整使得中央情报局的处境大为尴尬,风光不再依旧。为此,2010年3月,中央情报局局长利昂•帕内塔专门向所属人员颁发了一个备忘录,让其“忽略”国家情报总监的命令,以表达对其地位不断下降的不满。

时任CIA局长利昂•帕内塔,后出任国防部长。

由于前途未卜及对工作现状的不满,大批经验丰富的情报人员纷纷被迫离职,导致中情局目前情报经验丰富的特工极度匮乏。据《纽约时报》2010年10月19日披露,在2009年12月30日阿富汗霍斯特省查普曼军营自杀式炸弹袭击案中,丧生的中情局驻阿富汗负责人马修斯就是一名没有多少实地情报经验的新手。而2013年斯诺登事件更是暴露了中央情报局能力的欠缺。一个掌握了大量美国核心机密的前雇员,居然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成功叛逃,至今仍然无法捉拿归案,使得民众不得不对中央情报局的能力产生了怀疑。目前,斯诺登仍在逍遥法外,如果处理不好,将会使中央情报局现已不妙的处境更加雪上加霜。

改革艰难 人才流失附加巨大隐患

特朗普在当选总统前,就与中情局出现矛盾,曾公开炮轰CIA等情报机构,指责其对俄罗斯干预美国选举的情况进行全面审查的做法,令双方关系紧张。当选后,双方矛盾更是白热化,多次指责情报机构在不公开报告会上向媒体泄漏信息。而当前,特朗普政府已开始对他一直表示不满的美国情报系统进行大洗牌。

目前,特朗普已经任命来自堪萨斯州的共和党联邦情报委员会成员迈克•蓬佩奥担任中情局长,他是共和党内激进派别茶党成员,在安全领域被视为鹰派人物,也是特朗普竞选期间的忠实伙伴,其必然会按照特朗普的意志,对中情局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由于中央情报局各方面问题积重难返,并受到各种压力和阻力,因此其改革进程必将是举步维艰,任重而道远。

首先,在改革情报工作方式上,中央情报局面临着尊重公众隐私和维护国家安全的两难选择。美国是一个推崇人权的国家,美国民众对于个人隐私极为重视,在潜意识里对情报工作极为反感。之前由于恐怖袭击威胁的存在,民众对于中央情报局在进行情报活动时对于私人空间的侵占表现出了一定的容忍度。但是,当恐怖袭击的余波散去之后,国内反对情报工作的思潮再次蔓延。尤其是当斯诺登揭露美国政府监控个人信息后,更是引起了美国民众的极大愤怒,对中情局形成了巨大的压力,迫使其不得改进其现有的工作方式。

特朗普钦点的CIA局长迈克·蓬佩奥。

但另一方面,出于国家安全的要求和情报工作的特点,中情局也不可能放弃现有的情报搜集和监视方式。例如,来自密歇根州的共和党人士霍克斯特拉强调,美国在今天面临的反恐形势与“9•11”事件后没有什么本质不同,加强情报搜集仍是保障美国安全的“利器”,绝不能因为由于民众舆论放松对任何可能危害美国国家安全风险的监控。美国不同阶层对于国家安全环境及风险的认知差异会使他们对情报工作重要性的看法产生分歧,从而使得中央情报局对情报工作方式的改革左右为难,无法找到最佳平衡点,有可能陷入“里外不是人”的困境。

其次,中央情报局内部的体制改革也难度重重。由于之前中情局局长兼任中央情报主任,负责协调各个情报机构工作并直接向总统汇报,因此较之其它情报机构,在人员、编制和经费方面都享有一定的优势。如今,中央情报局地位下降,职能不断缩水,不但无法统筹协调其他情报机构,甚至连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有时也无法做主,就连局长本人的任命也可能遭到国家情报总监的否决。

因此,如何保持体制编制在改革中所受到的冲击最小化,是中央情报局所必须关注的一个重要问题。此外,由于功能任务发生了调整变化,中央情报局在具体人员安置和调整上也面临着较大压力。因为改革所导致的机构调整必将使部分人员离开工作岗位,而这种人事的变动往往会导致人心不稳,不仅造成人才流失,而且还可能会给安全保密工作带来巨大隐患,而轮换到新岗位的人员更是要耗费本已紧张的人力物力资源和情报部门最重视的时间来适应新的岗位。这种以体制改革提高工作效率和维持现状保护机密信息之间的矛盾给中央情报局的改革推进带来了很多困扰。

奥巴马时代限制中情局的政策已经改变

最后,在适应新形势变化和任务重心调整上,中央情报局也面临着巨大的转型压力。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安全问题已经不再局限于某个领域,而是向着多样化、复杂化方向发展,情报需求的广泛性和跨领域程度都在急剧增加。从目前来看,美国面临的威胁正从网络攻击、恐怖主义向中东动乱和亚洲地缘政治演变等多样化方向发展,由此,中央情报局未来的工作重心也将相应从专注于恐怖主义的“反恐模式”转变为“应对多种、复杂的威胁”,这将会对中央情报局的工作提出更高要求。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央情报局过多地参与了军事行动,军事化使其偏离了本来的使命,逐渐成了军方行动的支持机构,客观上影响了美国在海外的情报搜集工作。为此,在奥巴马政府期间,对中央情报局在海外军事行动进行了严格限制,规定了与军方合作的标准做法,即由中情局提供情报资源确,军方来实施具体打击行动。

而据《华尔街日报》2017年3月14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已经改变了这种做法,赋予中央情报局新权力,以无人机在中东地区对极端分子目标执行攻击,这标志着奥巴马时代限制中情局行使准军事攻击的角色政策已经改变,中央情报局将更大程度地直接介入世界军事行动中。

未来,中央情报局能否“正本清源”,对其任务和使命进行重新梳理,以更好地配合国家在战略层面上的决策,完成其情报工作使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并面临重大挑战。

凤凰大参考专题文章为本栏目特约,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罗潇(实习生)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CIA迟来的葬礼 竞争对手甚至到其餐厅挖人

苏联解体对中情局(CIA)的冲击,“有如陨石撞地球对恐龙的影响”。但这还不是CIA的最低谷。最悲哀的时期,甚至有外包公司老板在中情局餐厅招募人手。于是大批中情局老手出走,新人也纷纷起而效法,各自拟定职业计划:加入、出走、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