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381
No.381

蔡英文这一年把力量都用在了哪

作者:于强 时间:2017年12月26日
总结2017年蔡英文执政成绩前,搜索台湾民众和舆论对她的评价,却发现内容极少。

然而,这并不代表蔡英文过去一年风轻云淡。

《凤凰大参考》台湾研究小组总结蔡英文2017年的力量到底用在了哪里。

去中国化:三个步骤马不停蹄

2017年,蔡英文执政的第二年,表面上看,她多次重复在两岸关系上“维持现状”、“善意不变、承诺不变,不会走回对抗老路”的说辞,然而台面下,她却一刻也没有停歇的从机构变革、文化台独和“去蒋”三个方面,把 “去中国化”一步一步的往前拱。

首先,机构变革方面,蔡英文废除了“蒙藏委员会”。这一机构源自于北洋政府时期的“内务部蒙藏事务处”,1928年,当时的国民政府在行政院下专门设置了“蒙藏委员会”,作为蒙藏事务的主管机关。1949年这一机构随着国民党一起退到了台湾。

如今,民进党执政之后,裁撤了这一具有近九十年历史的部门,将其职能转移到台湾当局陆委会、“文化部”和“外交部”。其实“蒙藏委员会”的去留在台湾早有讨论,之所以一直保留,因为虽然其职能已经弱化,但是保留它,可以显示台湾当局与历史上曾经存在的“中华民国”有一定的历史延续性。

如今民进党当局废除“蒙藏委员会”,真正用意是要切断台湾与大陆的历史连接,是民进党“去中国化”中的重要一环。接下来,台湾当局的其它具有“国民政府”色彩的特色单位,是否也会步“蒙藏委员会”的后尘,列入裁撤名单,值得持续关注。

第二,台湾当局从多个方面持续进行“文化台独”的活动,意图切割台湾与大陆的文化血脉。教育领域上,台湾当局把重点放在对于中小学课纲的修改。今年新版的语文课纲,台湾当局将文言文的比例降至35%-45%,文言文推荐选文降至15篇。今年新版的历史课纲,台湾当局将中国史的内容缩减三分之一,并且不再使用朝代编年史的叙述方法,而是把中国史肢解后,以主题的方式编入东亚史来叙述。

在节庆祭典上,2017年4月,台湾当局取消了进行了几十年的“中枢遥祭黄帝陵”的仪式。同时,54年来第一次降低郑成功祭典的级别和规格,由台南市长取代台湾当局“内政部长”负责主祭。

台湾辅仁大学校园内,工作人员正在清理的蒋介石铜像上被泼的红漆。

户籍管理上,台湾“内政部”想在今后登记姓名时,用罗马拼音取代汉字。中国人讲究“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此举等于是背叛祖宗,这一愚蠢又疯狂的举动一经曝光,便引发了台湾网友的嘲笑。但是这一政策之所以能够提出,正好说明了台湾当局为了“去中国化”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

“去中国化”留下的空缺,台湾当局利用台湾少数民族文化、南太平洋文化、日本文化来填补。

2017年5月,台湾“文化部”公布“语言发展法”草案,试图将闽南话、客家话、台湾少数民族语言与中文并列,成为台湾的“官方语言”。2017年10月28日至11月4日,蔡英文访问南太平洋马绍尔群岛、图瓦卢和所罗门群岛三地,结果台湾当局将此次访问定义为“寻亲之旅”,说台湾和这些南太平洋岛国存在某种“亲缘联系”。

民进党执政的桃园市政府,修复了日据时期的桃园神社并于今年3月重新对外开放。同时,桃园市政府还把过去的日本警察宿舍修复成文化创意园区,并正在修复桃园大溪区的相扑场,以图申办“世界相扑大赛”。民进党执政的台中市长林佳龙,对外表示台湾光复之后,把日据时期台湾神社拆掉建台中孔庙“很奇怪”,还说台中孔庙不算古迹。

第三,台湾当局“去中国化”还体现在,打着“转型正义”的旗号,在台湾推行“去蒋化”运动。2017年2月24日台湾“立法院”郑宝清、庄瑞雄、苏震清等13位民进党“立委”临时提案,要求“行政院”下令台湾各级学校拆除蒋介石铜像。与此同时,“文化部长”郑丽君无预警的宣布,“蒋公公仔”等系列商品从“中正纪念堂”下架停售。

台湾当局的这些“去中国化”的行为是一个经过了精心算计的政治工程。除了利用执政地位,大力推动“去中国化”的政策之外,他们也意图做出一种姿态给台湾社会,让台湾民间团体、民意代表、学界、网民、媒体中的“独派”一起参与期间。

结果显示,台湾当局“去中国化”的举动的确给很多深绿人士一剂兴奋剂。

今年全台湾各地的蒋介石铜像被泼漆、破坏的事件屡屡发生,有些铜像的头颅甚至直接被砍下扔在路边。台湾现行新台币100元上印有孙中山、200元上印有蒋介石,民进党“立委”高志鹏说要提案修改这两种新台币的图案,去除孙中山和蒋介石的头像。今年10月,有台湾网友在网络上提案,要把现在台湾的时区从和大陆一致的东八区,改为和日本韩国一致的东九区。

内部一团糟:如此发达地区 用电竟成问题

不过,正是由于这一年,台湾当局把心思都花在了“去中国化”上,所以使得其在内部公共政策的处理上一团糟,民众对于台湾当局的不满逐渐增加,蔡英文执政的满意度不断下降。这一年,在劳工政策上,民进党当局执意推动的“一例一休”争议从年初闹到年末,将劳资双方全部得罪,不仅劳工不满意,企业也不满意。同时,年金改革的争议,也让蔡英文现在走到哪里,抗议民众就跟随到哪里。

台湾当局要进行年金改革的依据之一,是说台湾的公共财政已经无力负担现有的年金计划。但是在后来民进党当局执意推动“前瞻计划”上,民进党当局却提出8年要花费8800亿新台币搞建设,不得不让人质疑,“年金改革”才说过没钱了,怎么前瞻计划还敢那么大手大脚的花钱,台湾的公共财政到底是有钱还是没钱?

台湾“815大停电”事故中,民众在黑暗中排队购物。

除了这些,台湾民众感受最明显的,还是电的问题。囿于民进党反核的意识形态,民进党当局不顾一切的要让台湾的核电在2025年前全部退出现有的电力供应。这一只顾意识形态、不顾能源规律的行为,使得台湾的电力供应越来越脆弱,终于在2017年8月15日台湾遭受了十几年来最大规模的停电事故,六成的台湾家庭受到影响。

民进党当局本来的盘算是核电退出后的电力空白由风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来填补,问题是这一缺乏能源常识的规划根本无法落实,于是民进党当局只能将希望投向火电。结果燃煤发电的比例一升高,台湾今年入冬之后遭遇到了史上最严重的的雾霾侵害,全台各地空气质量频频亮红灯,民众的抱怨越来越大。

蒙混过关:向国民党与大陆甩锅

面对民众对于台湾当局越来越大的不满,台湾当局试图蒙混过关的方法主要是两个,一个是“甩锅推卸责任”,要么把责任推给国民党,“一切问题都是过去国民党执政时造成的”;要么就把责任推卸给大陆,比如赖清德说台湾的空气污染“有三分之一是来自大陆”。

另外一个就是出了事就让相关部门的负责人立马下台负责。如果这个负责人是以前国民党时代安排的,民进党当局会立马解除相关人士的职务,表面看是处理起来“有魄力”,实质上是借机换掉蓝营任命的人士,换上绿营自己的人士。比如庆富案爆发后,民进党当局趁势把国民党时代任命的第一金控、合库金控和台湾企银三家公股银行的董事长一次全部换掉,换上民进党自己的金融人马。

不过,如果这个负责人是民进党时代任命的,那民进党当局一般不会强制解除其职务,而是让其自己辞职下台,替民进党和蔡英文背锅。这些人之所以能够如此主动迅速下台,也是因为民进党当局很快会给这些“替死鬼”安排一个其他的位子。由此,现在民进党当局只要一出事,相关人员下台辞职的速度非常快。比如今年815大停电之后,当天晚上台湾“经济部长”李世光宣布辞职,一个多月后,他就出任“工业技术研究院”“资讯工业策进会”两大机构的董事长;台湾“中油”公司董事长陈金德8月18日因大停电辞职下台后不到三个月,就出任宜兰县代理县长。

然而,公众的眼睛毕竟是雪亮的,这些人事变动上的小伎俩无法掩盖民进党当局执政以来的种种荒谬。今年金马奖颁奖之时,台湾网友提出最佳男女主角应该授予赖清德和蔡英文,一年以来台湾遇到的种种问题都是他们荒谬的作为带来的,这些作为综合到一起,用四个字概括就是“罪有英德”。明年此时,台湾即将举行县市长选举,如果台湾当局现有的这种荒谬政策继续延续下去,难保明年选举中,不会出现“投给XXX(民进党提名候选人)就是投给蔡英文”的口号,到那时,蔡英文和其团队就可能成为人见人躲的“选票毒药”。

凤凰大参考文章为独家出品,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于强

国际关系学院公共管理系副教授 。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微信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 制作:崔梦肸(实习生)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特朗普的“阴符经”

Soft power一词由美国人发明,但被译为“软实力”以来,很多国家都以为这是提升国家修养素质之类的东西。而特朗普执政一年,他用行动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这不是什么强身健体的保健操,更确切的翻译应当是“阴(soft)招(power)”,这是实战格斗的招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