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254
No.254

凤凰大参考独家系列策划

从一带一路来(二):
勿成不良公司发财猎物

作者:易叶候 时间:2017年2月6日
带一路蕴含无限可能,中资耕耘需务求一步一个脚印,内外两两获益,同时也要躲避陷阱。

在马海云对《凤凰大参考》的第二部分讲述中,我们会看到,新疆对一带一路不可替代的人文价值,前方欲发不义之财的存在,以及国人亟待提升的规范意识。

中国应利用新疆民族的天然文化优势

凤凰大参考:对建设一带一路而言,中亚一个很大优势,就是政局稳定。

马海云:总体而言,权威政治主导中亚,其好处就是只要能发展,基本就能维持稳定。贪污腐败即便存在,只要能够赚钱,老百姓也不会太理会。如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警察体系的日常腐败并不影响政权的整体稳定!对于这一点,乌兹别克斯坦所展现的平稳过度就是一个证明。此外,哈萨克斯坦今后的政治走向,基本确定也应该不会出现大问题。而且,由于周边大国的制衡,也鼓励和保障了这种稳定性。因此,与中东非洲一些国家相比,中亚的整体稳定还是可靠的,并无大的忧虑。

凤凰大参考:中亚地区普通人的收入水平是怎样的?

马海云:哈萨克斯坦应该比中国高,没记错的话,人均国民收入超过一万美金。

哈萨克斯坦招商引资部门代表宴请郑和国际和平基金会一行。马海云(中)。

凤凰大参考:人均GDP?

马海云:一万多美金。

凤凰大参考:它是石油国家。

马海云:对,哈萨克斯坦的平均生活水平比我们高。例如阿斯塔纳的物价,比我们一般城市高。当地人生活工作很轻松,没有谁看上去很拼命的样子。此外,该国富裕起来之后,政府的补贴也跟上了,所以当地人的生活很舒适。从某种意义上说,哈萨克斯坦是一个消费型社会。

除了政局稳定,一带一路建设中国还应利用一个天然优势。中亚这个地方与新疆民族具有不可替代的天然联系:首先,乌兹别克斯坦跟中国维吾尔、乌兹别克族的语言、文化同质性很高,他们最早其实就是一个民族,中国新疆这些民族到了乌兹别克斯坦几乎像回到了老家一样。如果中国在这个地方发展,新疆民族文化作为中介和桥梁是不可或缺的。甚至可以说,从长远看,缺失了新疆少数民族参与的“一带一路”的成功是不可想象的。中国在中亚的优势除了国家之间的友好外,诸如新疆少数民族文化资源是不可替代的。为什么?

俄罗斯联邦在中亚有分布广泛的俄罗斯族,而且大多掌握重要部门,拥有无可比拟的人脉。甚至可以说,中亚各国精英和莫斯科有剪不断理还乱的千丝万缕的关系。

中国唯一可以和中亚俄罗斯族争取影响的是维吾尔族人,尤其在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中国的维吾尔族分布约有30多万在哈萨克斯坦并拥有微妙的政治影响力,影响力不可小视。所以长远看,处理好新疆族群关系和文化问题,会影响我们与中亚国家的关系。毕竟在信息时代和全球化背景下,新疆的每一个细节都会几乎同步传播到中亚并导致不同的解读。

乌兹别克斯坦人口政治也异常微妙。在乌兹别克斯坦的乌兹别克族中,有很多是维吾尔改名或者重新划分而来,他们本质上是一个民族,民族文化关系很亲近。甚至有人说,在塔什干80%的人口中和维吾尔有关系。尽管这样讨论民族文化关系不合传统认知方式,但却从一个侧面说明,乌兹别克斯坦人口和新疆民族关系很近。新疆与哈萨克和乌兹别克的这些深层、隐秘关联,国内目前由于聚焦“三股势力”反而忽略了这些基本历史文化关联对“一带一路”的持久影响。

凤凰大参考:所以新疆民族关系和文化政策对于一带一路很重要。

马海云:中国在新疆问题上有个认识误区,就是担心某些少数民族有自己的民族主义思想,但去研究民族主义的问题会看到,安德森曾在《想象的共同体》里说,让一个民族没有民族主义思想是不可能的,唯一有用的事情是,将其民族主义思想从政治运动和文化实践做出区分。苏格兰人有其民族主义思想,北爱尔兰人也有,但要把这种思想消化在文化层面去,不要让它在政治层面发酵,这是一个核心认识问题。

如何避开不义之财的陷阱

凤凰大参考:说过优势,我们该说问题了。中资和国人出外闯荡过程中已经显现一些非正面的报道。

马海云(中)与周恩来侄女周秉宜(右一)在北京共聚。

马海云:不好的方面,首先从民间看。之前,那些小商小贩大规模把假劣商品带入中亚,刚开始当地人虽然也无所谓,但后来随着日本和韩国优质商品进入,相互比较之下,中国商品慢慢被看成了差和乱的贬义词;此外,从人的角度看,有些中国人签证要么出现过期,要么甚至没签。像在哈萨克斯坦,在某地滞留超过5天则要求外国人办理居留证,但一些中国人却不办,然后就出现匪夷所思的一幕:当地警察在市场专门抓中国人。这个角度而言,是很不幸的。

凤凰大参考:俄罗斯人也这么干。但中国人喜欢给钱,拿钱解决问题。

马海云:长期下去会把自己人都害了。所以就出现遵守当地法律的问题。这一点可参考日本。

日本人做事情非常考虑当地的法律,他们会认真按照当地的法律来做,并且大多事情都涉及民生,在民间树立极好的形象。但目前看,中国人多与当地上层社会做事为主,且对当地法律考虑不足。

凤凰大参考:规范化十分重要。

马海云:刚才是第一个负面,第二个负面,这个有点不好意思了。国内新疆移民哈萨克斯坦的一些少数人,因为学了国内坑蒙拐骗的套路后,便注册很多代办签证公司,他们跟当地人合作,专坑中国人。比如办理签证,你付给他签证费,他给你签证,但对方并不告知同时还需办理居住证,或并不自动办理本应办理的暂住证。于是,超过5天以上,还是又要找到办理签证邀请的机构,再受一次敲诈勒索。简言之,中国人被移民的中国人坑害,警察也找到了中国人专门查证勒索。

此外,还有一个细节需要注意,办理当地居留证,需要在到达地点办理。如果签证材料是到阿斯塔纳,若到了阿拉木图,那么就有麻烦。以阿斯塔纳的材料办理了签证却先到了阿拉木图,并滞留超过5日,那么当地警察还是可能抓人罚款。这时候如果再找原先办理签证的公司开介绍信等资料,则又要缴纳费用。

酒单住宿超过五天需要协办暂住证,图为办理暂住证时的场景。

凤凰大参考:这种现象在其他地方也存在。

马海云:是的。移民哈萨克斯坦的中国新疆人因为有语言优势,又了解当地文化,靠办签证公司或办证公司,知道怎么发财。哈萨克斯坦公务签证为200美元,但这些公司可能收取超过一万人民币,贵了10倍不说,还处处受制于办理签证材料的公司,正常工作也受到极大影响。

法律服务会是一种很重要的观念,如何在中亚开展法律服务,是国内相关产业可以大力发挥的领域。

马海云:以前中国改革开放之初都要搞培训,获取常识,但现在中资大规模往外走,很多人在法律、文化、社会等一无所知的前提下,就那么直接去了,甚至违反当地法律。有些简单的例子,像到泰国,人家给佛祖供奉的圣水,在不了解的情况下就开始洗脚;在中亚乃至穆斯林世界(甚至西方),鸽子是一种神圣吉祥的鸟类,如哈萨克斯坦的中国人在阿斯塔纳吃仓库周围的鸽子,引起当地人不满。还有以前,北京膀爷很常见,但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袒胸露乳是违法社会风俗甚至文化或者法律,没有这些基本的常识,出去的中国人越多,对中国的抹黑越严重。

凤凰大参考:为了一带一路,国内有各种项目和课题,希望尽快做出实际服务效益。

马海云:需要看到两点。第一,国内学者都不是新疆少数民族如维吾尔族人,大多不懂当地语言,甚至可能连俄语都不懂,这就导致与中亚交流不充分、不深入;第二,可能缺少实地调研,参考的很多相关材料,甚至还是苏联以前的东西或者欧美甚至以色列的翻译材料,在这样的基础上做智库建言,其后果可想而知。另外还要看到一点,自从改革开放,有多少专家专注西方研究,但依然出现对特朗普的战略错判,预测错误,那么对诸如中亚这些在学术、政策研究方面被长期忽视的国家的研究,可以想见其后果。

凤凰大参考:您之前讲的很对,中国要像日本一样,培养自己的“带路党”。同时,更重要的是如何处理“带路”沿线国家专门坑货中国人的中国买办。

马海云:从某种意义上讲,一带一路固然有外部的破坏因素,但每天都发生的这些本质上是“内奸”的坑蒙拐骗行为,才是切实破坏“一带一路”的祸水源头。

(未完待续)

凤凰大参考专题文章为本栏目特约,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马海云

美国马里兰霜堡大学历史系助教,专攻中国和穆斯林世界关系研究。

二维码

凤凰资讯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资讯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赵全敏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从一带一路来(一):中亚干果很想进中国

什么是一带一路?对于普通人而言,至今都很难对这一概念有切身感知。不过,美国马里兰州历史系助教授马海云,通过对凤凰大参考的讲述,向我们展示了这条路上的真实情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