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资讯出品

大鱼漫画:体育界的“冷战”?俄罗斯无缘平昌冬奥会

2017-12-16 00:37:05 大鱼漫画综合

 

前些天,国际奥委会宣布

禁止俄罗斯代表团参加2018年平昌冬奥会

最喜欢看冰上项目的大鱼大吃一斤(瓜)

战斗民族又惹了什么大麻烦?

说到底还是因为兴奋剂

 

俄罗斯体坛因为兴奋剂受到惩罚

也不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了

里约奥运会前的20167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曾发布一份报告

狠狠地怼了一把兴奋剂丑闻缠身的俄罗斯

直接导致俄罗斯田径队和残奥代表团无缘里约

代表团总人数缩水四分之一还多

 

这还不算完,里约奥运会结束后

该机构的独立调查小组又公布调查报告

指认在2011年至2015年期间

千余名俄罗斯运动员涉嫌使用兴奋剂

俄罗斯田协不仅被开除出国际田联

还被取消了在索契冬奥会上赢得的11块奖牌

俄罗斯“咻”地从奖牌榜第一掉到了第三

 

不过国际奥委会这次的处罚

才真的让俄罗斯丢人丢大发了

不仅禁止俄罗斯代表团参赛

被判定“清白”的俄运动员只能以

“来自俄罗斯的奥林匹克运动员”的名义参赛

颁奖时也只能奏国际奥委会会歌

升国际奥委会会旗

 

让运动员又爱又恨的兴奋剂

实际上历史比现代奥运会还要长得多

北欧神话中的战士巴萨卡斯

战斗前总要喝一杯“不头疼”(Butotens

嗑药之后英勇无敌,神挡杀神

据考证,“不头疼”神药可能是

用能使人精神亢奋的毒蘑菇做成的

而现代兴奋剂的首次应用

出现在十九世纪初一种不限时的耐力跑中

1807年,一位耐力跑冠军

十分坦然地承认自己使用了鸦片酊

以后70年内,这项耐力赛被兴奋剂所统治

有一位选手居然连续奔跑了近6

创下了836公里的惊人记录

兴奋剂的作用实在是太过惊人

再加上和现在不同

使用兴奋剂被认为是借助医学的正当手段

使用者则是勇于尝试新技术的先驱

兴奋剂的开发和使用“蔚然成风”

在这种人手一支兴奋剂的环境下

1896年,第一届现代奥运会开幕了

刚开始,运动员们还在小心翼翼地试探

但第三届奥运会上就出了个合法的“奇葩”

美国的马拉松运动员托马斯•希克斯

在赛道中如风般奔跑着

后面还跟着他的教练

左手一针士的宁,右手一瓶威士忌

每当希克斯体力耗尽时就上去扎一针

就这样,希克斯成为了首位兴奋剂奥运冠军

 

too young too simple的奥委会

竟然不顾抗议,给了希克斯充分的肯定

于是兴奋剂的使用愈发泛滥

直到1928年,国际业余田径联合会才率先表态

宣布全面禁止使用兴奋剂

这得到了大批运动组织的支持

但是抵制兴奋剂这事儿

空有决心没有技术自然没有丝毫作用

 

二战后,人工合成的新型兴奋剂

成了各大运动会的“新宠”

1960年罗马奥运会上,丹麦车手詹森

因服用安非他命酒精混合剂在比赛中猝死

这吓坏了国际奥委会的大佬们

旨在反兴奋剂的医学委员会因此成立

 

可国际奥委会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

环法自行车赛又出事儿了

英国家喻户晓的自行车运动员辛普森

1967年的环法比赛中猝死

口袋里还留有尚未服用的安非他命

这两位兴奋剂的受害者终于用生命的代价

揭开了全面兴奋剂检测和抵制的帷幕

 

然而正如疫苗永远在疾病后出现

反兴奋剂的工作人员也实在是糟心

新型兴奋剂层出不穷

从单纯的精神刺激剂到各种生长激素

兴奋剂从心理到生理上

都对这一代运动员造成了不可磨灭的影响

甚至连运动员的“性别”都能改变

安德里格斯•克里格是一名女子铅球运动员

1979年,14岁的她刚刚开始

在东德的一所青少年运动学校练铅球

两年后,她的成绩突飞猛进

1986年,20岁的她居然成为了欧洲铅球冠军

但是克里格却没那么高兴

实际上,她的教练在她16岁时

便骗她服用一种类固醇雄性激素

美其名曰能够提高力量和耐力的“葡萄糖”

以及用以平衡副作用的避孕药

于是克里格经历了一系列男性化的身体变化

体重飙升、嗓音变低、毛发浓密

常常被人当成“女装大佬”指指点点

药物使她变得暴躁易怒

由于激素无法作用于骨骼

克里格拥有了无比强健的肌肉

关节和骨骼却在超量的训练中受到损害

25岁就不得不退役

退役后由于雄性激素的副作用过强

甚至只能被迫选择变性

以男人的身份度过余下的生命

许许多多的运动员因超量服用

或者服用不当而导致严重的后遗症

但兴奋剂始终屡禁不止

包括传奇女将乔伊娜、短跑名将刘易斯

在内的很多选手都有使用兴奋剂的嫌疑

年仅38岁的乔伊娜在家中猝死

至今都被人认为是兴奋剂滥用的后果

 

 现如今,随着科技的发展

反兴奋剂的力度越来越大

但依然没有走出猫捉老鼠的困境

体育的高度商业化已经使运动员的成绩

与其背后的多方利益挂钩

这才是兴奋剂屡禁不止的根源

这回俄罗斯的多名官员连连叫屈

声称国际奥委会的决定带有政治色彩

是西方向俄罗斯施加压力的借口

但平昌冬奥会事实上并没有向俄罗斯关上大门

依然欢迎清白的运动员证明自己的能力

冷静下来的普京大大也已经声明“不会抵制”

并在12号开会决定参加

兴奋剂的滥用使运动竞技

成为一场药物研发的竞赛和狂欢

成为人类药物承受力的试验田

大鱼希望体育精神能够保持纯洁

既不受到政治的影响

也永远远离兴奋剂的污染

 

 

 

 

责编:赵丁琪 PN146

一图看懂时事新闻,
凤凰网大鱼号工作室作品。

进入栏目首页

大鱼号官方微信号

扫这个二维码
看易懂好玩的新闻作品

推荐阅读

  • 数闻画说
  • 图片特刊
  • 在人间
  • 暖新闻
  • 第一解读
  • 日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