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草原烈火——1986年美国空袭利比亚最新解读


来源:凤凰军事

孙军1986年美国海空军对利比亚实施了猛烈的空袭行动,代号“草原烈火”,目的是从肉体上消灭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前苏联将其定性为“美国针对利比亚平民城市的野蛮挑衅性空

孙军

1986年美国海空军对利比亚实施了猛烈的空袭行动,代号“草原烈火”,目的是从肉体上消灭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前苏联将其定性为“美国针对利比亚平民城市的野蛮挑衅性空中入侵”。然而华盛顿认为,美国惩罚卡扎菲上校的决策有理有据,因为他支持中东的恐怖组织,特别是德国的舞厅发生爆炸之后,造成了美国士兵死伤。从那场战役结束到现在,三十一年过去了,但是“草原烈火”的深刻教训今天仍然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1986年3月22日,美国海军第6舰队的航空突击兵团在地中海开始了例行演习。美军舰载航空兵飞行的强度明显增加:3月22日至27日,“美国”号航母的航空群完成了480架次出动,“珊瑚海”号- 336架次,“萨拉托加”号- 626架次。3月23日,航空突击群位于苏尔特湾海域(北纬32度30分以北200千米)。为了给航空群提供120千米的防护,配备“宙斯盾”防空导弹系统的3-5艘驱逐舰(轻护舰)组成了反导屏护队。舰艇在舰载航空兵的掩护下实施了机动,行动由位于巡逻空域的E-2C“鹰眼”预警机提供保障。

3月24日,美军越过了北纬32度30分,即1983年的黎波利宣布的利比亚邻海基线,部署在苏尔特地域的利比亚S-200VEH防空导弹营攻击了三架美国舰载机。美国海军航空兵立即对这一防空导弹兵集群进行了还击。同时也攻击了利比亚海军的小艇。

一、侦察

这一事件成为“草原烈火”战役的前奏,1986年3月26日美军开始准备和实施这一战役。首先来自太空、空中和海上的无线电、无线电技术、雷达、光电侦察的强度明显增加,五角大楼加强了位于前沿空军基地的空军侦察机、加油机机群。战略侦察机RC-135(第922独立航空兵大队,驻希腊雅典空军基地)和SR-71(第11独立航空队,驻英国米尔登霍尔空军基地)昼夜在利比亚海岸巡戈。

此时美军首先企图查明利比亚指挥机关、防空部队兵力的活动变化情况;在昼夜不同时间段、在准备突破防空配系的预计方向上、防空电子设备的工作体制;明确利比亚空军基地导航设备的工作体制。此外,标明突击目标(考虑到夜间条件下航空兵的行动);制定突击航空兵的飞行航线,在地形中确定典型地标。

RC-135沿利比亚海岸飞行,并在个别航段巡逻(距离海岸线100千米以上)。例如,1986年4月12日10:10至23:40 RC-135飞机对的黎波利进行了侦察,距离海岸线100-120千米,4月13日20:40至4月14日1:50 在班加西附近巡逻,距离海岸线150-200千米。飞行高度8000米,速度700千米/小时。

实施首轮导弹-炸弹突击后,侦察分队马上展开工作十分重要。此时通过无线电、无线电中继和对流层信道截获直接的通话和汇报,可以获得关于美军航空兵行动战果最有价值的信息。为了保障经常对航空空间进行雷达监视,防止利比亚空军对第6舰队集群的反击,组织了北约E-3A预警机在地中海中部上空进行巡逻。准备期间,美国海军航空兵研究并明确了利比亚防空装备的战技性能,防空扇区内雷达侦察、防空导弹火力、指挥配系的布势和特点,对敌方的优缺点了如指掌。

战役中投入了第6舰队的舰载机和F-111歼击轰炸机。F-111机组从英国的空军基地完成了近20架次出动,在亚速尔群岛空域在航线上进行空中加油,进入指定空域,就在“草原烈火”开始之前对靶场上的指定目标实施炸弹突击(1986年3月12-14日)。

总共计划投入150架飞机,其中包括近30架F-111、A-6、F/A-18- 突击群,近30架KC-10、KC-135- 加油机群和近100架飞机- 保障机群:预警机(E-2C“鹰眼”)、干扰机(EF-111和EA-6B)、对防空装备进行火力压制的机群(A-7、F/A-18)、歼击机掩护机群(F-14、F/A-18)、佯动机群(A-6、F/A-18)。

空中战役实施前,在准备时节已经完成所有基本措施。而且美军飞行员在最大程度接近实战的条件下、已经对面临的行动做了充分的演练,对于他们和美军司令部,利比亚防空配系已经毫无秘密可言。

二、4月15日凌晨的行动

美军战役企图:少量夜间行动的突击飞机突然、隐蔽地接近之前选择的目标,以超低空飞越利比亚雷达网和防空导弹兵火力配系的薄弱地点。使用威力强大的航爆弹和集束炸弹对地面目标实施精确突击(当时精确制导武器刚刚诞生)。此时非常重视组织使用专业机群和美国第6舰队的其他兵力对突破防空进行全面保障。

1986年4月14日21:00-21:30,F-111和EF-111从英国两个空军基地起飞。由于法国和西班牙拒绝提供飞越空间,航线不得不穿越比斯开湾,沿葡萄牙海岸、直布罗陀海峡、地中海中部飞抵的黎波利空域并返航。当时出乎许多专家的意料之外,F-111这样的机型竟能完成如此长距离的“马拉松”(在空中完成多次空中加油)。这一点看上去绝无可能。应该指出,1986年4月美军飞行员创造了忍耐力纪录:在战术轰炸机狭窄的座舱内连续飞行14个小时绝非易事。

距离利比亚海岸200-300千米时,战斗机将高度下降至100米以下,然而解散。六架F-111以50-60米的高度保持无线电静默穿越了防空导弹兵的火力配系,从南部对班加西机场和的黎波利的目标实施了突击。其余飞机,采用“中队纵队”的战斗队形(每六架飞机),间隔1.5分钟从北部逼近利比亚首都(一个机群未能完成任务)。为了毁伤地下防护目标,使用了带减速伞的“航爆弹-1000”和专用炸弹。

4月15日0:30-1:00,飞机从“美国”和“珊瑚海”号航母起飞。两个机群A-6、F/A-18舰载攻击机(每个机群4-6架飞机)从低空攻击了班加西的目标。

为了保障突破防空系统,在接近指定目标前6-8分钟,突击的F-111、A-6、F/A-18实施了有源干扰,提前1-2分钟,火力压制机群对利比亚防空导弹兵和雷达兵开机的电子设备发射了“哈姆”反辐射导弹。为了转移战斗分队的注意力,并引诱电子设备开机,无人机在中空飞行。E-2C“鹰眼”预警机对航空空间实施了雷达监视。4月14日22:40至4月15日7:30,从希腊起飞的RC-135进行了空中侦察。

美国航空兵对的黎波利和班加西的目标同时实施了向心突击(从海上和陆上)。轰炸后,4月15日10:30-11:00,16架F-111返回英国基地,4月15日9:00 1架F-111降落在西班牙罗塔空军基地。4月15日3:00-4:00参加首轮突击的舰载航空兵全部返回航母。

三个小时后,第6舰队的航空兵企图进行第二波、随后是第三波空袭,然而由于利比亚防空导弹兵集群采取了更有组织、更加坚决的行动,美军未能得逞。

尽管先进的F-111飞机对的黎波利的目标实施了突击,但效能比较低:轰炸时存在大量脱靶,50%以上的炸弹没有爆炸。

三、利比亚准备不足

利比亚防空军的防空导弹兵(加上战役隶属的陆军防空兵)装备了苏制S-75МЗ、S-125М1А、S-200VEH、“平方”、“黄蜂-АК”和法国的“响尾蛇”防空导弹系统。此外,利比亚武装力量拥有大量“箭-2”便携防空导弹系统、ZSU-23-4“石勒喀河”和ZU-23-2。然而在主要掩护目标-的黎波利的防空导弹旅火力配系中,从南部高度100米以下时存在缺口,敌人很好利用了这一点。

在班加西地域防空导弹兵集群的主要注意力集中于西北方向。防空导弹旅指挥所使用АSURK-1МEH指挥自动化系统进行目标指示,各营自主搜索、探测和跟踪从海上接近的飞机。但是当美军突击航空群和火力压制群逼近时,未被及时发现,长期开机的导弹制导站和雷达遭到了“哈姆”反辐射导弹的突然攻击。2-3分钟内,班加西郊区展开的防空导弹旅就失去了六个防空导弹营中的四个。应该指出,如果在的黎波利地域只有火力压制飞机发射“哈姆”导弹,而在班加西- 火力压制群和突击群的飞机都进行了发射。

1986年4月15日,抗击美军首轮密集空袭时,由于缺乏目标指示和担心一旦开机会遭到“哈姆”反辐射导弹的攻击,的黎波利防空导弹兵集群的S-75和S-125营并未开机。只有高炮和自行防空装置开了火,消灭一架F-111、击伤一架。而且探测目标和准备射击诸元时,战斗分队遵守导弹制导站发射机开机规程、利用了雷达防护设备,证明可以有效地抗击反辐射导弹。“哈姆”导弹脱靶率接近50%的事实证明了这一点。S-75防空导弹营两次无效地对SR-71进行了攻击,以及其他一些失败的射击,说明战斗分队训练水平低下,未能及时向目标发射导弹。

不能不提到这样一个事实:利比亚防空导弹兵未能克服阿拉伯防空导弹兵固有的不足。例如,对如何保障防空导弹兵集群的生存力不够重视。一半的、占领野外阵地的防空导弹营,并没有按照应有的方式构筑工事。也缺乏备用阵地配系。没有对技术装备进行伪装和上迷彩。自从展开后,防空导弹营的位置从未变更过,这使得敌人在准备时节可以完全查明其部署。

1986年4月前,利比亚雷达兵装备了P-14F、“防御-14”、P-35、P-37、P-18、P-12、P-40、P-19、P-15、PRV-11、PRV-13、PRV-16雷达和“空中-1P”指挥自动化系统。雷达兵由雷达营、连构成,有组织地编入防空扇区。

拥有的雷达装备沿地中海海岸构成了密集的雷达网,低界300-500米,而在的黎波利和图卜鲁格城市地域- 低界达到50-100米。

除了基于苏制装备的雷达分队外,为了探测来自地中海方向的低空目标,展开了西方生产的个别低空雷达网,由“德津风根”公司生产的信息搜集、反馈自动化系统实现集成。数据只是进入防空军中央指挥所用于发现空中之敌突击的事实,并不能向部队提供自动化报警。

作战行动中,由于雷达网纵深浅、雷达因“哈姆”反辐射导弹攻击遭破坏、敌人使用有源干扰和诱偏目标,利比亚的雷达兵未能发现美军的低空、超低空机群。及时查明了中空的佯动和保障机群,不间断跟踪了在地中海海域、距离利比亚海岸200-250千米巡逻的E-2C“鹰眼”预警机。

美军实施导弹-炸弹突击时,雷达视界内同时存在25-40个目标(既有有人机,也有无人机)。敌人发射反辐射导弹时,对利比亚雷达装备的所有频段实施有源干扰。也可以在P-14F和P-37雷达显示器屏幕狭窄扇区上短期观察到强大的有源干扰。其余时间中低强度的干扰也影响到这些雷达。西方生产的雷达几乎全部遭到了有源干扰的压制。由于使用翼侧雷达和遭到弱干扰的雷达,而且某些雷达兵分队指挥组织有序、人员训练有素,雷达侦察配系总体上可以向防空军部分队指挥所提供作战信息。

没有发现对米波雷达和无线电测高仪使用反辐射导弹。“哈姆”反辐射导弹主要用于攻击分米波(P-15、P-19)和厘米波雷达(法国生产)。

的黎波利和班加西的防空导弹旅配备了ASURK-1МEH指挥自动化系统,“平方”防空导弹旅- К-1火控自动化系统。近50%的防空导弹旅、雷达营指挥所与防空扇区指挥所进行了集成。

总之,建立的指挥配系只能在简单局势条件下保障遂行任务。根据装备数量、质量,特别是在火力装备方面,防空导弹兵同空军歼击航空兵和其他防空兵力一道有可能粉碎敌人的空中战役,或者让其遭受重大损失。然而由于部队准备方面的组织疏漏和不足,指挥部未能完全发挥防空导弹兵集群的战斗能力,这是利比亚防空整体效能低下的主要原因之一(特别是在抗击首轮突击时)。

各营的火控系统未能获得所需边界低空飞行目标的雷达信息,防空导弹营的战斗分队和部队指挥所人员不满编、训练水平低下、不默契。缺少从雷达兵前沿雷达显示器屏幕向防空导弹旅、营指挥所发送侦察和战斗信息的直接信道,这大大削弱了防空导弹营对突然出现目标实施独立战斗行动的能力。而且独立营的计算中心遭到了干扰的压制。

四、折翼的航空兵

尽管利比亚空军装备了大量当时先进的歼击机:米格-25p(pd)、米格-23 mld(ms, mf)、米格-21比斯和“幻影”,但是却没有参加抗击美国航空兵的突击。“草原烈火”之前,大量利比亚战斗机分散在国家纵深内的各个机场。

而且由于战备水平低、编制体制不完善、实际上缺乏指挥配系(尽管展开了11个歼击航空兵引导站)、缺少与防空军的协同,抗击美军时,利比亚空军未必能发挥重要作用。1986年4月15日之前,飞行员的训练是在简化情况下进行的。飞行大队一次飞行战术演习也没有搞过。飞行员实际上无法做到:在集群空战条件下作战、夜间和在地面背景下消灭目标,与防空分队相协同。

甚至连一个空军基地(作为空军编制中基本的组织单位)也没有做好作战行动准备。例如,贝宁空军基地不能对各大队进行集中指挥。没有建立指挥所。甚至没有制定作战文书,当然,也没有拟制战斗行动计划。这种条件下根本谈不上与某个防空扇区联合实施拦截空中进攻之敌的战斗。1986年4月15日前,空军基地只有一个大队(其余两个大队转场至利比亚南部的机场)。1点58 分4-6架舰载攻击机A-6、F/A-18对贝宁实施了突击,从两个方向完成了两次进入,消灭了机场停机坪上的4架米格-23歼击机和2架米-8直升机,以及导弹准备阵地。

美军使用了集束炸弹,内装球形弹丸(每枚247个)和MK81炸弹(通常为500磅)。因此,过后在停机坪上发现了15个大坑。造成26名军人阵亡,41人负伤。利比亚的战机甚至都没有升空。

五、狡猾的美国人

美国空军和第六舰队航空兵针对利比亚的“草原烈火”空中进攻战役中,既体现了经典的战术动作,也出现了某些创新。1986年1月至3月,美军舰载航空兵在利比亚国境线附近长期的佯动行动使其防空司令部丧失了警惕,造成某些战斗分队盲目乐观,当敌人的真实突击来临时,他们感到措手不及。

还应多次强调:美国人从空中对利比亚实施突击时,十分重视行动的隐蔽和伪装。例如,4月14日夜间F-111飞机从英国基地的出动是在举行战术演习背景下进行的。歼击轰炸机夜间在无线电静默条件下完成飞行(只是短时间与加油机通联)。突击飞机低空、超低空飞行,利用侦察雷达网和防空导弹兵集群火力配系的薄弱环节(缺口)。利用载人、无人机的佯动和诱偏机动欺骗利比亚人。通常对防空导弹兵和雷达兵的电子设备进行强大的干扰和火力压制。

实战条件下首次密集发射“哈姆”反辐射导弹,对防空导弹兵和雷达兵的电子设备进行火力毁伤。利用对防空导弹兵和雷达兵雷达短期的有源噪声干扰,对反辐射导弹的使用进行伪装。毁伤防空导弹系统制导站之后,迅速向防空导弹兵火力配系中形成的缺口投入突击航空兵。

最主要的是—— 利比亚司令部未能成功预测,主要的危险来自何方。他们认为,这将来自海上方向,那里经常出现美国海军的舰载航空兵飞机。但是利比亚未能料到,F-111从不列颠群岛的空军基地起飞,从沙漠方向实施了突击。

六、失败在所难免

为什么?许多原因上面已经提及。这里以“集中”的形式合理进行陈述。

利比亚防空各兵种集群和指挥配系布势中存在一系列不足与薄弱环节。侦察装备使用时考虑不够周到。缺乏对部队集中的空情报警,也无法分散地将雷达连的必要数据就近分发给防空导弹兵和高炮部分队,指挥员无法及时下达消灭目标的任务。限制了火力装备能力的实现,信息搜集、报警和作战指挥通信系统不够完善。违反了部队隐蔽指挥和对抗外国技术侦察的要求,不遵守电子设备电磁兼容性条件,使得敌人可以对防空装备进行比较轻松的火力和干扰压制。

某些部分队延迟进入战备。未能及时组织抗击空中突击。司令部在作战指挥协调方面的原则性错误(在低空侦察雷达网浅近纵深、报警系统落后条件下、限制了部分队指挥员的授权)使得无法高效地定下正确的决心。

组织雷达侦察和发送信息时的疏漏,雷达兵力兵器作战使用准备不足,这是1986年4月15日美军实施第一轮突击时,防空军未能遂行赋予的任务、防空效能低下的原因之一,随后美军又发动了新的攻击。

来自苏联和西方生产雷达装备的、探测空中之敌的空情信息相互没有交联,不能相互补充,因为没有建立按照共同企图运转的、统一的侦察和目标指示(歼击航空兵引导)系统。上面已经提到,没有组织从就近的雷达分队分散地向防空导弹兵指挥所发送信息。甚至出现了下列情况:当雷达分队已经发现了低空目标时,由于缺乏直接的信道、作战指挥过于集中,防空导弹旅、营却对此一无所知。

雷达投入的数量严重不足。例如,空袭前三个小时一个雷达连(的黎波利以西20千米)的值班雷达关机,且没有临时替代。在班加西防空扇区现有的战备雷达(两部P-14、一部P-35、一部P-12、两部PRV-11、一部PRV-13)中,出于引导目的只使用了一部P-14和一部PRV-13测高雷达。没有使用P-14雷达受到干扰时、现有的技术防护方式,其他雷达未能及时关机。

上面提及的防空导弹营构筑工事方面的不足,在雷达分队同样存在。缺乏对雷达设备舱、显示舱电缆的防护,导致因反辐射导弹爆炸碎片造成其不应有的毁坏。当城市工业电网被切断时(为了进行灯火管制),没有实现的黎波利雷达营雷达、通信设备和指挥所从编制供电系统的及时转接。

没有采取下列措施在雷达兵集群和能力方面欺骗敌人:使用各类伪装、明确组织雷达频率机动,投入备用雷达恢复遭破坏的雷达网,建立假阵地配系。

指挥所和各分队不满编,由于缺乏合练,没有经过敌方使用干扰和诱偏目标条件下的战斗作业训练。分队全体人员对空中之敌的装备和行动战术知之甚少,不具备应有的、稳定的精神-心理素质。

显然,利比亚武装力量司令部没有使国家的防空做好抗击美国导弹-航空突击的准备。首先应联合并明确协调地面、舰载防空各兵种兵力、空军歼击航空兵的行动,为此应采取必要的组织措施,并举行演习。利比亚各军种编制体制方面也存在不足,领导成员缺乏足够的经验,低估了侦察、指挥、协同、保障的重要性,高估了技术装备(特别是西方生产的)的作用,对人的因素重视不够。

美国海空军对此了如指掌,并充分加以利用。(孙军)

[责任编辑:吴雨洪 PN011]

责任编辑:吴雨洪 PN011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军事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