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总说装甲|99总师:这个螃蟹我来吃,有事我负责


来源:凤凰军事

做第一个敢于吃螃蟹的人刘晓峰笔者曾在南京有幸见到了我国能源动力工程领域的大师——华东工程学院能源动力工程学院的朱鹤荣教授。朱鹤荣教授为我们讲述了99式坦克总设计师祝榆生在华东工

做第一个敢于吃螃蟹的人

刘晓峰

笔者曾在南京有幸见到了我国能源动力工程领域的大师——华东工程学院能源动力工程学院的朱鹤荣教授。朱鹤荣教授为我们讲述了99式坦克总设计师祝榆生在华东工学院担任副院长期间,抓科研、出成果的过程。朱教授的讲述又勾起了思绪,让人感觉祝老总音容宛在,并没有离开我们。以下为朱教授自述:

我是“珍宝岛事件”以后参加营82的,我知道营82开始的战技指标都是祝院长提出来的,为的是加强教学与科研的结合。由于文革开始了,祝院长“靠边儿站”了,没有直接管这个项目。但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1974年,当时营82技术上都差不多了,有一次在炮兵大院开会,关于抗旋药型罩,中科院力学所郑哲敏副所长也参加了,他是爆炸力学专家,还为此写过一篇论文。祝院长和田牧副院长对抗旋药型罩技术都很重视。可以说这是我们国家在破甲弹方面的一个突破,从此上了一个台阶。

三代坦克总师祝榆生(右)观看我国三代坦克发动机研制情况。

而我与祝院长接触最多的是1990年我参加三代坦克以后,祝院长给我印象也最深。当时,东北弹药厂研制125毫米破甲弹的工作搞得很被动,125坦克炮正准备随85-IIAP坦克先出口,但就是破甲弹搞不出来。祝院长知道我们搞破甲弹有点经验,就把我们叫过去,帮助分析一下。这样我就介入了三代坦克项目。

我们把弹拿回来,先是在试验室做旋转破甲试验。当时,我们最好的旋转台已经搞出来了,但(做这个试验)还是有点冒险。因为这个弹的装药量大多了,担心试验台受不了,后来采取了不少安全措施。做的结果是静破甲达到规定的厚度,但当转速达到比较高的水平时,破甲深度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

祝院长听说这个情况后,指示我们从弹药设计上找问题。后来经过图纸比对和研究发现,破甲弹药型罩的设计仍然沿用的是过去我们从苏联专家那里学来的一套,而且炸药配方也不合理。原因也是因为沿用了苏联的那种办法,药型罩用的是27度的小锥角,导致了炮弹虽然是使用滑膛炮发射,但不抗旋。结果千米立靶试验的时候,炮弹没有打出战斗力。

后来,我们提出了一个方案,弹厂也提出了一个方案,拿到南京来试验,试的结果还是我们的比他们强。直到现在还是用我们的方案,破甲威力试验的时候不仅有靶板,还专门设立了后效靶板。后来虽然也有些改进,但不是装药结构改变,而是弹的鼻子加长了,提高了炸高。

还有个引信问题,弹厂与引信厂意见有分歧,各执一词。祝院长又让我们介入,这个问题实际上是引信的瞬发度与破甲弹的匹配问题。于是,我们就想办法测试引信的瞬发度,这个办法在国内是首创,到现在也没有第二家用这种方法试验。

为什么我敢做这个试验,就是因为我们搞营82时搞过,在没有月亮的夜晚,基本上是黑体吧,测出着靶时一个信号,再测出引信爆炸的信号,这个引信是破甲弹二代引信,由美国的M509压电引信的本体改进而来。

大概是1992年4月份,我们带着这套设备到弹厂去试验,引信厂也来人了。弹厂那里的空气好得很,没有污染,星光挺亮,没有黑体的背景,后来我们买了几丈黑布,把靶板围起来,做成一个人工黑体,测得的瞬发度,共打了4发。光是测试数据还不能说明问题,打的结果,在靶板上是个大鞋底,威力确实不行。后来203所带着研制中的三代引信来了,打了几发弹,同样的装药结构,发发穿透。5月初,我回到北京向祝院长汇报,祝院长决定就上三代引信。这就是祝院长的科学的决策。

还有一个事情,我们国家后膛炮破甲弹一直用的是黑梯,破甲威力比较低,国外都已广泛使用高能炸药,于是,我们提出了用国产某型高能炸药的建议,但是,该型炸药在国内只是在膛压低的无坐力炮上使用,从来没有在膛压高的后膛炮上使用,对它的安定性没底,担心万一发生膛炸就了不得了。

这个问题会议上是很难统一的,谁也不敢下决心。为此,我们自己搞了一套安定性的模拟实验装置,当时还没有看到国外有报道,通过实验,我们分析关于膛炸的问题,除了装药密度以外,装药缺陷是引起膛炸的主要原因,只要完善装药工艺,加强装药缺陷的检查,国产某型高能炸药的安定性是没有问题的。当时弹厂也与兵器某研究所合作,提出了新的方案,试验结果还是不行。最后还是我们的国产某型高能炸药压装方案好。这样就把破甲弹性能稳定下来了。

祝榆生在俄罗斯

几年以后,技术上基本上冻结。对于这个争论不休的装药问题,祝院长认真比较了几个方案的试验结果,仔细研究了我们关于安定性的试验报告,最后祝院长在大会上说,“这个螃蟹我来吃。有事我来负责。”这句话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对我的影响也很大。我们国家在后膛炮上使用高能炸药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就这样,破甲弹的引信问题解决了,装药问题解决了,装药结构问题也解决了。

此外,祝院长还很重视向国外学习。他把俄罗斯鲍曼工学院的专家请来,为我们讲课,讲破甲弹、讲装药安定性,讲了一个星期,工厂、研究所和院校搞破甲弹的都参加了,收获很大。祝院长对手下的人也是非常关爱的,有一次在内蒙做试验,时间比较长,他专门为我们组织了一次体检,我被查出了胆结石,及时做了手术,真感激他。

通过我们参加三代坦克研制的过程,我们深深体会到,祝院长尊重科学、善于倾听各种意见,重视科学实验,善于科学决策,敢于拍板,勇于担当。其次,他当三代坦克的总设计师,重视科研生产教育三结合,重视发挥院校的科技人才的作用,发挥学校的技术优势,推进了院所工厂的结合,也带动了院校的科研设施的建设和学术水平的提高。我们都深切地怀念他。

祝榆生

[责任编辑:安晨 PN104]

责任编辑:安晨 PN104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军事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