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港人1个穷,香港贫富差距如何改善?港澳研究会刘兆佳解读
资讯

4个港人1个穷,香港贫富差距如何改善?港澳研究会刘兆佳解读

香港號
2021年12月01日 16:38:32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

1.香港之所以贫富差距悬殊,不仅因为它是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社会,还与其“小政府”思维、低税收、低福利有关。特区政府要是能在这些方面做出改变,也许会有帮助。

2.内地与香港经济融合不畅,不仅是“小政府”的问题,还因为此前香港反对派人士在其中误导阻挠,使特区政府和香港社会都对两地融合的议题不够重视。

3.随着中央对特区政府要求越来越明确,也许会出现更大的推动力,为香港提供更多机会,帮香港各行业融入国家发展。同时也需要港府积极主动投入更多的资源,尽快做出一些成绩,增加各方信心,看到两地合作带来的益处。

4.要突破香港经济发展瓶颈,需要做好顶层设计,扫除香港和内地经济融合的障碍,推动两地企业和人才的互动与交流。与内地通关是第一步,香港背靠内地市场的优势才能发挥。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今天的节目,我是陈笺。说到香港,你会想到“贫穷”两个字吗?这个月政府发表的《2020年香港贫穷情况报告》可谓是怵目惊心:每4个港人就有1人贫穷。香港人口约740万,去年贫穷人口达到165万,贫穷率达23%,较去年增长2.2%,当然,这个贫穷指的相对贫穷。香港的贫穷线是这样划分的:二人家庭9500港元,三人16000港元,四人20800港元。香港是全球房价最贵的城市,租一个20平方米的房子就要5、6千元。导致贫富如此悬殊的原因何在?如何才能改善?相关话题,陈笺请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 教授来分析一下。

香港贫富悬殊大 是因为“小政府大市场”?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刘教授您好。为什么香港贫富悬殊那么大,而贫穷比率持续攀升?

刘兆佳:这可以追溯到70年代。1970年以后,香港贫富悬殊情况越来越严重,在回归之后,这种情况还没有改变过来。

当然特区政府也做了一些扶贫工作,推出了各种各样的社会福利政策、社会服务和一些公共房屋政策。在某程度上缓解了贫穷问题,但情况还是比较严重,特别是老年人的贫穷问题。

这不仅跟香港这种特殊的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社会有关,而且和政府受管制思想、管制决策的影响,在社会福利方面决策有限有关系。当然,香港税收政策着重低税率,更加把贫富悬殊问题凸显出来

所以在我看来,贫富悬殊问题在香港这种资本主义社会,在这种小政府政策下是难以避免。假如特区政府能够把一些工作做得好一点,也许会有所帮助。

比如,在税收政策方面,是否可以让富人多贡献一点;在经济政策方面,能否推动一些产业发展,让更多年轻人获得发展机会;而在社会福利方面,是不是可以提供更多的福利政策;这牵扯到政府在(解决)贫困问题上具体要担当什么角色,是否要改变小政府不管社会发展、不太参与经济发展的做法。

反对派屡屡从中作梗 香港与内地经济融合受阻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您认为小政府、低税收、低福利或资本主义制度是导致香港贫富悬殊的主要原因。多年前您在担任香港特区政府中央政策组首席顾问期间,就提出香港要跟国家的发展相融合。之前我在政府媒体工作,去遍了“9+2”11个省市举办泛珠三角区域合作论坛,每年都有不同的主题,凡是泛珠三角区域合作,京港、深港,沪港等等。作为媒体,我们都参与推动了,但似乎合作成效不理想,您觉得有什么客观和主观的原因?

刘兆佳:有几个原因,第一,刚才我说过小政府的问题,也影响到香港跟内地经济合作。小政府它不会愿意主动推动一项经济发展计划,包括把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这需要一个相当积极有为的,能够做某些规划的政府来推动。而且特区政府从来不认为自己需要承担这个重要的角色,到了最近一两年,才有了比较明显的变化

第二,无论在特区政府内部,还是在香港社会,都没有产生一种危机意识:香港要发展,必须要从强化香港跟内地的经济关系入手。这方面的危机意识,一直以来都没有形成。

还有一部分人甚至认为,香港不应该跟内地经济产生太大的融合。不仅在社会上,甚至在政府内部也有这种想法,他们认为过度的经济合作、经济融合,会导致高度自治受影响,从而引发中央干预香港事务。

此外,香港还有不少人,包括在特区政府里面的人有一些幼稚看法。他们声称如果跟内地合作,会给香港创造一些新的有力的竞争者,反而对现在的香港不利。

还有,我觉得比较严重的一点是,反对派在香港力量非常庞大。他们反对香港跟内地有经济上的融合,经常在政治上煽动港人去反对香港与内地的经济融合。而且他们会在立法会里,不断搅和,把一些重要议题都变成政治议题

这样也会促使特区政府认为,不该把两地融合当成重大议题。否则会让反对派利用所谓香港跟内地的一些矛盾来兴风作浪,阻挠政府的管制。

再加上近年来香港出现的所谓本土意识,甚至“港独”主张出现,不利于两地经济融合。因为本身这种主张就是希望把香港从国家脱离出来、分裂出去,我觉得多种原因加起来,要推动两地经济合作就更困难了。

助力各行业融入国家发展 港府需投入更多资源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您刚刚说到香港社会曾经出现分化,不过在国安法推出和新的选举制度完善之后,新一届的立法会选举马上也要开始了,我相信政治上的分化会减少。那(香港)融入国家发展,能提速吗?

刘兆佳:现在有点提速,有两方面对两地经济合作产生了积极作用。首先,香港国安法施行,选举制度完善之后,反对派在社会上、在管制架构里,都很难再阻挠政府施政。

其次,在国际社会上,香港的确多了一些危机感,特别是西方国家对香港采取了一种不友善的态度。加上西方国家本身经济有困难,越来越多香港人清楚意识到,我们不能老像过去样指望西方提供一些经济发展动力。即便在政府里面,也多了一些人觉得香港发展离不开国家发展。

但是,要跟内地进行融合,除了内地不断给予香港支持之外,也需要香港主动去做很多工作

我举例说,第一,特区政府是否有规划能力去推动香港跟内地经济融合?有没有必须有的对国家的理解?对香港所处的国际形势的理解,或者是有没有专业技术去推动一些经济合作?

第二,特区政府是否能让社会形成共识。政府要把两地融合当成一个重大问题来处理,让社会各方都愿意推动一个可能涉及到很多资源投入和某些利益再分配的政策,来推动香港跟内地融合。

第三,特区政府是否真能改变其小政府的做法,愿意投放更多资源去推动两地合作。比如说,投放资源到内地来,以协助香港一些企业家、专业人士在内地的发展;以及是否愿意投入更多的资源去培训或者去教育香港人,更好地利用国家发展机会。

香港跟内地不同还有一点不同,国家在内地要推动一些事情,可以投放很多资源。但问题是,香港特区现在是资本主义社会,能做的只是提供政策,或者提供一些制度上的支持,但政府没有自己的企业或公司,无法通过自己的一些手段来推动两地合作。

就连特区政府能否动员团结工商界跟专业人士,让他们配合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的政策,也是一个未知数。因为商人判断问题,主要从利润出发,他不一定愿意配合政府所提的政策,除非这个政策对他们有利

现在看来,内地推动与香港合作的力度越来越大,条件越来越细,中央对特区政府、对香港的要求也越来越明确。就这方面来讲,也许会出现更大的推动力,也能为香港提供更多的机会,让各方更细节地了解到国家给予香港的发展机遇,然后愿意全程投入到两地合作上。这对香港非常重要,我对此表示乐观。

但问题是,很多艰巨工作还要等特区政府和社会各方提供更好的条件。

香港经济发展瓶颈如何突破,建设北部都会区会有哪些阻力?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今天,香港要融入国家十四五规划的目标已经很明确,而且我们也已经看到这两年香港和内地不能通关,对其经济民生打击有多大。您觉得曾经的障碍,现在怎样去突破?

刘兆佳:现在的主要突破点肯定是在领导层面。未来香港管制过程中,中央跟特区政府肯定会加强合作,在未来规划等方面,香港应该都会有一个更好的发展。

内地、香港两地的企业和人才相互流通发展,必须有顶层设计、高层的推动,才有机会突破现在阻碍两地合作的一些因素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前些天您在论坛当中说,改变香港的现状要“矫枉过正”,是怎样的考量?

刘兆佳:要加强领导作用,扫除一些阻碍香港经济发展、两地经济融合的障碍。而且还需要中央对特区政府加强投入,无论是人才培训,还是吸引外面人才到香港发展,都要设计各种各样的制度、政策和法律来促进两地互动与发展。

未来这几年,特区政府必须要尽快拿出一些政策来,加快推进,形成某种趋势,在某些领域快速取得成绩。这样可以让更多人看到,香港跟内地融合会带来良好的结果,增加各方对两地合作的信心,给予更多的支持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有很多香港民众期盼通关,因为建设北部都会圈也好,融入大湾区发展也好,如果没有通关作为一个基本前提,或许又成为海市蜃楼了。对于北部都会圈建设的构想,您乐观吗?

刘兆佳:现在我最多保持审慎乐观。多年来,特首的施政报告,除了一些较小的政策、措施容易贯彻以外,很多大的政策、发展方向都没有完成。

现在特区政府对香港未来发展路线多了危机感,多了份正确的认识。但要动员整个政府贯彻落实一些重大政策,克服各方面既得利益者的阻挠,还是一份相当艰巨的工作

发展的每一步,都必然牵涉到很多利益方的冲突。很多既得利益者肯定还在阻挠,牵涉到他们头上,赔偿问题、资源分配的问题肯定也会出现

假如在中央的大力推动下,特区政府本身也能够集中力量来解决问题。那北部都会区,香港和深圳进一步融合,应该还有一定的机会。

从我自己的角度看,现在不敢说百分百乐观,只能保持审慎乐观。

香港与内地若久不通关 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受打击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第一步,两地通关的障碍在什么?若不通关对香港有什么潜在影响?

刘兆佳:通关问题我觉得没有什么政治障碍,也没有心理障碍,基本上还是技术问题。

香港需尽快把防疫政策跟内地对接起来,不再理会部分反对派,或者本土主义者的阻挠,严格执行一些防疫政策,让内地对香港的情况放心。这些基本上都是技术性的问题。

假如不能跟内地通关,香港这样的国际大都会城市,作为一个金融中心、贸易中心的地位也会受影响。

外商外资之所以看中香港,就是因为香港能跟中国内地连接起来。不然,香港作为外资进入内地的一个桥梁作用也会逐步失去。企业总部也会搬到其他能进入中国内地的地方去。所以现在问题不止关系到香港本身的经济和民生,还有香港的国际地位。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谢谢刘教授的分析和建议。要改变香港贫富差距严重的问题,首先要在税收和福利制度上进行调整,当然更重要的是让北部都会圈的建设可以落地,以往的障碍必须消除。而眼前,香港和内地通关,这样香港也能真正迈开步伐融入大湾区和国家发展的蓝图。谢谢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