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学生会美化刺警暴力被踢出校园 香港教育该如何刮骨疗毒?
资讯

港大学生会美化刺警暴力被踢出校园 香港教育该如何刮骨疗毒?

2021年07月29日 18:59:53
来源:香港號

自动播放

核心提要:

1.香港的大学学生会是独立运作的。它不受学校管理,背后甚至可能是一个独立的公司,或者有独立的基金支持。他们基本上被反对派政客幕后操纵,对社会有一些极端看法。

2.“违法达义”扭曲道德观深入部分香港学生的骨髓。作为标杆的港大学生会,此次公然美化袭警者,这种行为对于数十万香港青年影响非常恶劣。

3.对触犯法律的大学生,惩罚与教育并不对立,他们既要接受法律裁定,校规也应跟进处罚。对仍在调查还未定罪的学生,也应该先对其停学处理。

4.为了未被洗脑的香港学生免遭误导,同时引导犯错犯罪的年轻人回归正轨。除了要推动爱国教育、国安教育,还要斩断对他们产生洗脑作用的那些网络和媒体信息。此外,针对犯罪青年制定的“更生服务”也应由专业团队制定完善。

5.香港教育界拨乱反正工作任重道远。针对学校内存在“极端政治化”的教育,教师们既需要秉持教师操守,在课堂上向学生传输正确的价值,也要重视推动学生的网络教育。

6.推进国情教育不能光说不练,而且要古今并重。不仅要让他们去实地体验,除了长城故宫以外,还应参观内地高速发展的领域,感受内地的巨变,增长他们的家国情怀。同时各界也要在香港国安法的帮助下,协力打造更好的香港,为青少年提供良好的社会氛围,帮他们重回正轨。

▎ 香港大学学生会在记者会上鞠躬致歉。

凤凰网香港號的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节目,我是陈笺。

前段时间,香港大学学生会评议会通过议案悼念“七一”刺警案行凶者的事件引发轩然大波,事后评议会紧急撤回议案,学生会公开致歉并全体干事请辞。香港大学发声明表示,强烈谴责港大学生会评议会公然美化暴力的严重不当行为,是挑战社会道德底线, 损害整体港大社群的声誉和利益。校方宣布不再承认港大学生会在校内角色,并将严肃查办事件。香港大学作为一所精英学校,学生会的行为只是个案吗?还是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如何才能让学生回归理性,秉持正确的价值观呢?相关话题今天陈笺请香港教联会副主席邓飞校长来分析一下。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邓校长您好!“港大学生会事件”在香港社会引起了轩然大波,为什么作为一个精英学校的学生会会出现这样道德观扭曲的行为?对此事您是怎么看的?

学生会独立于学校管理 反对派政客幕后操控

邓飞:这其实积蓄已久,不是今天才忽然冒出来的,基本来说有两点(原因):

第一点,香港的大学里面的学生会,跟内地的体制有不同。(香港)这些学生会基本上是独立运作的,并不是附属于学校整体管理的一个组成部分,它完全是一个学生独立注册的学生社团,甚至可能是一个独立的有限公司,或者是有自己独立的基金,不是资金,是基金运作的一个账号,所有东西都是独立的,历史非常悠久。

香港大学历史悠久。很长时间以来,无论学生会说什么、做什么,大学管理当局就保持着一种态度——它是独立的,我们就不管了,不方便管,就是这么一回事。

第二点,很长一段时间,尤其是回归10年之后,其实大学学生会在许多的社会政治问题上,它表达的基本上都是反对派的观点,而且都是一些比较极端的。它不是中性的、温和的“忠诚反对派”,从一开头它展现出来的就是一些比较极端的观点。大家耳熟能详的所谓的“香港民族论”,其实都跟大学学生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香港大学的《学苑》杂志,就是学生的一个杂志,是第一个发出这些极端本土论的,或者说所谓的“民族论”的一些文章的号召者和始作俑者。这个学生杂志其实背后也是大学学生会去办的,背后的原因有很多。但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大学学生会幕后把持的往往就是反对派的政客,或者是跟反对派政客有很紧密关系的一些从政人士

现在这些人已经不是大学生了,他可能已经毕业了多时,离开大学很久。但是他可以仗着自己是所谓的“老鬼”,因为香港的大学有一个所谓的“老鬼文化”,鬼,就是魔鬼的“鬼”,“老鬼”在粤语其实也不是一个通用语,反正意思就是“我是师兄师姐,你就必须要听我的,虽然我已经毕业了很长一段日子,但你还是要听我的。”

甚至大学学生会幕后的那些基金管理,管理人可能都是这些人。他管账管钱,掌握了钱袋子,当然他说了算。所以对大学学生的操控,或者说洗脑的作用就特别强,主要是这两点构成。

“港大学生会”影响广 “违法达义”扭曲道德观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刚刚邓校长您讲得很清楚,香港的大学学生会跟我们内地大学学生会的概念是完全不一样的。他们独立于校方,但有时还能参与校方的一些决策。过往他们对社会有一些较极端的看法,而这一次他们公然美化袭警者的决议,完全是道德观扭曲了。您认为港大学学生会是一个特例吗?还是说在香港的年轻人中有了一定的普遍性?

邓飞:如果说整个香港的年轻人都出现这个问题的话,那数量比较大,因为是数以十万计的。但问题是大学,尤其是香港大学的学生会,它毕竟有一种标杆的作用,有一种榜样作用,如果它都发出这样的呼吁,它都做出这样宣誓的话,无可否认对其他大学的学生会,对其他的大学生,对于整体的青年人来说,还是有一个非常恶劣的,非常广泛的影响。

我们今天看好像只是一个道德问题,但其实你想想几年前所谓的”香港民族论”,“香港本土自觉论”等等这些政治上的荒谬言论,也都是香港大学的学生会提出来的。其实性质的恶劣性不亚于今天的(美化袭警者),所以他们发明了这些概念,一下子就流散、传播出去了,影响非常大。

我不敢说香港的青年人普遍都是这种道德观念,但是当香港大学的学生会散播这种道德观念的时候,对整体青年人的影响是不可低估的 ,这是第一。

第二的话,其实站在这些大学学生会的角度来说,重点倒不在于道德,而是他们的那种道德观念,他们认为警方是不对的,是错的。所以我对你采取一种暴力的行动比如刺杀、袭击,我也是“正派” 、“正道”的。

其实广义上这跟几年前违法占中所提倡的所谓“违法达义”——只要我觉得这个行动是正义的,是不是正义我是唯一的尺度,我是唯一的判断者,我觉得它是正义的正当的,那么即使违反当下的法律也值得去做,也是应该去做。

▎ 今年5月上任的香港大学学生会会长叶芷琳

所以,其实推本溯源的话,其实这种袭警的行为不仅仅是一种道德败坏,而更重要的是,几年前在违法占中之前所流行的那种“违法达义”,现在真的是深入学生的骨髓。

惩罚和教育并不对立 法律裁定后校规也须跟进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对此事件有人认为港大学生会行为等同道德沦丧,理应开除学籍。但也有声音指出,近年社会陷入政治燥热,人生阅历尚浅的大学生们,不幸成为政治斗争的“马前卒”,而涉事的评议会及学生会成员目前已经公开道歉,并且表明今后会谨言慎行,不妨给予他们改过机会。您认为如何界定学生行为是道德缺失可以通过教育来挽救?还是违反法律要依法惩处呢?

邓飞:首先,我们不要排除惩罚本身也是教育的一部分,不能说惩罚了,就放弃了教育,这是错的。惩罚本身也是构成了学校教育,包括大学教育其中的组成部分,否则的话我们很难解释学校干嘛要有校规呢,对不对?校规它本身也是教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不能把惩罚与教育对立起来,这肯定是错的。

因为当下我们觉得港大学生会这样做有涉嫌违法的可能性,还不能排除,就不仅仅是一般的违反校规了。如果仅仅是违反道德,它可能只是违反校规,不一定是违法。但问题是,现在大家都有点怀疑是它发出这种声明,除了所谓的去赞美这种袭警者之外,其他所有的内容加起来,可能也会违反到国家安全法或者其他相关法律。

我就觉得既然有违法的可能性,首先应该让警方、让执法部门从法律的角度,从司法的程序来解答这个问题。如果从执法部门、从司法程序上解答,觉得这些学生的确是违法了,那么他首先要受法律的制裁。当他受到法律的制裁之后,校规就必须要跟进了。不能说法律上已经判定了他有罪,然后校规又觉得他没事,无所谓了,这是说不过去的。你不可能把校规与法律对立起来,这是错的。

所以首先就是让执法部门去执法,如果司法部门已经判定他们罪名成立,违法了,法律上要有处罚,那行,就依校规办事。

如果执法部门经过调查之后发觉他并没有违法,但无可否认,这是不合乎道德的,这与社会对大学与大学生的期望是严重违背的,那么即使没有法律处罚,学校的校规仍然还是可以跟进的。

我们不必纠结于这些学生是大学学生会,不是说顶着大学学生会的名头,就可以为所欲为,大学学生会和成员并没有被赋予特权。我觉得作为大学管理当局,首先考虑这不是大学学生会的问题,这是利用了大学学生会这个平台做出了涉嫌违法或者至少违反校规的行动。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学校的纪律部门已经可以对他们展开处罚。也正因为目前执法部门正在查他有没有违法,所以校规处罚也没必要一下子就很重。

▎ 香港警员进入港大学生会办事处搜查。图自港媒

最简单且比较合理的一种做法,我觉得大学管理当局至少可以暂时冻结这些学生的学位,先停学,等执法部门调查完结了再说。不能说调查部门正在查你涉嫌违法,然后你每天还啥事没有地继续上学,继续在校园里面溜达,这是说不过去的。先不让他上学,就正如成年人一样他已经涉嫌违法,这个公司现在还不能解雇他,那么这个公司对他最好的做法就是先放无薪假期,你在家候着,等所有的司法程序完成了我们再说。我觉得这一步是应该马上去做的。

“港大学生会”被取缔,其他学生社团将如何管理?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在香港,学生进入大学后一般都会比较积极的参加各种学生社团组织,港大学生会如今犯下大错,那对于其他的学生组织是应该“一刀切”地否定他们的官方地位?还是具体事件,一事一议来引导他们在专业领域理性参与社会讨论呢?您认为对于迷失的学生应该严厉惩处,还是循循善诱?

邓飞:首先从大学生的角度来说,倒没有什么是必须要参与的,包括交学生会的会费也不是必须的,法律上也没有这样的规定。然后参与其他学生的组织、学生的社团,五花八门,多得不得了,也不是一个义务上必须要去做的。有许多大学生他可能几年大学下来,他的确什么都没有参加过,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一件事。现在香港大学里,尤其以学生会为主的许多学生社团,基本上都因为学生会这样的行为已经有点臭名昭著了,一些原本很正常的社团名声也受到了影响。

这种情况下,我反而觉得不是说大学管理当局对他们采取“一刀切”的问题,而是假设我是一个大学学生社团的会长或者主席之类的话,首先要做的就是广东话所说的“洗底”,把自己这种被玷污的名声先洗掉,然后重新恢复自己社团的声誉,从而吸引在学的大学生去参与其中。这是当务之急,否则你现在这样再参与这些学生活动,都变成了一种票房毒药了。老实讲,就算是大学管理当局啥都不管,也不处罚,估计参与学生社团的学生都会望而却步。对于许多社团来说,就可能连生存都是个问题了,就没有存在的必要性。

我觉得大学管理当局,第一,它应该“一事一办”,没必要“一刀切”。第二,其实现在的问题也不在于大学管理当局是否对它采取处罚,而是他们自己把自己的名声搞臭了,或者同为学生社团但是被学生会拖累

加强网络管控引导正确观念 完善对政治犯罪的惩教更生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确实,香港国安法推出,香港社会终于趋于稳定,要重新出发了。您作为一名校长,教育工作者更是任重道远。刚刚您说到前几年在香港社会上出现政治纷争以及暴力事件,一些年轻人被误导,出现了一种很偏激的思维方式,也不少人因此付出了代价,受到了惩罚。年轻人如果他犯了罪入狱了,经过“更生”,他还要回到社会上,您觉得应该怎么样来引导香港的年轻人回归正轨,保持理性,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呢?

邓飞:先说正常的没有违法的那些学生,除了要推动爱国教育、国安教育之外,还要斩断对他们产生洗脑作用的那些网络和媒体信息

这些网络和媒体信息不仅仅是散发谣言那么简单,它不一定是散发谣言,许多网站比如说“连登网”这些,它散播出来的意识也是相当恐怖。可以这么说,它不光是涉嫌违反国家安全法,我觉得有许多的价值观都是扭曲的,根本就是反社会,甚至是反人类的。而且它不一定是针对香港或内地,它里面也有一些很扭曲的信息是针对美国。

对这些网上极端的信息,能够采取法律手段的,尽快把它斩断了 。其实(网络监管)现在在全球也是主流,比如说韩国网络平台就必须实名管理,美国现在对这些极端的信息也是堵得很厉害,防得很厉害。我觉得我们可以旗帜鲜明地引入内地和海外的一些先进经验来管理我们的网络舆情,不能听任它打着所谓的网络自由,言论自由(的幌子),就可以胡说八道,散播一些反社会、反人类的一些很极端的思想。它不一定是直接冲着香港和内地,但如果长期浸泡在这些舆情里,人性是很扭曲的。

我觉得必须要用法律手段,必须要尽快去完善相关的立法。因为对于网络的管制,香港的法律相对来说是一个薄弱环节。目前来说能够管控的除了国家安全法之外,基本上就是一条老掉牙的罪名——“不诚实使用电脑罪”。这个罪名听着就觉得是老掉牙的,现在上网不一定用电脑,也可以用手机。如果我是用手机而不是用电脑来散播谣言的话,那你就无法用这条罪来对我采取执法行动。

所以不能把惩治所有违法或者极端言行的希望,都压在国安法一部法律上,太单薄了。首先特区政府和立法会应该抓紧时间去完善对网络平台的一种有效的法律管控,这是当务之急。否则,我们这边想去做正面的价值引导,另一边负面的价值引导却把我们给完全抵消,那就没意义了,这是第一方面,针对正常的不违法的青年人。

针对那些已经违法,罪名成立,被判了刑的青年人,香港叫“更生服务”,他在监牢里有一些跟进的措施,一般都是社工和惩教署的人去做。“更生服务”的话,因为惩教署邀请我去参观过,也很实事求是地告诉我们,他们现在要面对大量的青年罪犯,这些青年罪犯不是传统意义的刑事罪犯,它背后就是涉及到这些政治性的,或者是违反国家安全的这些罪行。在香港的惩教部门或者是政府的社工部门,对处理这些独特性罪犯的更生服务,其实也是一个薄弱环节。他们不是说为了钱财去谋财害命,去放火,他不是。他是政治上被人洗脑了,然后就觉得自己是一个革命者,然后去杀人、袭警、放火,他是这么一回事。

所以我觉得特区政府必须成立一些专业的团队,包括犯罪心理学家、教育心理学家。针对那些涉嫌违反国家安全法和带有政治性的青年罪犯,尽快制定一套比较完善的办法,去跟进他们将接受的一些所谓的“更生服务

一个是网络的法律管控,另外一个就是带有违反国家安全法,或者是政治性犯罪的这些人,以后的跟进服务,这是两个很大的薄弱环节。

学校教育有缺失 网络不良信息危害大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造成香港这部分年轻人被洗脑以至价值观被扭曲的原因何在?您觉得这是学校教育有缺失所导致?还是说他们被不法分子给利用了?

邓飞:我觉得两方面都有。学校教育有缺失,同时社会上一些别有用心的政客和反对派的媒体,也是针对性地对这些年轻人下“迷药”,这是肯定的。

但是“打铁还需自身硬”,如果你自己的抵抗力够强的话,其实还不必太担心细菌、病毒的入侵。外在的基本上就是细菌病毒,但是关键是自己的抵抗力要强。抵抗力来自什么?很大程度就是来自学校。学校的缺失是两方面的,第一,很长一段时间,香港的教育界里都是偏黄的多,偏反对派的多,这都不必隐晦了在这种情况下,指望香港的主流教育界对学生采取一种去极端政治化的教育不容易。当然我们正在拨乱反正,努力去整顿包括学校以及整个教育界,但还不够

还有一点,就算学校的老师能秉持专业或者是教师操守,把该干的干好,把该教的东西,价值教育都教好的话,他还是面临着一个技术缺失知识不足的问题。因为现在学生接收信息,并不是从传统媒体上接收,更多是从网上接收,有些甚至是从deep web 或dark web,从暗网上接收。尤其是比较极端的,比如说动员爆炸、组织爆炸、组织袭击,这一些信息。他肯定不是从一个公开的网络平台里面去进行一种组织活动,而是从暗网里面去做的。

如何针对性地去做网络教育,坦白讲,整个香港教育界在这一块肯定是严重地缺失 。你说上网的技术或者什么的,老一辈的教师,比如说我这些大叔型的,就肯定比不上年轻的老师,然后年轻的老师又比不上学生,对不对?网络世界的技术进步它是倒过来的,跟年龄、跟资历是完全倒过来的,所以我觉得目前来说一个很大的缺失,就是在正规学校教育里面根本没有足够的知识,甚至没有足够的重视,去关注如何推动对学生的网络教育,这是严重缺失的。

学生以政治行为呈现的叛逆 国情教育不能光说不练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所以接下来可能中学教育更为重要了,因为他们的人生观价值观在那时逐渐形成,尤其当他们处在叛逆期。作为校长,您认为应该怎样尽快加强学生作为中国人的身份认同?用何种他们能够接受的方式,自然而然地增长他们的家国情怀呢?

邓飞:叛逆期主要是集中在初中学生,小学和高中很少会叛逆的。现在我们最大的问题倒不是说学生出现了叛逆期,而是学生的叛逆行为是以政治行为呈现出来的。它跟传统的叛逆不同,传统的叛逆只不过是搞破坏,比较顽皮捣蛋,顶多男女同学可能是早恋早熟,顶多是这方面,它是非政治性的。但现在最大问题是,学生青春期的叛逆跟政治上的极端是相互重叠地结合起来,所以才最为困难。

我觉得,推动这种爱国教育或者是国情教育,光说不练是不行的。不能全是文本的东西,还要尽量带学生回内地交流考察,或者到“一带一路”的国家进行考察。这两个角度都是非常重要。

回内地交流考察,必须要“古今并重”。你回内地不能只看长城故宫博物馆那是不行的那不能代表当代的中国,必须要看一些旅行社是不可能看到的。举个例子,比如说组织学生去参观凤凰卫视,就知道当代内地背景的全媒体是怎么一回事。再比如今年很震撼的元旦晚会,内地的电视台跟香港的电视台合作,但是香港的电视台是传统得不能再传统了,来来去去就是主持人在插科打诨,然后就是一些明星在唱歌,说一些废话。但看内地版本完全不是,内地的电视台连AI人工智能的歌手都出来了,而且这项技术出来好几年了。然后也有跟年轻人喜欢的二次元动漫文化高度结合,同时在价值输出方面它是完全正确的。

▎ 香港小学生参观深圳航空科技少年宫。

这种情况我觉得你必须要带学生去认知这个东西,可能他去参观一次凤凰卫视,参观内地的凤凰中心,然后他就感觉到原来内地的全媒体跟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我觉得应该是这样,回内地交流考察必须古今并重,而且要准确去看当下内地发展得最快的东西,无论是科技,还是经济民生

▎ 位于北京的凤凰中心。图源:东方IC

良好的社会氛围对青少年重回正轨至关重要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我觉得邓校长您说的这两点非常关键,一个就是“百闻不如一见”,对年轻人光是进行思想教育已经不足够,要带年轻人去内地,让他亲自去感受。第二,就是要用他能够接受的那种方式,就像您说的用他们所喜欢的,比方与二次元的动漫文化相结合的模式,来体验国家各方面的最新发展。年轻人就是一座城市一个国家的未来,对于香港那些误入泥潭的学生,无论他的价值观被扭曲了,还是因为走极端违法而受到了法律的制裁。您有信心把他们重新拉上正轨吗?

邓飞:我是有信心的。尤其是香港国安法去年一通过,整个社会的气氛马上就扭转了过来,对于青少年来说,社会的氛围是非常重要的

当整个社会氛围都是像2019年那样充满黑色暴力的话,就算他不极端,他也会受感染而变得极端。但当整个社会氛围改变得很祥和,他也会平和下来 。当整个社会氛围都变成奋发向上,要发展自身,要发展社会经济民生,他也会感受到,他也会发展自身。

我觉得其实不用太担心。最关键是我们通过每个人,包括教育工作者、媒体工作者等等,特区政府也好,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大家都希望这个社会变好,整个社会的氛围就会正常,也就不用太担心青少年的这种叛逆变成政治上的叛逆。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好的,非常感谢邓校长带给我们的专业建议和指引。每个学生他对于社会而言只是千分之一、万分之一。但对一个家庭来说他就是百分之百了。过去几年有些年轻人走向极端,走向暴力,违反法律,得到处罚。也有年轻人被洗脑,道德价值观被扭曲。希望今后在政府,学校,媒体,社会共同努力下,营造健康良好的社会氛围,让香港的年轻人重上正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