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现印度变种病毒,该如何应对?生物科技专家于常海解读
资讯

国内现印度变种病毒,该如何应对?生物科技专家于常海解读

2021年04月30日 12:07:33
来源:香港號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

1、传染病是让我们不要动、不要传,但是经济刚好相反,不流动的话就死了,所以我们必须要把传染停下来。所以我们必须要明白,打疫苗不单是对自己是一个责任,对家人也是责任,对社会也是责任。

2、多国出现了病毒变异,印度甚至出现“双重突变毒株”。其实变种是必然会发生的,病毒在这个世界生存的时间要比人还要长,它们也是生命,要适应这个时代要活下去,当然也会变种。印度疫情的数字是惊人,但是如果我们做得不好的话,这可能发生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

3、我们要相信科学,相信政府对疫苗的监管。打疫苗是在抗疫里边,除了个人卫生隔离、保持社交距离之外最好的一个武器。因为现在治疗新冠的方法还不存在,所以最好是不要染上这个病。

凤凰网香港號的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今天的节目,我是陈笺。五一长假即将到来,香港内地还不能双向通关,看到内地朋友到处旅游香港人羡慕不已。 我们看到全球都在接种疫苗,但至今为止香港打了一针的接种率刚刚过1成,低于北上广深,大大低于以色利甚至欧美国家。香港接种率为何如此低下呢?香港抗疫为何落后于内地和澳门?原因何在?如何解决才能实现双向通关,融入国家发展呢?相关话题,今天请到香港生物科技协会主席于常海太平绅士一起来探讨一下。

打疫苗是一个社会责任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于博士,您好!去年12月初我采访您时,各国家都在进行疫苗比赛,新冠疫苗还在第三期临床试验中,我们像盼救星一样盼望它的问世,可以早日告别疫情。如今香港政府为市民安排接种疫苗已经两个月了,但香港比北上广深接种率都低,到目前打了第一针的是84多万人,接种率只超过一成,相比美英已接种一剂的超过4成,而以色列已超过6成。香港接种率如此低下的原因何在呢?

于常海:我是这样感觉,因为媒体常常说某个人死掉了,因为他几个星期前接种了疫苗。各种疫苗都有很多不理想的情况,但是也有一些声音没有说出来,这些人好多都是有重病,或者有其他的病症的,就算不接种疫苗的话,每天同样的病死掉的人有很多。但是媒体上说,有可能会发生这种副作用,所以很多人就会要观望一下。而且大家现在也知道打疫苗并不是一定能完全免疫,所以有一帮人是采取观望的状态。

现在世界每个地方都有疫苗出来了,我们已经看到在这个研究过程中也已经用很多人来做试验。我感觉,在史无前例的这种严峻的情况下,疫苗大部分来说都是挺安全的。所以我希望香港市民,还有政府在这方面大家要互相了解,把科普做得更好一点,说不定就会有更多人去打疫苗了。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这一年多来香港和内地不通关,更不要说如何融入国家发展的版图了。记得您之前就提过,注射疫苗可能会产生一些副作用。但我们也知道如果不通过疫苗注射实现群体免疫的话,人类不知何时才能真正战胜新冠病毒?我们看到印度现在又处于疫情失控的状态,每天的新发病例都超过30万,世卫首席医学专家说真实数据远比政府公布的多很多。上周从新德里飞来香港的班机有53人染疫,也有个案流入香港社区。我们到底应该如何让民众相信科学用疫苗来做好防护呢?

于常海:香港的民众们还是过度担心。各地的政府都是为了我们的健康,为了疫情不要再扩散,最后能够达到通关。因为我们不明白除了个人的健康之外,还有民众的健康,还有社会的经济的健康,这样会有后遗症,如果我们不早点清零,之后开始流动的时候,就会有很大的问题了。传染病这个东西就叫我们不要动、不要传。但是经济刚好相反,不流动的话经济就死了。所以我们必须要把传染停下来,经济就可以动了。

当然我们知道打疫苗并不是万事大吉,但你不打,感染的机会就很大,而且你甚至可能会变成另外一个病源。所以我们在香港必须要想到这个情况:我们必须要明白,打疫苗是一个社会责任,不单是对自己是一个责任,对家人也是责任,而且对社会也是个责任。虽然不是100%的保护,但是不管怎么样,你不打一定是没有保护的,所以我希望大家并不是只把个人的利益放在前面。

而且说实话,我认为疫苗其实是安全的,我也打了两次了,有一点点副作用,但是你打什么针没有副作用呢?以前我们打流感针,有些人会有很大的副作用。但是不是因为这样,我们就不利用科学来共同抵抗疫情呢?我们要重新评价一下。我相信香港市民最后是会明白的。假如你现在打的话,比往年打,对社会对自己贡献会很大。

内地澳门都能清零,为何只有香港做不到?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遭疫情打击的香港,每天的经济损失达4亿多港币,一季度失业率达6.8%,2万人领失业综援,创7年新高。内地澳门都能清零,香港为何做不到?您早就提出,要“清零”就要全民检测,这个工作很难吗?问题症结到底在哪里?

于常海: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相信大部分的香港市民跟政府也在问同样一个问题。因为我们香港是“一国两制”啊,我们有没有运用好?所以“两制”不代表一定是不一样。你看澳门在这个制度上,它就没有“两制”,它就跟着我们国家的方法去做。其实要灭火也只有一个方法,就是用有用的方法,我们常常想到就是“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只要把这个事情做好,管它多少“制”,就是一个成功的方法。

因为救火不能够等的,有灭火的东西你就用起来了,这是人命关天.而且这种事情不单只是一条命,死人不死人的问题,也不是医疗上的问题,而是还有很多后继的问题。不然的话,为什么每个国家都在想,我们怎么能够做个气泡,两地互通,因为大家知道经济已经损失到这个地步,假如到了复原不了的地步,那怎么办?

当看到内地的同胞自由地走动、做事情的时候,我们还固步自封只为自己着想,还用自己的方法来解决问题,值得还是不值得?所以我们就要想一想,我们的教育问题还有政策是否到位,是否贴地?因为香港大部分的市民将来受损伤最厉害的还是中下层的人民,他们在经济链里是最受害的。

最近世界的一些经济杂志报道在说,疫情中有钱人多了,有钱人的财富也多了,所以可以看见真正受害的是一些比较无助的市民,我们这个政策是要救他们的。我们的出发点做得对与不对也是重要的。假如没有合乎我们理想的话,改一改,做一点真正的能解决问题的事情。我们说了一年多要清零,一波又一波,用的方法有没有改变?现在我们已经比以前厉害很多了,哪个楼里边有一个人验证是有新冠病毒的,立刻把楼封掉了。现在大部分的市民都感觉是这是应该的,这种方法是可行的,因为我们要负责任,是麻烦了一点还是可以的。

所以我们可能还是回到根源,是否我们要做一次全民检测?这是一次彻底的改变,因为从0开始才是能够重新开始。假设里边还到处有隐忧的地方,不能从零开始的话,我们为什么要其他的国家担惊受怕地放开门给你进来?因为任何一个体系都受不了这种打击,因为一次的小小的爆发,可能引起了很大的灾难。香港需要重新想一想,不一定要付出这么多的代价来找到一个经验。最后的话,我们的经济可能会比较危险。看看大家已经在谈“五一”的时候,内地有多少人要到澳门去了,澳门的经济在“五一”的时候会变成一个什么样子?我们在隔壁只有看的机会,原因在哪里?就是没有清零啊!所以希望这一次我们真的要学一下,做得聪明一点。

病毒变异是必然的,可能发生在世界任何地方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确实我们不能够只是亡羊补牢,哪里发生疫情了,我们就去封锁检测,当然做比不做要好,但还是要未雨绸缪,做好防患于未然。

我们看到英国、南非、日本都出现了病毒变异,印度出现的是“双重突变毒株”,印度大爆发也使得变种病毒出现在香港社区,虽然目前只是个案。现有疫苗能有效防护吗?香港目前应该如何应对?

于常海:其实变种是必然会发生的。病毒在这个世界生存的时间要比人还要长,它们也是生命,要适应这个时代要活下去,当然也会变种。但是人家在变,我们人可没有变,这是我们最大的一个问题。现在听说今天已经有个三重病毒的突变,这是必然的。因为它这样一代一代地传的话,要活得更好的时候,必须要变。

印度的数字是惊人,我有时候也想一个问题,那就是说有这么多人(确诊),就要做起码10倍以上或者100倍以上的检测,印度能做这么多检测吗?而且都一定不是假阳性、假阴性的?

大家可以看见假设我们做得不好的话,这可能发生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香港是个700多万人口的地方,不要想象这种事情是绝对不会在香港发生的,假如我们做得不好的话,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会发生。

西方社会的科学是很进步的,虽然开始的时候他们不相信事情会发生在他们身上。就像世界上所有的病人都是一样,在没有病的时候,他们觉得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他就问为什么是我?但是他们在社会里发觉事情的严重性后,是用了不同的政策来让人民明白,民众就会打疫苗了。

香港常常害怕做对的事情,因为他们可能感觉这就是叫“民主”。我以前已经说过了,只要有7个孩子,其中有一个孩子病了,这个孩子这个病可能会传染到其他的孩子身上,他要是不愿意吃药,你允许他不吃药吗?就这么简单一个问题把它放到家里去,家就是国,国就是家。所以这是一个很普通的解答问题的方法,就像以色列他们明白科学还是解答这个问题最好的关键。

我们内地对接受科学方面也可能比香港还要强一点。你看像美国还有欧洲现在戴口罩也是变成了必须,因为真的感觉到疼了。所以香港究竟有没有更好、更硬的政策能达到抗疫效果?你说我们一天损失4个亿,10天就40个亿,为什么不狠狠心把每天的4个亿放到防疫中去呢?

经过这一年,我希望大家更明白,这不单单是一个医疗事件,是一个全民的战争。这个战争我们并不是没有方法,并不是不知道怎么去防御它。现在问题是,为什么我们没做到?特别是一个香港这么小小的地方,人民的素质在世界水平上也挺高的。那为什么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呢?为什么我们允许这种问题会发生在香港呢?我们也期待香港政府明白有些事情是需要他们领导我们去做的,我们的卫生部门也需要有更强的领导力量,这是我们应该做到的。

疫苗方面我们看看澳门,他们出声跟国家要疫苗的时候,国家无偿地就把很多的疫苗给澳门了,这是多大的福分?只是问了一句,就拿到了。但是香港还是要全世界去买,还买不到。

我觉得香港“一国”没有好好用起来,反而把“两制”放到最高位。但是我也希望这不是政府的问题,是全民的问题。那么我们香港人民应该做到他们应该做的事情,打疫苗要好好保护自己。现在他们很明白什么时候要隔离,什么时候是不能聚会的,我们自己要把香港的感染感到减到最低,帮助香港达到“清零”。

灭活还是mRNA? 打疫苗无需观望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我个人觉得香港疫情控制得不好,这并不是制度上的问题,而是人的意识问题,认知度的问题吧?曾几何时我们还在不知道人类有没有能力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研发出新冠疫苗,现在事实证明人类科技还是很强大的,疫苗已经可以起到有效防护的作用。那么应对新一轮的变种的病毒,会否继续推出新的疫苗吗?

于常海:这个世界上的科学家早就动工了,有智慧的国家领导们也已经早就发牌下来,因为他们知道下一波的敌人可能会用不一样的方法来传染我们。但是也不要忘记新的疫苗出来还是需要等的,现在的疫苗也是重要的,因为疫苗告诉你身体去把这个新冠病毒“打一打”,就算它改变了一下,但你身上的“军队”早就见过这一类的病毒,它也有点抵抗力,所以还是有用的。

但是可不可以连打两种疫苗?科学家会替我们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先不要担心明天下不下雨,先把今天的事情做好。现在的疫苗防止我们感染新冠病毒,而且最重要的是重症的保护率还是很高,就是说感染上了,也不一定会有重症。这代表什么?就是打了疫苗也没有说一定不会再感染上,还是(可能)会感染的。所以现在我们的气泡,旅游还是需要打疫苗,你可能不需要隔离,但是不代表你不需要检测。

也没有打说打疫苗之后,不能够防止一些变种的,因为它们还是新冠病毒,只不过有点变种了,可能它们是“特务兵”,但是你身体见过这个东西的时候,抵抗力自然会强一点。除非你跟医生说一说,医生感觉到你的风险很大的时候,你就要保护自己戴口罩避免传染,避免参加活动,隔离方面加重,不然的话,你可以打疫苗。假设你担心的话,去找医生问一下。

我们人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这么懂得怎么去防御一个病毒?全民都很清楚,我们科学水平从来就没有这么高过。但是我希望大家明白知道跟执行力很重要的。知道了就要用上,才会变成一个武器来抵抗这个病毒。不管这个病毒怎么变,解决的方法一定会有的。很多科学家很多不同的人士已经很早就替我们去想了,我们不需要等他们想完了再去做,该做的现在就做。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您之前就提出说国产的灭活疫苗因为是一个传统的技术,所以它的安全性是得到检验的。mRNA因为它是一个全新的技术,还没有经过长时间的检验,还不知道有何潜在的副作用?那我们看到现在用的人也是比较多了,虽然应用时间上还比较短,但是它的保护率会相对高一些,您对mRNA疫苗还有顾虑吗?

于常海:我当然是没有什么顾虑了。因为科学的东西还是需要一个长时间去磨合,因为这我们虽叫它是疫苗,其实它是个基因治疗方法,它是把一个mRNA打进去,细胞重新制造一些抵抗的东西出来,所以它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疫苗,但是我们通称叫它是疫苗。它用的方法本来是治疗一个癌症的方法,只不过同样一个平台技术,现在因为有新冠的问题,它方法就是可以用得上的。天时、地利、人和,用得上能救人而且快,因为它疫苗生产是比较快的,而且是可能比较容易一点。我们的灭活疫苗还需要很高级的实验室去做,所以两个都有它的好处。

我们国家现在也开始有mRNA疫苗出现,因为这到底还是一个新的技术,我以一个科学家抱着开放的一个心态来说。但是我个人来说的话,是打了灭活的疫苗,因为我大部分在治疗方面都会比较保守。但是大家必须要明白,这个mRNA疫苗不是代表没有用,只不过在科学上来说,长远来看的话究竟有多少副作用我们也不知道,所以这个有待我们科学家继续去寻找,我们拭目以待。我相信有千千万万的科学家已经进入研究过程中,但是无论如何这是救火的一个工具。

我认为能选择,还是要选择,因为香港还是有一大帮人选择打新的疫苗,完全是个人的意见。所以我认为打疫苗才是重点,因为每一种疫苗都是经过认证,虽然说我们这次很快,但不代表我们放弃了它的质量。还有监管,每个疫苗出来都是经过精心地去监管,明明白白搞清楚他们对人的危害是减到最低的。

所以我们要相信科学,要相信我们政府对疫苗的监管。打疫苗我认为是在抗疫里边,除了个人卫生、个人隔离、保持各方的社交距离之外,最好的一个武器。想让可怕的病毒消失的话,我们应该善用各种方法跟武器。因为现在治疗的方法还不存在,所以我认为最好是不要染上这个病。

香港要通关,政府跟市民必须共同合作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香港政府宣布,最快在5月26日重启与新加坡的“航空旅游气泡”,香港居民完成接种两剂疫苗最少14天后,检测为阴性,乘搭专属航班可以前往新加坡。至于由新加坡来港人士,就要在出发前72小时,接受两地互认的病毒检测,取得阴性结果。两类旅客在抵达后,都要在机场再接受检测,就不用隔离了。两地民众都非常雀跃,新加坡来港的前两天机票已抢购一空,香港去新加坡的5天4夜的旅行团价格涨到1万多港币,反应也很热烈。您认为这样的模式能推广开来吗?

于常海:新加坡也要为新加坡的经济着想,对他们来说也是很重要的,因为新加坡完全是靠贸易,没有人流、没有物流的话,他们也活不下去。所以香港跟新加坡两地从来都明白这个气泡是重要的,但是不能没有规矩。所以大家可以看见,打疫苗是一种保险,打了疫苗他们就觉得你的危害的机会少了。第二,检测还是重中之重,就是说我要看你现在有没有(携带病毒)?这个双重定律的话,就清清楚楚了。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在内地港人“回港易”已扩大到内地其他省份,也打算开启“来港易”欢迎内地游客来港,只需核酸测试而无需隔离。而港人能否在注射两针疫苗14天后,经检测免隔离回内地还是个未知数?香港和内地怎样才能实现双向通关呢?

于常海:规矩早就定下来了:不能为了你的经济而打开大门,让病毒进来,危害我们自己的人。澳门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人家是清零了,香港还没有清零,我们要坐下来搞清楚为什么没做到呢?

为什么香港有“回港易”,有“来港易”呢?很简单,内地人民早就已经没有了病毒的感染,他能把病毒带来香港的几率几乎是0,所以就可以享受这种来香港而不需要隔离的过程。但是如果他们打了疫苗,我相信香港会更加欢迎。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已经打了两针疫苗14天之后,并且完成两次检测后,是不是已经属于安全流动的人群了呢?

于常海:没有人敢说,我们还是说概率的问题。但你能传染或者被感染的机会就会很少,你带病毒的机会几乎是0。但是我们不能说(安全),因为病毒在哪里感染我们还是不知道的。空气里边也可能有,万一倒霉起来,在乘火车的时候,坐在旁边有个人稍微有点病毒,你就可能感染上。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确实,于博士,我们看到香港成为一个孤岛已经是一年多了,你看无论与内地相比也好,哪怕是与欧美比我们都滞后了。清零是通关的必要条件吧?

于常海:所以大家必须要想一想,通关这个底线在开始的时候已经说得清清楚楚了,有的地方做得到,有些地方做不到,做不到的地方,大家要反思一下,并不是你不知道怎么去做,而是没有做到位,所以我们心里都很明白。我们都有同样一个期望,就是快点通关,再不通关的话,山就倒下来了,我们的经济就倒下来了,所以希望大家各自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香港必须要通关,政府跟香港市民必须共同合作达到这个目的,不要只想自己的利益,因为自己的利益就是大家的利益,大家的利益影响到我们自己的利益,所以责无旁贷必须要清零、通关,我们知道怎么做的。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 感谢于博士的分析和见解。香港内地要通关,必须要“清零”。我们要相信科学,积极接种疫苗,这既是为了保护自己,也是尽社会责任。如果对自己身体状况有疑问的,可以听从医嘱。谢谢您于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