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地利驻华大使:拥有在北京接种疫苗的机会,我们非常感激
资讯

奥地利驻华大使:拥有在北京接种疫苗的机会,我们非常感激

2021年04月02日 14:59:55
来源:风向

作为音乐之都的维也纳,以其孕育了世界众多知名音乐家与艺术家而被世人所知,一度成为知名的旅游胜地。但由于新冠疫情影响,目前维也纳的情况并不乐观。当地3月24日,奥地利卫生部长表示,为缓解新冠疫情带来的压力,决定从4月1日至6日,首都维也纳等三地重新进入封锁状态,所有售卖非必需品的商店都必须关闭。2021年是奥地利与中国建交50周年,凤凰网《外交官访谈录》独家对话奥利地驻华大使石迪福先生,大使就采购中国新冠疫苗方案、中国环境治理、中奥及欧盟关系等问题做出回应。

奥地利驻华大使:中奥建交50周年,希望维也纳乐团能来中国演出

凤凰网:午安,石迪福大使。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2021年是奥地利与中国建交50周年,奥地利方面会有哪些庆祝计划呢?

石迪福:关于庆祝建交50周年,我们有许多活动计划。对于两个国家而言,文化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们想举办一个“文化年”。同时,我们也正在筹备两个大型展览。一个是关于哈布斯堡王朝的宝藏,九月下旬在故宫博物院举行,我认为这会是一个很棒的展览,大概展出三个月的时间。此外,还有一个关于中国明朝和清朝的展览,今年十月直到明年二月在维也纳博物展出。所以,我希望到时能恢复跨国旅游,让策展人能够顺利推进在北京以及维也纳的展览。另外,我们也希望维也纳爱乐乐团、维也纳交响乐团以及维也纳合唱团的男孩们可以来中国演出。去年,由于疫情,维也纳爱乐乐团无法到中国来,但是我们仍然保持乐观,希望他们今年能够前来演出。希望到那时,所有人都已接种疫苗,这样就可以免除隔离,或将隔离期缩短到几日内。

奥地利驻华大使:拥有在北京接种疫苗的机会,我们非常感激

凤凰网:谈到疫苗,目前维也纳当地,以及奥地利整体的疫情情况是如何呢?

石迪福:奥地利疫情的情况并不乐观。问题是奥地利的疫苗接种率非常低,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疫苗。

凤凰网:奥地利在获取疫苗方面有什么困难?因为奥地利是一个富有的国家,所以我想,这应该不是钱的问题。

石迪福:奥地利从几家制药公司订购疫苗。你可能在电视上听过,是阿斯利康,他们没有履行合同,因此疫苗出现严重短缺。

凤凰网:那么,奥地利是否有考虑使用中国疫苗呢?

石迪福:是的,一些奥地利人对中国疫苗的确非常感兴趣。我们总理库尔茨在二月的一场采访中就提到,他非常欢迎中国制药公司向欧洲医药机构递交申请,获取疫苗认证。我也曾与国药集团总裁会面,并且鼓励他到欧洲医药机构递交申请。我认为,目前奥地利对疫苗有非常大的需求,中国生产的疫苗也非常好,奥地利的企业非常愿意购买中国疫苗来为自己的雇员进行接种。

凤凰网:有些媒体报道说,欧洲对于中国和俄罗斯生产的疫苗保持着怀疑的态度,是这样吗?

石迪福:我们在报刊上阅读到许多关于疫苗的报道,我要说,中国的疫苗质量非常好,我们国家总理对中国疫苗非常有信心,我也非常有信心。这周二(3月23日),我已经接种了第一剂疫苗。我很高兴我们能收到中国外交部对所有外交官提供疫苗接种服务的邀请,我们都非常感激拥有在北京接种疫苗的机会。我想一些人可能会羡慕,我已经接种了第一剂疫苗。

奥地利驻华大使:亚洲民众在疫情防控方面,比欧洲的民众更加有责任感

凤凰网:身为奥地利驻华大使,您对于中国的疫情管控,总体而言有哪些观察?

石迪福:我认为中国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好。中国在起初的三个月内面临着挑战,但经过了三个月,疫情结束了,之后只有一些小范围的传染事件。总的来说,经过了短暂的疫情爆发,通过实施严格的隔离措施,以及其它预防措施,疫情受到了全面的控制。目前中国境内非常安全,我想,首先与欧洲相比,中国实施了更严格的隔离措施,以及严格的预防措施。

另一方面,亚洲的民众在举止上与欧洲的民众非常不同。欧洲的民众高度奉行个人主义,他们不佩戴口罩,或者认为戴口罩很麻烦,他们不听从政府的指示。在中国,疫情防控措施更加严格,中国和其它亚洲国家所实施的措施更加有效。人们听从政府的指示,在举止方面比欧洲的民众更加有责任感。

奥地利驻华大使:出租车司机知道我来自奥地利,就会做拉小提琴的动作

凤凰网:维也纳是一个安静、清洁和优雅的城市,中国人对维也纳的印象是古时候的欧洲首都,孕育了很多伟大优秀的音乐家和艺术家。那么关于维也纳,你有什么想对中国游客介绍的方面吗?

石迪福:有维也纳作为其首都,奥地利非常幸运。奥地利是个古老的国家,直到1918年,它还是一个帝国。它曾是一个居住着5400万民众的首都,但现在只居住着900万民众。我们非常幸运能够拥有这些美丽的前帝国时代建筑,当然,这些对于只有900万人口的国家而言太大了,因为这些建筑是针对巨大的帝国而建设的。我们也非常荣幸能够拥有这些美丽的建筑,因为现在的我们已经无法建造这样的建筑了。

然而,在中国人眼里,奥地利是音乐之都。所以每当我乘坐出租车时,司机问我来自哪个国家,我说奥地利,他就会做拉小提琴的动作。许多音乐家在中国非常有名,比如莫扎特、舒伯特、海顿、约翰·施特劳斯等等。

凤凰网:中国人和其他国家的人也都关注奥地利当地的环境。

石迪福:是的,维也纳真的很幸运,因为在维也纳西部有维也纳森林,当地通常会刮西风,西风将干净的空气从维也纳森林往城市方向吹。还有,维也纳并没有很多,或者说没有重工业。在维也纳有很多公园,我们确保维也纳是一座绿色城市。还有,奥地利的绿党,也就是目前的执政党,是联合政府的一部分。我们的总统是绿党的前主席,绿党对于奥地利民众的思想有很大的影响力。近年来,大多数奥地利民众都非常注重环保。我们的湖泊曾被严重污染,但现在,它们非常干净,达到了饮用水的质量。这都是因为绿党,还有许多有环保意识的民众以及非政府组织促使大家一起改变。此外,“可持续发展”现在甚至写入了我们的国家宪法,成为奥地利的国家目标之一。我们必须确保我们的人民生活在一个环境受到良好管理的国家里。

奥地利驻华大使: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像中国,愿意花费那么多钱在造林项目上

凤凰网:您如何看待中国近年来所做的环境管理?

石迪福:我第一次到中国是在80年代,那时候和一些背包客一起,搭火车和巴士游历中国。2002年,我以驻华大使馆职员的身份回到这里,2017年,我成为了奥地利驻华大使。1985年到1986年,中国有很多重工业,造成了很多污染,当时的天空是灰色的。但我必须要说,现在再次来到中国,情况改善了许多,大多数大城市绿化做得很好。现在,中国正在将许多土地转换成森林,我认为,世界上没有其它国家像中国愿意花那么多钱在造林项目上,尤其是在北京北部,内蒙以及其它地区。为了创建“绿色中国”,政府付出了许多努力。我在北京生活了一段时间,也观察到北京市政府有用心去美化城市,比如从市中心到机场的公路上,两侧都布满了玫瑰花丛。

凤凰网:关于废物回收呢?

石迪福:这是一个热门话题。我认为在废物回收方面,奥地利是欧洲的先行者。我读过统计数据,统计数据显示96%至99%的奥地利民众,包括我在内,都是真正的废物回收践行者。当我身处维也纳时,我会确保纸张只会被扔进纸张的垃圾桶里。在每个人的家里都有几个垃圾桶,这取决于你所居住的省份。例如在我居住的维也纳,我们有三个垃圾桶。一个专门扔废纸,一个扔一般垃圾,还有一个扔有机食物。当你扔有机食物时,你将其放入有机塑料袋里,那个袋子之后也会跟着一起腐烂。另外,你也需要将玻璃瓶与其他垃圾分开处理。在每个地区的居民家附近都会有一个专门的垃圾桶来回收玻璃瓶,在公共区域会有垃圾桶用来扔塑料瓶。所以,人们都非常认真进行垃圾分类,因为这个思想已深深烙印在我们脑中。

孩子们从幼儿园,就开始接受垃圾分类的教育。所有的纸张被回收处理,作为包装材料重新使用,和玻璃一样回收循环使用。大家都确信在这个国家实行废物回收的益处。还有,奥地利从2020年1月1日起,不再使用任何塑料袋。所以,当你进入商店购物,你只会拿到纸袋。目前仍在使用的塑料袋都是利用有机材料制作的塑料袋,它会在数月时间后自行腐化,分解成细小颗粒。

凤凰网:我们知道,奥地利也是世界上最适合居住的国家之一。

石迪福:是的,国际统计数据是这么说的。因为我们有很好的社会保障体系。即便你没有工作,你也会获得失业救济金,你没有获得失业救济金,你也会获得相应的紧急援助。我们希望所有人,至少能获得最低收入。还有,我们的犯罪率非常低,能够维持社会稳定,这也是原因之一。有时候民众会有关于“一个人可以工作,但不愿意工作”的讨论,但我们仍然确保所有人都受保,即便是他不愿意工作,也没有参与社会保障体系,但是他仍将获得一些最低额度的生活津贴。

奥地利驻华大使:我希望促进中奥在科学、技术等方面的交流

凤凰网:您如何展望奥地利与中国的关系,以及欧盟与中国的关系?

石迪福:中奥两国关系一直非常好。在过去的几年,我们进行了多次高层互访。通常,我们奥地利和别的国家每十年会进行一次国事访问,但事实上,我们和中国进行了频繁的国事访问。2018年,在我们总统访华期间,中奥建立了友好的战略伙伴关系,我们确认了双方需要加强合作的领域。除了贸易以外,我们还希望促进中奥在科学、技术。文化、冬季运动、环境以及环境技术方面的交流。在很多课题上,我们希望能够更加紧密地合作。当然,中国是新技术的世界领导者,因此,我们希望在这些领域和中国企业合作,那将对我们的企业有很大的益处。我不认为有哪个领域是我们双方无法更进一步合作的。目前,不幸的是,由于疫情影响,我们无法进行访问活动,我们无法像过去一般自由跨境,但希望这一切将很快恢复正常。

凤凰网:那么关于欧盟和中国呢?对于维持欧盟和中国之间健康、牢固。稳定的贸易关系究竟有多重要?

石迪福:欧盟和中国之间维持牢固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去年12月,双方签订了全面投资协议,目前该协议正在欧盟议会进行审批。我有信心它将通过审批,因为这项协议对于欧洲企业和中国企业都有益处。对于欧洲企业,该协议将首次开放中国的健康领域、金融服务领域以及汽车领域。我们是欧盟的其中一员,谈判代表们作为所有成员国的代表,是为了该协议能通过审批而进行谈判,那才是目的,而不是说谈判了,然后暂停合作。所以,我希望,我也有信心该协议将通过审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