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落实“爱国者治港”,外籍法官要怎么效忠?法学教授顾敏康解读

2021-03-05 22:00:26
来源:香港號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

1、在制定基本法的过程中,邓小平关于“爱国者治港”的理念早就提出来了。但是香港回归一段时间,实际上“爱国者治港”这个理念,第一没有好好宣传,第二也没有好好落实。

2、香港基本法制定了以后,到香港来的内地或者海外人士,他们实际上具有一种新的思维,他们既爱国也爱港,没有对殖民主义的崇洋媚外的态度。这是一支新的生力军,如果能够加入到香港的管制队伍当中,无疑就是夯实了“爱国者治港”的振兴,对于香港的长远的发展是非常有利的。

3、“爱国者治港”不仅仅是一个口号,它有具体的标准。确保言行符合爱国者治港标准的这些人能够进入管制的队伍,最主要的是把握住三道关:第一,我们要有资格审查关;第二,我们要把握好宣誓关;第三个,我们要把握好DQ(取消资格)这一块。

4、既然外籍法官选择在香港司法机关工作,是要宣誓的,要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他必须尊重香港的基本法,尊重香港国安法,要维护法律的实施。关键是要尊重基本法规定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的修改权和解释权,尤其是解释权。

凤凰网香港號的观众朋友大家好,我是陈笺。全国两会在北京举行,在关于香港的篇章当中就再次提到“爱国者治港”这样的一个原则和 理念,并且要全面落实。其实我们知道,早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邓小平先生在中英谈判期间一再强调“爱国者治港”这样一个理念。其实我的理解在“一国两制”的框架底下,“爱国者治港”早已是一个必要条件,那么在最近这段时间中央政府一再重申,到底有什么新的含义呢?

我们知道全球的经济相当的低迷,香港在疫情和社会运动双重打击下,经济严重受创。到底我们需要怎么样的新思路,香港才能重新出发?才能搭上国家高速发展的列车呢?相关话题,今天的节目时间,陈笺请到的是一位法学教授,原香港城市大学法学院副院长顾敏康,来给我们分析一下。

香港各界盼完善“爱国者治港”相关制度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顾教授您好。两会在北京召开,政协主席汪洋在政府工作报告确立要全面落实”爱国者治港”的原则。其实,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英谈判期间,邓小平先生就已一再提出“要由爱国者治港”的主张。您认为近来从港澳办主任夏宝龙到政协主席汪洋再次重申“爱国者治港”有什么新的涵义吗?

顾敏康:我们可以从这样几个方面来解读,在制定基本法的过程中,邓小平关于“爱国者治港”的理念早就提出来了。但是香港回归一段时间,实际上“爱国者治港”这个理念,第一没有好好宣传,第二也没有好好落实。

2014年之前,实际上有关的制度没有好好落实,后来出现了“占领中环”、“旺角暴乱”、“修例运动”等等事件,中央才感觉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也考虑到香港政府没有办法落实有相关的原则。在这种情况下,中央发出了关于香港问题的白皮书,关于立法会议员宣誓的规定,关于港版国安法的出台,实际上到了2014年以后,这方面的制度在逐步地建立起来。

近期来看,实际上虽然香港国安法制定以后,对维护香港问题、对社会的安宁起到了重大作用,可以说是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但是我们也看到这方面的暗流涌动,最主要的就体现出2019年区议会选举。反对派利用这种非法的手段,威吓、暴力等等,夺取了区委会选举的大部分议席,然后利用区议会这个平台来攻击政府,来抹黑警方,扰乱视听。

那么在接下来就看到下一届的立法会选举,虽然被推迟了,但是在这个当中反对派提出了35+,这些行动表明得很清楚,就是说香港的“反中”势力或者“分离”势力,他们试图通过夺取这样一些选举的平台来夺取香港的管制权。

所以中央政府在这种情况下,觉得香港要再次强调“爱国者治港”,它成为一个根本原则,是保证“一国两制”行稳致远的一个重要的底线。所以我觉得夏宝龙在最近的会议上提出了把“爱国者治港”作为一个基本原则,并且提出了一些具体的标准,这个都是非常的必要的。

2014年之前,我们看到的反高铁、反对国民教育等等,这种迹象已经表露出来了,包括2003年的50万人的大游行。(但是)中央实际上是非常采取的非常宽容的态度,但是反对派在反中在分裂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所以中央一定要再次强调这样一个爱国者治港的根本原则,并且即将出台一些这个制度性的措施是非常必要的,也是非常合理的。

大胆启用爱国爱港的“新香港人”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爱国者治港”在一国两制的框架底下,其实是一个必要条件,我想我们无需论证。但是问题就是我们怎么给“爱国者”来定义?因为爱的方式有很多种,有人是善于口头表达的,有人是用行动来践行的。我看到您有一个提议,建议特区政府要大胆的启用“新香港人”,您是什么考量呢?

顾敏康:实际上香港回归20多年来,据我个人的观察,香港政府在工务人员的任用方面,往往是沿用原来的公职人员队伍当中的一些人士。从海外回来的,或者从内地来的一些新移民,或者说新香港人,能够进入公职队伍的机会是非常少的,几乎也就一两个事例。

但是反过来讲,这些新香港人,我所定义的新香港人,主要是指香港基本法制定了以后,到香港来的内地或者海外人士,他们实际上具有一种新的思维,他们既爱国也爱港,他们没有对殖民主义的崇洋媚外的态度,那么他们在各行各业奋斗,也成为香港的社会发展的中坚力量。这些人大部分都是爱国爱港的,既然是这样一个“爱国者治港”的理念,当然这些人肯定是我们需要重用的一部分,很重要的中坚力量。

所以我提出了这样一个观点,我希望香港政府能够改变观念,这个观念很重要。因为我们根据我过往的观察,香港政府在考量香港问题的过程当中,往往是到国外去寻找一些意见,而对于在香港熟悉两地事物的那些人士,让它们发挥的作用是非常微弱的。

我们在法言法,举一个法律的例子,香港政府打法律官司打基本法的官司,你看它主要考虑的就是请英国的一些资深的律师,我就觉得一个疑问是在哪里?你基本法是全国人大制定的是吧,它应该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进行解释的。那么这个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的一部分,你应该请既熟悉香港的法律,又熟悉内地法律的专家,来承担这一方面的工作,那不是更好吗?而恰恰这个当中有很多人都是新香港的,对吧?他们在香港置业,所以我就觉得这个方面就说是一个观念的改变问题。

那么以前大家对“爱国者治港”这个观念讨论的不是那么热烈,甚至在香港你要谈到爱国爱港的,这就认为你是跟内地有什么关联或者怎么样,好像有点不敢大胆的说出来。

所以我觉得既然我们谈到了“爱国者治港”,刚才你也说了,实际上大家都知道,好像表面上很容易理解,但其实实际上从制度上讲,也是有理论依据的。因为你香港不是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香港的回归,再根据“一国两制”,也是在中国这样一个社会主义制度为主体的这样一个国家里面你实行资本主义制度。那么你选出来的管制队伍当然不能不尊重国家,不能不真心诚意拥护中国对香港行使主权,不能不拥护基本法、宪法,不能不拥护香港的国安法,自觉维护国家安全。当然这个肯定是在一个国家当中是不能容忍的,所以我们讲“一国两制”两种制度,你可以采取不同的制度,但是管制这个方面当然要有大局观念,就是要自觉地维护宪法基本法,维护香港国安法,自觉地维护国家的安全。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您是一名法学教授,在美国拿的法学博士是吧?也是中国的律师,所以您“一国两制”也有相当充分的认识。对于您建议特区政府应启用“新香港人”加入管制团队,我也认同,我们都属于“新香港人”。因为“新香港人”既有国际视野,对内地政策也有更精准的了解,这批人可能能够起到一个桥梁的作用。我看到梁振英先生在北京接受路透社采访时,他也提到了特首选举要在制度上进一步完善。他提出担任特首的要求:四十岁以上中国公民,在香港生活超过20年。这个概念是不是和您提出的启用以香港为家的“新香港人”,也有些不谋而合?

顾敏康:我觉得您这种理解是正确的,因为这个是法律规定,讲得清清楚楚的。那么(在港)20年也是符合我刚才所讲的“新香港人”的概念,大家可以探讨,到底这个线划在哪里?实际上本土也不是说完全本土,因为他实际上是更早移民到香港了,线画在哪里,大家可以讨论。

我觉得 这是一支新的生力军,他们有专业、有国际视野、熟悉两地,在香港勤奋的工作。 所以这些如果能够加入到香港的管制队伍当中,无疑就是夯实了“爱国者治港”的振兴,对于香港的长远的发展是非常有利的。所以我觉得这种解读是正确。

确保爱国者进入管制队伍,关键是把好“三道关”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我认为今天只是停留在支持“爱国者治港”的表态上并不足够。如何发掘有心有力去践行这个理念的人才,让香港重现繁荣才是关键。您认为该如何落实?

顾敏康:我觉得“爱国者治港”不仅仅是一个口号,它有具体的标准,是吧?那么夏宝龙主任在这方面他已经做了详细的描述,所以我也不在这里重复。但是我在想爱国者至少从落实的角度来讲,我们应该是考虑的是一种制度的设计,而因为当然这个里面我们讲制度上面最重要的可能是一个选举制度,但是如果要大家探讨改革选举制度,我觉得还是要从制度角度来落实。

最主要的是要把握住三道关。第一,我们要有资格审查关;第二,我们要把握好宣誓关;第三个,我们要把握好DQ(取消资格)这一块。 那么“三道关”实际上就是说能够确保言行符合爱国者治港的标准的这些人,能够进入管制的队伍。

为什么要把住这三种关,因为香港你也看到有些反对派他表面说我也宣誓,但是他宣完誓以后,一旦进入公职以后,他做的事情跟分裂跟“港独”差不多的行为,所以三道关就是非常的重要,而不一定要把注意力放在我们讲的选举的输赢上面,因为这样我认为有失焦点,因为你只要是选举,当然也有输赢的风险在里面。

但是你如果把制度落实了,这样的话我觉得第一就是能够把爱国爱港的人士选进管制的队伍。第二个能够把那些分裂“港独”这些言行的人士能够踢出建制队伍的,这样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理念。要不然像以前老是着重,比如说区议会,在特区选举委员会的一百十七票,那一百十七票建制派也全数拿过,是吧?如果将来建制派还能全数拿,那不是在选举委员会里面能得到很大部分席位的支持。所以如果从制度上把握好了,才能使更多的爱国爱港者进入管制的队伍。从落实的角度来讲,关键是要从制度上落实。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从制度上落实当然也要有法可依,我们知道“一国两制”是一个创举,您觉得“爱国者治港”原则在基本法律条文当中有没有得到体现呢?

顾敏康:法律实际上是有间接表示的,就是香港的行政机关、立法机关主要是由香港永久居民来担任的。那么实际上大家如果理解成文法的话,也知道“爱国者治港”虽然在基本法里面没有这样一个确切的词表示出来,但是从立法的原意来讲,因为“爱国者治港”从在制定基本法的过程当中就一再提出来了,一直被强调,所以它可以作为一个立法的原意。

爱国者治港,那外籍法官呢?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香港的管治是由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方面组成,对于外籍法官您又怎么看?

顾敏康:这个概念我觉得是可以这样理解。一方面考虑到香港的当时普通法的发展,我们需要有可能的话从其他的普通法地区聘用一些外籍的法官,包括终审法院,包括其他的法院,那么基本法都有明确的规定,是允许这么做。但是你也可以说它实际上也不是必须的,它是根据香港的实际情况来做,那么既然是可以做你也做了,但是你作为一个法官来到香港特区工作,肯定是属于香港的具有一部分管制权的这样一个机关。

那么我们如果把这个问题放大来看,就是说你一定要让他“爱国者治港”套用到那些外籍法官身上,当然也不一定是很合理的,对吧?因为这些外籍法官他本来有自己的母国,也要效忠。所以我觉得如果在这个前提之下,你会看到它可能会产生一个“双重效忠”的问题。

但是我觉得这个问题其实很容易解决的,既然外籍的法官选择在香港司法机关工作,是要宣誓的,那么这个宣誓的内容是非常明确的,要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要维护基本法,那么这个是毫无疑问。

但是光宣誓以后是不是足够了?我觉得这可能还不足够。我觉得说应该是作为外籍法官也好,作为香港本地的法官也好,他们应该把我考虑的有两条规定应该是放到法官的行为手册里面去。我看了看香港的法官行为手册里面,他们几乎没有提及这样一个“爱国者治港”的这样一个精神。

那么这个里面就是说如果怎么来体现这样一个精神,我觉得可以做两条的规定。第一,你作为香港司法机关机关的法官,你必须尊重香港的基本法,尊重香港的国安法,要维护法律的实施。

第二,我觉得是很关键的,你要尊重基本法规定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的修改权和解释权,尤其是解释权。

那么所以从过往的情况来看,我们也看到香港的法院的一些判决可能是跟我刚才所讲的两条规定的是有些距离的,那么如果把这两条作为行为准则,如果做好的话,那么一方面我们能够尊重香港的普通法的特色,可以适当的聘用一些外籍法官。另外一方面,真正做到了“一国两制”当中的怎么来尊重“一国”的问题。这样的话,我觉得香港的司法队伍的建设应该都是有利的。

香港未来可期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我们看到这两年来,无论是“修例风波”也好,疫情冲击也好,对香港的打击都非常厉害,您对香港的未来有信心吗?

顾敏康:我觉得香港我在香港生活了20多年,已经把它作为我的一个家。虽然我在内地临时工作一段时间,但是我始终把香港作为我的家,我是希望他能够发展得越来越好。那么这个里面我们也看到,香港政府在施政方面,可能还存在的一些这样或那样的问题,这个也在所难免。

但是我想有一个关键点,就是在中央的指导、帮助下,香港政府能够真正实现“爱国者治港”这样一个理念原则。我想还是能够把香港先是稳定,然后再防疫,战胜疫情。

将来香港继续往前走,这可能性非常大的,为什么这么说?现在由于疫情的问题,大湾区的建设可能有一些延迟,但是看内地这方面的大湾区建设仍然是轰轰烈烈在进行。那么一旦疫情过后,香港能够积极投入大湾区的建设,那么对香港的发展无疑都是有很大的帮助的。所以我对香港未来的发展还是充满信心的。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顾教授从法律上,从制度上,又或者怎么样启用“新香港人”作为是治港团队当中一份子的理念上,给我们分析了如何落实“爱国者治港”。我想这还要靠每个香港市民的自身努力,因为香港还有太多的爱国爱港人士可能他没有表白,但是他每天也在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只要内心有国家认同感,为香港繁荣出力的香港人,我们都应该把它拟定为爱国者吧?

顾敏康:这个我是完全同意您这种的说法。有些人他可能在默默无闻地工作,但是他也是爱国者,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我希望爱国者能够更多地得到重用,这样的话整个香港能够带动到大家齐心的往前走,不要搞香港的动乱。这样的话我想香港还是能继续的,东方明珠还是会继续的放光彩的。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好的,谢谢顾教授。也希望香港的民众都能把握好国家“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搭上国家经济发展的高速列车,让香港的明天能够重现繁荣。

[责任编辑:姜君 PN151]

(本文章版权归凤凰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