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欧外交官太“战狼”?中国学者反驳欧盟大使|风向
资讯

中国驻欧外交官太“战狼”?中国学者反驳欧盟大使|风向

2020年11月16日 20:18:24
来源:风向

自动播放

编者按:疫情之下,中欧之间展开诸多层面的合作,民心相通进一步加深。但同时,中欧公众也对彼此存在一些误解甚至负面看法。这些印象究竟自何而来?应该如何增进相互了解?夯实双边关系的基础?就此凤凰网10月15日特邀欧盟驻华大使郁白与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王义桅、太和智库高级研究员丁一凡,就中欧关系进行研讨。其间三位嘉宾进行了深入且生动的探讨,以下是部分研讨实录。

核心提要

1. 近来欧洲对中国的负面看法增长。欧盟驻华大使称“战狼”式的外交引发问题,丁一凡认为中国驻欧洲外交官的有力回击是由欧洲媒体故意挑起对中国的负面看法所激起。

2. 欧盟驻华大使称内蒙古清代才归中国统治,近期中国驻法使馆抗议一个在法国举行的蒙古历史展览是不必要的。王义桅反击称蒙古帝国虽曾占领整个欧亚大陆,但内蒙古是中国的一部分,而绝对不是蒙古的一部分。

3.王义桅表示欧洲媒体完全独立的说法并不真实。很难独立于资本、独立于美国、独立于政客,所以欧洲对中国的态度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中欧应该思考如何应对这这样的挑战。

凤凰网风向:如何评价中国和欧盟公众的相互了解程度?是否存在因为缺乏理解,或因为利益冲突而产生的消极态度?

郁白:事实上,最近几个月来,欧洲对中国的负面看法增长。几天前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所有欧洲国家对中国的积极评价都大幅下降。为什么新冠疫情引发了这样的结果?我认为有深层原因。举个例子,因为我身兼驻蒙古大使的职务,所以我要举个例子,近期中国驻法使馆抗议一个在法国举行蒙古历史展览,内蒙古到清代才归中国统治,所以有一段蒙古历史并不属于中国历史(此处大使表述有误,实际上战国时期华夏民族已经在呼和浩特定居——编者注)。这个事件在法国引发公众民意反弹,我认为类似无助于伙伴关系的事件完全可以避免,我们实际上可以一起办个展览。

我还想提到的是一些“战狼”式的外交官在欧洲引发了新的问题,为什么他们如此坚决?(assertiveness)所以我不认为是缺乏了解或者利益冲突,我认为是特定行为产生的后果,这些都应该被管理。所以我们应该共同努力去减少这些负面印象。外交官就是外交官,并不是战士,你们知道,中文里“文武”这个词,让战士们去做战士,让文职外交人员寻求共识、合作与和谐。

王义桅:我能问大使一个问题吗?我们在休息时间谈到过,中国人认为塞浦路斯是亚洲国家。如果我们以亚洲国家,而不是欧洲成员国的身份,把塞浦路斯的历史作为奥斯曼土耳其的一部分来研究,并进行展览,您能同意吗?塞浦路斯不是欧盟国家,而是奥斯曼帝国的一部分。您能接受那样的历史吗?

郁白:是的,让我回忆一下,在奥斯曼帝国入侵之前,塞浦路斯是一个基督教国家,但如果这是一个关于塞浦路斯奥斯曼历史的展览,是的,没问题。

王义桅:今天谈到内蒙古,我妻子来自内蒙古,它绝对不是蒙古的一部分;整个世界,整个欧亚大陆都曾属于蒙古帝国,是蒙古帝国的一部分,蒙古甚至还几乎占领了欧洲,那是蒙古帝国的历史。但是内蒙古,当然是中国的一部分,法国在这个问题上应该尊重中国的主权。为什么会这样?

其次,你也提到了这次新冠,为什么它们会在中国出现,你说中国在欧洲甚至全球的形象都下降了,我认为这是一种误解。即使是对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我们也有不同看法。中国人认为是918事件,1931年9月18日才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开始,这是在东方的背景下;欧洲人可能会想到纳粹德国入侵波兰,是1939年9月1日,所以这根本无所谓,无论早或晚,但这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新冠在武汉爆发了,武汉也许是第一个,也许是晚些时候在意大利或其他地方爆发的。

有些人认为新冠疫情也是第三次世界大战,所以他们感染这种病毒并不是因为中国,是因为人与自然的关系,我们需要重新平衡我们的问题。很多欧洲人指责这是中国病毒,是因为特朗普使用了这样的概念。您说您的媒体是完全独立的,但不幸的是,特朗普,完全受资本驱动,像默多克一样,这都直接影响到您的媒体报道,对中国的态度。所以根本就没有完全的所谓的独立,独立于谁?独立于资本,独立于美国,独立于你们的政客。在这方面,我们应该从民调、歧视思想、观念当中了解新冠,以及思考如何应对这种挑战,但不是进行针对。所以我认为在达成中立方面,中国和欧盟应该起主导作用,这是新的人类文明,而美国则是在反对这种新的人类文明,他们退出巴黎气候变化协议,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关注这一点,而不是互相指责。

郁白:好吧,我没有提到病毒的起源,我还没有说,你说了。但我想问你的问题是,你不担心正在发生的事情吗?我担心,我非常担心,因为如果我得不到布鲁塞尔议会的支持,我就无法谈判,达成任何协议;因为在权力分立的情况下,欧洲议会可以再次否决欧盟委员会的决定。欧洲议会上周否决了与拉丁美洲的自由贸易协定,可能是因为新冠疫情,可能是因为一些国家的政治发展。我们有风险,真正的风险,欧洲议会可能不会支持我们与中国的谈判内容,所以我们需要努力说服、教育和引导欧洲当选的这些代表,他们不像美国国会,会受任何党派的控制,我们这是联盟,如您所知,在绿党和保守党之间,这些人对中国的看法已经改变了,我应该……

王义桅:但他们为什么改变了?原因是什么?您能告诉我吗?为什么中国人在欧洲的形象…

郁白:是中国的行为,或者说是对中国行为的认知,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给你举两个关于中国外交官的不可接受行为非常明确的例子。您刚给我的答复中说到新冠的起源,那与此无关。想象我是一名在中国的外交官,对一位人大代表说,你没有权利批评欧洲。我连想都不敢想,因为这名人大代表应该是中国人民的代表。他要做每个人都想做的事。

王义桅:那美国最高外交官迈克·蓬佩奥强制你们不要使用华为呢?这违反了市场竞争原则。为什么?

郁白:他不能那样做。

王义桅:事实上,你们的决定是许多欧洲国家实际上中止了与华为的合作。

丁一凡:我理解外交官应该像大使所说的那样,努力弥合创伤,努力化解这些分歧,努力缓解即将出现的紧张局势,确实是如此。但我想说的是,中国驻欧洲外交官的这些反应,是由一些,尤其是欧洲媒体关于中国疫情、中国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关于所有这些的一些负面报道引起的。别忘了,即使在法国,那些主要媒体也报道了很多关于中国的事情,大谎言等等。因此,这激起了中国外交官的强烈反应、有力的回击。他们应对的是那些媒体,是那些负面报道,是所有这些谣言,然后他们做出反应,他们需要对这些负面信息采取攻击性的态度,或者说,这些媒体是故意挑起对中国的负面看法。

现场嘉宾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