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驻美参赞何伟文:警惕美国将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当做打压中国的工具
资讯

前驻美参赞何伟文:警惕美国将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当做打压中国的工具

2020年09月02日 11:12:42
来源:风向

对话嘉宾:前驻旧金山、纽约总领馆经济商务参赞、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何伟文

自新冠疫情以来,中美两国迅速从贸易战上升到科技、经济、政治的全面摩擦,意识形态交锋异常激烈。从制裁中兴、华为、TikTok到限制5G、中国技术,再到南海、香港等问题,特朗普政府试图在价值观、舆论、金融和战略安全等领域挑起全面竞争。美国为什么频频将矛头对准中国?中美关系是否会陷入新的冷战?中美两个大国是否会陷入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中国是否又应当主动出击?就诸多核心重要话题,凤凰网《风向》栏目联合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共同举办“中美关系如何走出困局”讨论会,与前驻旧金山、纽约总领馆经济商务参赞,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何伟文展开深入对话。

核心提要:

1. 现在的中美关系正处于尼克松访华以后将近50年以来最坏的状况。美国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一直对处于高速发展中的中国心怀芥蒂。除此之外,2020年的三大偶然因素激化了中美之间的矛盾。

2. 中美经济之间的相互依赖是一个上层建筑跟经济基础之间的关系。而双边经贸关系又仅仅是经济基础的一部分,不是全部。政治安全上的强硬远远超过经济基础的作用。

3. 中美第一阶段的协议,反而可能成为中国被美国打压的一个有利工具。协议里约束的这些指标,服务贸易,商品加在一起,两年增加两千个亿,如果作为当年进口实绩,要达到这个数据根本不可能,中国没有这个需求,美国也没有这个能力。

4.民主党反华的基本立场和基本政治路线,跟特朗普并没有多大区别,并且会更加看重人权、民主这些方面,所以在涉台、涉藏、涉疆以及网络安全等问题上甚至还会加剧。如果拜登赢得大选,多边关系的加强势必会改善美国的盟友关系,可能会对中国带来新的压力。

5. 中国要补齐自己的短板,讲好中国的故事。因为现在国际上的主导话语权、世界历史的主笔,并不在中国手里。比如新冠肺炎大流疫甩锅,有西方国家说疫情来自于中国,很可能将来历史书就会从污名化中国的角度书写。如果我们没有话语权,奈何我们如何反驳痛斥还是一切照旧,所以我们一定要争取。

中美关系正处于尼克松访华以来50年最低点

凤凰网《风向》:何老师您好,欢迎您来到今天的“中美关系如何走出困局”讨论会。我想先请您聊一聊中美关系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您对当前的中美关系有怎样基本的判断?

何伟文:简单地说,现在的中美关系正处于尼克松访华以后将近50年以来最坏的状况。而且更确切的说正处在悬崖边上,有可能掉下去,但难说掉不掉得下去。

至于中美关系最终会不会进一步恶化?第一,中国是坚决阻止的;第二,美国有没有这个决心掉下去,还要稍微看一看。所谓掉下去就是不光是冷战,可能会发展为全面对抗,这是目前的态势。

从根本上说,美国对中国在政治上和战略上的不容忍,或者战略上的敌对。这个态势在2008年、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后趋于明显,因为在之前中国对美国来说存在感是比较小的。而金融危机以后,2010年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差不多相当于美国的三分之一,又过了不到10年就相当于三分之二。可以发现中国发展得非常快,美国相反没有那么快。

但另一方面,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体制,分两步走,实现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就使美国感觉到一个跟它,在意识形态、政治制度上都完全不一样的中国发展得越来越快,越来越不像它。不仅不像它,而且跟它相反,对它构成威胁,所以这是它不能容忍的。

第二个不能容忍,中国高科技和先进制造业的将来,飞速成长,而且会威胁到美国的主导地位。

第三个不能容忍的,就是中国倡议并且力推的“一带一路”,会更改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所以这几点在美国眼中对他们霸权地位的影响,这是不变的。

但是今年为什么发展得这么快,又有其偶然性,或者说又有它的额外的因素。有三个因素,一个是新冠肺炎的突然爆发;第二个就是疫情引起了世界经济的大衰退,是战后以来最大的衰退,或者说是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衰退,其中美国成为震中,它需要甩锅;第三个就是大选的政治生态,尤其是共和党,尤其是特朗普,为了连任不择手段,由于特朗普的焦虑感迫切地打压中国,树立中国为他最大的敌人,引起很多美国群众的愤慨,以巩固他的票仓,这是当前的需要。

所以我们要看到必然性,也看到它的偶然因素,要看到他长期的起作用的原因,也要看到目前特殊情况的原因。这个要综合起来分析,然后才能够对下一步做出更冷静的判断。

中美双边贸易今年7月超过历史最高月均水平

但经济不足以在政治安全上稳定中美关系

凤凰网《风向》:您认为,中美的经济之间的相互依赖在目前看来,还能不能保证两国政治和安全关系的顺利开展呢

何伟文:这是一个上层建筑跟经济基础的关系。而双边经贸关系又仅仅是经济基础的一部分,不是全部。

应该说,目前中美经贸之间贸易投资仍然在发展。很简单一个例子,从贸易战打到现在,并且看到今年政治上美国对华的敌对情绪急剧升温,达到目前这样这么恶劣的程度,但是就在今年7月份,根据中国的海关统计,中美双边贸易额超竟然过了历史最高水平的2018年的月平均水平,我们达到了550亿,而2018年月平均水平是529个亿。所以说双边贸易仍然在发展,而且超过2018年月均水平的是中国对美国的出口,美国对中国出口并没有恢复到历史最高水平,这是贸易方面。

投资方面,今年1到6月份,全国直接利用外资同比负增长1.3%,但是从美国来的投资增长6%。所以这也很奇怪,就是说双边关系坏得这么坏,双边投资贸易还在进行。

经济是一个稳定器,但是不是足以在政治安全上使得中美关系稳定下来?回答是不可能。因为政治安全上的强硬远远超过经济基础的作用。但是我们归根结底,如果再看几十年后,两国之间的产业互补,人民之间、企业之间、地方之间的经贸往来能够持续,那么最后还会发现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关于中美“脱钩”的问题,“脱钩”应该分为三个层次。一个跟军事有关、国防有关、安全有关的历来就是“脱钩”的。从战后的巴统,一直到后面的瓦森纳协定,涉及到军工的这些数字不属于在中国出口,这历来是“脱钩”的。

第二个就是民间的一般贸易无所谓脱不脱,它也不会去追求脱,实际上也脱不了。

第三个介乎二者之间的就是一些高科技的,既可以军用也可以民用的,而且涉及到国家安全的,就比方说华为的5G,比方说网络技术这些,这些方面美国是想“脱钩”的,但是实际上最后做不下来。

为什么做不下来?我们就说5G的芯片技术来讲,根据波士顿咨询公司的统计,现在美国芯片占世界市场48%,如果完全对中国割断,它的比重会下降到30%,也就是说这70%被谁拿去,原来人家只有52%,增加18%点全给别的国家了。最后取代美国的,可能是两个国家,一个是韩国,再一个可能就是中国会变成世界最大的芯片国,美国就被边缘化了。

第二个从企业来讲,美国大的芯片公司主要就能够保持领先就在于大量的研发投入,芯片的产品周期非常短,需要不断的投入,但如果对中国全部禁的话,它的研发投入将下降23%,如果下降23%,就没有办法保持优势。

所以最后就可能,有些芯片公司就在别的国家注册,美国就会面临“被脱钩”。所以这样看起来呢,实际上这个危险是存在的。我们还要看,最后经济上和技术上是否真正“脱钩”,是取决于多重因素的,而最后起决定因素的是经济规律,并不是几个不懂经济的政治人物能够改变的。但是这个情况会怎么发展,我们需要观察,而且在最后政治给经济极大的破坏和干扰,可能会有极大的破坏性,而且有严重性,我们不能低估。

要防止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

成为美国打压中国的工具

自动播放

凤凰网《风向》:有消息称中美会谈会在几天内举行,主要是探讨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落实情况,那么您认为顺利履行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对于缓和中美之间目前的紧张关系有多大作用呢?

何伟文:我觉得就好像说是一个病人病得不行了,看看他的肺的含氧量还可以,可见还算不错,但是它对整个中美关系的影响我觉得还是有限的。

第二个,中美第一阶段的协议,反而可能成为中国被美国打压的一个有利工具。为什么呢?因为别的先不说,就说扩大采购和扩大贸易,这个扩大贸易讲的是中国扩大从美国进口,没有说扩大美国从中国进口。

还有这些指标,服务贸易,商品加在一起,两年增加两千个亿。把它具体量化,商品方面1621亿,其中2020年要增加637个亿,明年要增加980多亿。这个基础不是去年的实际,是2017年。2017年比去年要多200个亿,也就是说比去年多增加800多亿,我们去年从美国进口是1066个亿,按照美方统计,如果加到800多个亿要增加80%。如果要求是当年进口实绩,要达到这个数据根本不可能,中国没有这个需求,美国也没有这个能力。

我们根据实际来看,根据中方统计,今年一到七月份我们从美国的进口,实际相当于今年应该达到1937个亿的35%,就是说7个月要完成35%。按照美方统计,今年1到6月份完成全年规定指标的25%,也就是说中国不守信用,你说了要增购,结果不增购,说明不可信,中国违约。

特朗普已经说了中国违约,在这个情况下我们也可以有两个选择,一个我举出很多例子来可以反驳,比如可能采取新的关税;第二个就我来买我来买,我不停地买,给他一个信号:中国不反驳,还让步。所以在政治上打压中国是没有关系,可以继续。我们要防止这种情况。也就是我们在经贸领域,那些有建设性的方案要推进,同时要防止美国对中国采取新的打压。

前驻美参赞何伟文:警惕美国将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当做打压中国的工具

若拜登入主白宫

中美关系两个方面可预见

凤凰网《风向》:您认为美国国家领导人的更换会对中美关系产生多大影响?

何伟文:我可以补充一下,如果拜登上台会怎么样。当然现在很难讲,也不好去泛泛的去空谈,任何情况都可能发生,特别最后尤其选票会产生什么变数,这很难说。

仅仅是作为一个假设,如果拜登上台的话,根据民主党现在公布的政策纲领,有两方面可以预见。

第一个,民主党反华的基本立场和基本政治路线,跟特朗普并没有多大的区别,而且由于民主党的特征,它会更加地看重人权、民主、自由这些方面,所以在涉台、涉藏、涉疆的问题上,估计还会加剧,还有对网络安全方面依然会加剧,这是一方面。

但另一方面,在贸易上可能会有些不同。因为是反正共和党赞成他就反对,共和党搞了关税他就说关税是错误的,倒不是说关税伤害了中国,而是说关税伤害了美国,因为关税都是美国人掏钱,特朗普骗人说中国,那明摆着不对,就换一种别的方法。但是至少来说,拜登取消关税的可能对贸易谈判上面带来一些新的机会。

然后从多边的角度来讲,民主党提出回归多边主义,拜登第一个就说一上任就回归世界卫生组织,然后回归巴黎协定等等,那也就是说如果回归多边了,有些很多问题就比较好谈,多边的框架下面有些道理好讲。而现在特朗普是美国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所以没有办法讲,跟他讲他又不懂,或者说他又不听,所以在多边方面下可能好弄一些,这是有利的。

但同时带来不利的方面,加强改善盟友的关系,把盟友关系搞好了共同来对付中国,这个可能对中国的压力会进一步增大,现在特朗普就盟友关系很难,就跟他矛盾都听他的,那么如果民主党把这个协调好,可能对中国带来新的压力。

面对意识形态挑衅

中国须坚守联合国宪章

凤凰网《风向》:您觉得面对美国的意识形态挑衅,中国有没有什么比较好的应对方法?

何伟文:我想补充一点,就是我们绝不能在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的分歧上纠缠下去,而是要跳出来,也就是说跳到联合国的宪章上。

意识形态属于一个国家的主权范围内,一个国家的社会制度属于内政,联合国宪章七个原则的第一个是各国主权平等,这也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第一个。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第二个互不侵犯,第三个互不干涉内政,我们讲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第四才是平等互利,要前三条没有你什么都谈不上。

所以我们在奥巴马政府时期讲的是新型大国关系,实际上新型大国关系就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我们现在要讲不能把意识形态的分歧社会制度的分歧扩大到国家关系上,国家关系上遵循的准则是国际规则,那就是说尊重主权尊重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是这么一条。

就好比说,我们单方面地去讲我的制度多好,效果并不好,而且我们没有必要,中国搞什么制度,搞什么体制,这跟美国没有关系。就像美国搞三权分立,也是美国国内的事情。所以我们把这个剥离开来,我们主动地讲,我们聚焦到这些方面,互相尊重主权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如果是大面子上也站得住。

那我们要把它落到实处,最重要的三点,第一个是台海,第二个是南海,第三个就是香港。台海问题上,我们的实力依托是现在中国军队在那大规模的军演。就是我告诉你,我这里是我的主权所在地,你不能逾越,但在这个前提下,我们可以谈。如果我们都把这个做好了,把关键问题抓住,这样才能从大的方面避免一些可能发生大的问题,例如避免擦枪走火,我们该如何避免?首先要把我们的主权突出出来,国家关系突出出来,然后表明我们以希望和平的方式来谈,这样的可能性是有出路的。

新冠疫情在历史书上将怎样书写?

讲好中国故事,仍需往三个方向努力

凤凰网《风向》:您认为目前中国最需要补齐哪方面的短板?

何伟文:我觉得要补齐的短板非常多了,第一个就是把中国自己的事情做好。

虽然我们现在国人自我感觉很好,世界上也感觉中国不得了,特别加上美国这么一忽悠,中国已经快要取代美国了,已经在全世界造成这么大威胁了……实际上我们依旧是一个发展中国家。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两会上讲了,我国40%的人民人均收入也就千把块钱。如果你再去农村看看,再去看得更多一点,我们的国家仍旧面临着繁重的任务。但同时,我们现在又面临着非常严峻的外部环境。为什么现在中央提出持久战?这个困难不是一年两年能过去的。为什么双循环呢?基点要放到自己的基础上,把基点扎扎实实搞好,还要低调一点,不要老是到外面说这个也不得了,那个不得了。

第二个,就是我们在积极推进和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英明的外交方针的大前提下,我们要做一些细致的,区分不同性质的国家、不同地区做细的工作,真正按照符合对方经济社会发展的人们需要,做一些实实在在的能够增进双方福祉和利益的事情,做得越扎实越好。

第三个,我们要积极争取我们在世界上的话语权,但是我们不要过高地讲现在新冠疫情使得世界权力中心转移到中国,这个判断是没有根据的。我们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还要共同努力。我们的目标不是要刺激对手,而是要支持多边主义,在多边主义大的框架下,同各国共同努力,把世界的秩序制定好。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还要讲好中国的故事。因为现在国际上的主导话语权不在中国手里,而在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手里。讲个很简单的例子,前一段西方国家防控疫情不力想要甩锅给中国,有西方国家就说疫情来自于中国,如果不是经过这么复杂的过程,很可能过几年以后或者将来历史书会这么写:“最早是武汉发现了病例,然后中国没有控制并隐瞒了,然后一路传播到欧洲美洲,造成世界这么大的灾难。”历史书就将这么写,就像西班牙流感一样。所以我们没有话语权,我们无论如何反驳痛斥还是照旧,所以我们一定要争取。

还有现在很多的,为什么中美之间的斗争这么复杂,因为话语权是按照美国走的。美国说中国盗窃知识产权,我们痛斥没用,说强制技术转让,说政府没有这个法律,没有这个规则,是不是?好,说中美贸易不平衡,算下来美国没有吃亏,结果呢,协议还是按这个来。中国承认不再强制技术转让,中国承认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中国承认向美国大规模的购买。然后包括汇率是不是?我们是想大家避免竞争性贬值。但是,是不是涉嫌操纵汇率呢?这些问题完全都被美国的话语权所主导,因为世界上按照这三条标准,我们老说我,两条不符合,只符合一条,这就是按照人家话语权走了。

实际上这三个标准,还有这个话语权本身就是荒唐的。按照这个话语权世界上只有一个国家不操纵汇率,就是美国,因为美国对美国没有顺差,美国不可能既卖美元又买美元,所以它完全按照它的话语来说。

我们按照西方的话语体系走,不可能主导或者参与世界新格局的建立。所以我们的话语权非常重要,话语权有很多通过实际的努力,各方面实际的增加。另外一个很重要在于我们的对外宣传。我们对外宣传要尽量避免简单化、公式化、口号化的宣示,当然立场宣示鲜明,必须要有,但在这个前提下,讲好中国的故事,摆事实,讲道理,双方共赢的这样扎扎实实的,而且用西方人肯接受的逻辑来讲好故事,这样会对我们增加话语权有很大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