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三大贼王”之季炳雄:枪击警察杀人如麻
资讯

香港“三大贼王”之季炳雄:枪击警察杀人如麻

2020年01月15日 14:18:52
来源:环球人物网

没想到在询问期间,一名男子忽然向他们连开三枪,两名男警员当即倒地。这名开枪的男子正是季炳雄。

17年光阴弹指一挥间,香港著名“悍匪”季炳雄就要出狱了。

“撒旦即将重回人间。”

2020年1月17日是季炳雄在监狱度过的最后一天。18日一早,香港惩教署、警方及入境处共三个纪律部队将对其出狱全程负责。

因为季炳雄拿的是美国护照,所以出狱当天还要让飞虎队人员全程“护送”至香港机场,然后交由入境处接手,安排他独自乘飞机离港赴美。

说起季炳雄的“彪悍”,无论是香港还是内地人都会虎躯一震。他与使用AK-47步枪抢劫的叶继欢、绑架李嘉诚长子李泽钜的张子强合称“三大贼王”,是个杀人如麻的狠角色。

上世纪80年代起,季炳雄于香港频频作案,与香港多宗表行及金行抢劫有关。他组织团伙、私藏军备、枪杀警察、爆头平民……其当年在尖沙咀与警方激烈交火的场面,简直就是香港枪战片的神还原。

昔日“三大贼王”中, 张子强早在内地被枪决,叶继欢于2017年病亡,如今在世的只剩“新贼王”季炳雄。

故事从监狱开始

季炳雄并不是第一次坐牢。

上世纪80年代,香港正处于后港英政府时代,大不列颠帝国将这块东方的殖民地视为后花园,在此过着糜烂的生活。

香港交接前夕,英国人对于香港的治安已经力不从心。

那时,香港经常发生游街暴乱,各种打砸抢、流血冲突层出不穷,黑社会与各路悍匪耀武扬威、招摇过市。对于这些乱象,港英警方已无力控制。

季炳雄就是这个时候从家乡广东三水偷渡到了香港。当时他还不到20岁,加入扒手集团后成了一个江湖小混混。电影里叫他们“古惑仔”。

在此期间,他竟然拿到了香港身份证,可见当时香港的治安水平。

1980年至1983年间,他一共有11次犯罪纪录,曾被判入狱8次,因为在狱中打架厉害,被人称之为“沙埔仔”,意思是说他够勇够狠。

1984年,季炳雄再次被捕入狱,这次入狱成为他变成“贼王“的转折点。他认识了曾持枪打劫周大福金行的黄志明,后经其引荐加入了”大圈帮“。

·季炳雄

大圈帮是香港黑话,泛指从大陆到港澳台或海外从事黑社会犯罪活动的人和群体。季炳雄加入的,正是大圈帮里最为凶悍的一伙人——以陈虎矩为首的“湖南帮”。

陈虎矩团伙一共7人,大多都是像季炳雄这样的职业罪犯。他们受过系统的训练,不仅凶残,身体素质、格斗能力、枪械水平也远胜于香港警察。日后,正是他们策划了香港历史上著名的“尖沙咀警匪枪战”。

从1984年开始,陈虎矩就领着季炳雄等人策划持枪抢劫忠信表行。1985年5月1日,他们的计划正式实施。

不过,香港警方在他们行动之前就已经获知消息,提前在忠信表行周围布下天罗地网。案发时,周围已经有大量便衣扮成了小贩、游客、路人,甚至对面大楼的窗口还安装着摄影器材,准备拍下皇家警察神机妙算、大圈帮束手就擒的画面。

当天晚上10点半,陈虎矩的抢劫计划正式开始。5名悍匪冲入店内实施抢劫,2名悍匪在外面把风,随即便跟埋伏在周围的警察激烈开战,双方交火逾126响,警察发现自己完全不是这群军事素质过硬的悍匪们的对手。

·忠信表行劫案现场,弥敦道,1985年

陈虎矩团伙每个人都身穿防弹衣,手持两把“黑星”,枪法精准,用40发子弹打伤7名警察。而提前准备的警察开火86响,只击伤了2名匪徒。最终,陈虎矩等人带着超过180万港币的财货,驾驶一辆预先准备好的货车,突出重围。警方精心策划的“陷阱”完全失败,香港社会一片哗然。

可以说,陈虎矩是季炳雄“悍匪之路”的领路人。跟在陈虎矩身边,季炳雄不仅学会了枪械战斗技巧,还接受了系统的“抢劫训练”。

陈虎矩被捕之后,季炳雄开始回广州招兵买马,独当一面。

悍匪出师

陈虎矩被捕之日,就是季炳雄的出师之时。当他在广州重新拉起山头,香港街头注定又要迎来劫难。

1986年10月29日,季炳雄和两名蒙面匪徒劫走油麻地爱运佳珠宝金行40万元珠宝;4个月后,又抢了中环置地广场俊文宝石店200万元珠宝;1989年9月7日,持枪打劫位于中环的迪生珠宝金行,掠走价值达200万港元的名表……

上世纪末的香港,是一个纸醉金迷的朋克世界。它多金且物欲横流,但维护社会稳定的规则约束正因历史原因不断消退。

如果在和平年代,警方可能早就集中资源对付这个“新贼王”。然而当时的香港治安“四面楚歌”,警方在1994年之前甚至都不知道季炳雄一个团伙就犯下了这么多滔天大案。

当然,狡猾的季炳雄也深谙“广积粮,缓称王”的道理。虽然作案不少,但他一直保持低调。他从来不用真名置业,交易全靠现金,甚至在风声紧的时候还偷偷移民加拿大生了个女儿。

具体到作案,他更是小心翼翼。他选择下手的珠宝店往往都交通方便,因为这样有利于自己迅速撤离。每次作案他都会安排不同的人放哨,这也给警方追查增大了难度。

1994年4月27日,季炳雄在铜锣湾劫走德信表行价值650万港元的钟表;5月18日,又带着两名匪徒持枪和手雷,劫走中环金轮表行价值1000万港元的金饰及钟表。

然而这次逃走时,他在交火中误杀了一名23岁的女路人,还造成了多人受伤。警方通过子弹化验和弹痕研究,开始怀疑季炳雄正是前面多次抢劫案的主犯。后来,警方通过一名被捕嫌犯的口供,终于将其列上黑名单。

至此,季炳雄于警队已是明牌,不再是躲在阴影里的怪兽。

当身份被曝光,季炳雄最大的优势已经荡然无存。而对这件事,他似乎也有所察觉,1994年作案后便销声匿迹了好久。

“新贼王”穷途末路

1997年,对香港来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

回归交接前夕,香港社会纸醉金迷,罪恶沿街,金钱及黑社会的力量极度膨胀。季炳雄正是那个年代香港社会的一个缩影。

1998年,他再度犯案,先后带人持械抢劫铜锣湾迪生钟表珠宝行和周大福珠宝金行,掠走价值325万元的名表和金饰。

只是这次犯案,警方早已不是无头苍蝇。在大陆警方的帮助下,香港警队对于季炳雄的抓捕已经开始稳步推进。

2001年5月22日,香港警员施君明、黎志伟和女警何淑贞正在街头排查盗窃案。当时他们发现了4名可疑男子,于是上前询问。

没想到在询问期间,一名男子忽然向他们连开三枪,两名男警员当即倒地。这名开枪的男子正是季炳雄。据后来警方分析,当时他可能正在踩点策划旺角始创中心抢劫案。

2001年6月25日,季炳雄和另外两名匪徒持枪和手雷打劫位于旺角始创中心的喜运佳表行,期间向饰柜开火2响,掠走价值达285万港元的名表,整个过程只用了30秒。

这是季炳雄最后一次作案。在那之后,警方针对他发出了通缉令,并悬赏200万港元。这是香港史上最高的悬赏额。

2003年,警方对于季炳雄的侦查已经渐渐到了收网阶段。8月,警方通过监听另一嫌犯电话意外收获了季炳雄行踪。12月24日,香港警队正式收网。

当时香港警队出动了飞虎队,趁季炳雄熟睡之时将其逮捕。此事被香港人视为“平安夜的礼物”。

2005年2月,高等法院裁定季炳雄藏有军火罪名成立,判处入狱17年。之后,警方再起诉季炳雄在2001年5月于东铁旺角站附近开枪轰击两名警员,另外再判入狱7年,刑期共为24年。

季炳雄的被捕代表着一个混乱时代的远去。金钱与暴力永远不可能凌驾于法律之上,混乱的社会规则也终将不会持久。

无论是谁,如果依然妄想凌驾于社会规则之上,那么等待他的只能是穷途末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