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员被刺成了人血馒头 香港选举到了“至暗时刻”
资讯

议员被刺成了人血馒头 香港选举到了“至暗时刻”

2019年11月08日 18:15:55
来源:中央政法委长安剑

今天,袭击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的凶徒提堂,被暂控意图谋杀罪!

暴力阴霾笼罩之下,香港选举已正式进入史上的至暗时刻。此前两天,11月6日,何君尧在屯门摆街站时遭袭,歹徒挥刀直刺入其左胸。经警方检测,歹徒所用匕首长达6寸,锋利无比。如偏差分毫,则一招毙命。

歹徒用送花做掩饰,掩藏杀人利刃,摆明就是早有预谋。这种丧心病狂的卑劣行径,就是赤裸裸的谋杀!

自香港修例风波以来,何君尧因坚定爱国撑警反“港独”,办事处被砸,子女个人信息被恶意曝光,父母墓碑被砸、坟茔被刨开、骨灰被暴徒抛洒,直到今天生命也受到威胁。然而,比精心策划谋杀更卑劣的,是暴徒还妄图沾着何君尧的鲜血吃人血馒头。

谁都清楚,香港修例风波五个月,社会气氛紧绷,暴力事件不息,选举的公平公正程度难如往常。

何君尧只是一个靶子,其打击的真实对象是整个建制派。近期有近百名议员的办事处受到冲击,外墙被喷上恐吓字句,门窗被击碎,部分甚至遭到纵火。助选人员也不时受到滋扰,严重程度不一。有的参选人派发单张时遭硬物扑头,有的人甚至在街头遭伏击围殴,头破血流。

有人说,香港的竞选秩序已荡然无存。

一方面,暴力频生的香港社会,散步出白色恐怖的气氛,令街坊不敢对区议会选举轻易表态,或者支持建制一方。而民主选举投票,本质是让选民用手上神圣的一票,以和平的方式自由表达意见,但如今暴力产生的寒蝉效应,让建制派人人自危,让普通香港市民人心惶惶。

另一方面,暴力威吓中的选举有大概率引发更疯狂、破坏力更强的暴力行为的可能。截至10月31日,廉政公署共接获77宗与本届区议会选举的相关投诉,其中76宗可追查个案里,关于对候选人施用武力或胁迫手段的有28宗。但如今候选人因为怕遭到袭击,不能够再摆街站,怎么同选民接触交流政见?怎么能确保选举可以公平进行?

昨天几乎在同一时间,民建联油麻地尖旺支部主席、区议员杨子熙也遭一男子持木棍攻击。据悉,其已报名竞逐连选。他说,今年选情受暴力阴霾笼罩,为避免街坊在商铺张贴自己的宣传海报被暴力打砸(他们将其美化为“装修”),杨子熙宁可减少贴的数量,至今只有上届参选时的十分之一。

这不是什么民主选举,而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谁比谁更暴力,谁就掌握话语权。是反对派的指使、纵容,让暴力在香港社会疯狂生长,让香港社会对暴力的容忍度越来越高,从打砸破坏到暴力纵火,直至当街杀人!

所有残忍暴力手段背后,隐藏的目的其实就只有一个,就是让建制派不敢选、不愿选、不想选。但暴行摧毁的不只是建制派的支持率,还有港人对选举制度的信心,以及香港人曾经引以为傲的核心价值。

一个失序的选举,谈什么公平?!一个没有言论自由的选举,谈什么公平?!一个被暴力裹挟的选举,谈什么公平?!一个没有法治的选举,谈什么公平?!

唯有暴力受到彻底清算,彻底粉碎他们的痴心妄想,香港才可能有一个值得期许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