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赵心树:中国制定叙利亚政策需参考民意

2012年07月23日 10:45
来源:凤凰卫视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正在加载中...'

赵心树:我觉得就有一点在思维中间缺失的一个关键的一个我们叫变量,变量就是当地老百姓的想法,西方怎么想的,他们是怎么回应的,中国怎么做,中国政府怎么做的,然后当地政权怎么做的,可能提到一点反对派,这些政权现在的情况,他们风雨飘摇的根本原因是失去民心的,这点如果不在我们外交思维中间,不在占更重比率的话,我觉得这是一个重大的缺失。

陶杰:有的人忘了毛主席以前的一句话,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你看叙利亚这个问题,你看得道是在哪一边,失道在哪一边。

邱震海:刚才北京教授解释的并不是说中国完全同意叙利亚政权的做法,而是说你西方也有一些不对的东西,我一边顶一边退,我不是马上站在这一边,所以这叫一边顶一边退(音),你是不是退役这种观点。

陶杰:但是我觉得现在每天都有叙利亚的平民在这种生活里头死亡,你先不要管西方顶,你现在要顶谁,刚才没说顶谁,你说顶阿萨德还是顶西方,还是顶叛军。

邱震海:二位看这个观点非常一致,首先是价格观必须至上,只要是谁屠杀人民我就反对谁,而不是我的战略考量,看看我们现场两位观察员认同还是反对。

刘粤瑛:这个月17日《人民日报》发表的文章说,他说什么?我们不能任由外部来干涉实现政权的更迭,然后他说到是说什么才是中国的底线,就是一个不可跨越的红线,就是主权平等,不干涉内政,而这个不干涉内政我相信可能比利益的考量还要大一些,因为大家都知道中国在叙利亚的利益远不如在利比亚。

邱震海:比例考量还是什么比价值观还要重要吗?一方面是不干涉内政,一方面那个政权在屠杀人民。

中国应考虑调整“不干涉内政”政策

刘粤瑛:对,所以这个地方就可能要考量到,我们到底在输出什么样的价值观,中国作为今天的这样的一个大国,我们怎么样去做一个负责任的大国,这叫看我们输出什么样的价值观,我们的价值观如果是仍然坚持所谓的不干涉内政的话,会不会引致一种忧虑,就是各人自扫门前雪,我只管我的事,这是一个很值得考量的问题。

陶杰:如果能这样的话你加入联合国干什么?以后如果有维持和平部队,中国要不要派,而且你现在你说不干涉,为什么不投弃权票,这不可能的,你身为五大常务理事过之一,你这个责任逃不掉的,这个联合国宪章写的很明白。

邱震海:听一下北京时教授,时教授您的意见怎么样?

时殷弘:两位香港教授讲了要站在人民一边,我完全赞成,但是这一条原则如果放到具体刑事,我们还要仔细的考量,仔细的观察,阿拉伯之春各个国家发生的情况是不大一样的,比如说在塔里亚(音)广场推倒穆巴拉克几十万人游行都市游行表明,至少在开罗,在埃及各大城市民心是一次所有各个社会阶层都要推翻穆巴拉政权,所以中国在埃及问题上没有做任何阻碍当地千百万人民推倒埃及政权的穆巴拉克政权,但在另一些国家情况就比较复杂,在叙利亚你说人民,这个人民因为他乱了一个特征就在于人民是分裂的,有一批人民加入了要尝试推倒现政权的活动。

叙利亚民众分裂局势渐不利于巴沙尔

时殷弘:还有一批人民是站在现政权那边,所以整个过程当然是能动的,由于各种原因加上处理不当,加上西方鼓励反对派,经过一年多,现在大概民心是明显的跟先前相比不利巴沙尔,但是仍然不能认为在叙利亚有一个统一的人民,否则一般来说会发生长时间的内乱和内战。

邱震海:人民是分裂,民也是分裂的,有支持的人民,有反对的人民,所以中国不可能完全支持一拔人民。

中国对叙利亚政策应及时调整

陶杰:我在埃及的时候也有分裂的,也有支持穆巴拉克,现在这个叙利亚我不觉得道德是这么含糊,关键是你要支持人,现在你要支持阿萨德这个家族这种集权的威权的统治,你一定要利益计算,你能撑多久?这个正是最大的利益,所以俄罗斯现在要缩回去了,我不干了,我要押那一边了,这就是现实政治。

 
[责任编辑:PN036] 标签:赵心树 叙利亚 邱震海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