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中美在亚太地区磨合寻找平衡之路

2011年11月22日 07:18
来源:凤凰卫视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正在加载中...'

凤凰卫视11月21日《凤凰全球连线》,以下为文字实录:

卢琛:各位好,这里是《凤凰全球连线》,我是卢琛。

美国重返亚太,奥巴马真要强硬对抗中国吗,奥巴马昨天宣布访问亚太成功,多数美国媒体相信他说的是真的,在夏威夷打造新自贸协定,通过驻军澳大利亚完成越战之后美国首次太平洋军事扩张。

在东亚峰会上,逼各国开口谈南海,这些都被美国舆论塞进了奥巴马的功劳薄里,显然昨天回到华盛顿的奥巴马得到了比九天之前启程的时候很多的赞誉,纽约时报称奥巴马变了,不像上任之初那样对华过于谦恭,过去一周他向中国释放了清晰的信号,就是美国不会在太平洋向中国割让任何的利益,这是个好消息,但是美国不能做过头,纽约时报的这番提醒诠释着美国对华心态的复杂性。

文章说与崛起的中国打交道,美国需要一双巧手,北京已经怀疑华盛顿的真实意图是遏制中国,这要求华盛顿在今后的磋商当中尽可能的透明,更多将中国纳入其中。

 
    如何总结东亚峰会中美的较量,如何应对经济靠中国,安全靠美国的中国周边环境。
   
    今天晚上《凤凰全球连线》,我们在纽约现场为您请到的是凤凰卫视驻纽约特派评论员孟玄先生,北京现场社科院亚太研究所博士杨丹志先生,特派记者闾丘露薇从文莱加入连线,我们共同要总结中美亚太交锋这一回合。
   
    首先来看魏开心(音)的追踪报道。
   
    解说:在印尼巴厘岛举行的东盟系列峰会终于落幕了,中国总理温家宝也结束了对文莱的访问回到北京,本次东盟系列峰会尤其是峰会中的东亚峰会,被视为中美两大国2011年的大交手,这不是因为美俄今年才正式成为东亚峰会的成员,而是美国一直要借东盟系列峰会这个舞台上演主导亚太区事务的大戏。
   
    在东盟峰会之前,老美已经热身,借在夏威夷的APEC峰会,华盛顿高调宣誓要打破旧世界,建立新世界,推出重新建构亚太经济伙伴的TPP,期间总统奥巴马数次点到中国,明确表现出对人民币升值太慢失去耐心,高分贝向中国发难,这是经济层面。华盛顿要在东盟峰会上针对中国先发制人,之前也做了铺垫,希拉里顺道菲律宾,奥巴马绕道澳大利亚,其中美军在澳、菲两国的军事扩张计划才是白宫一二把手放低身段的真实用意,这是军事准备。
   
    剩下就是将东亚峰会改造成主谈政治与安全的地区论坛了,这应该是政治手段,全世界都在看中美两国的好戏,中国反对东盟峰会多边场合讨论南海问题,美国加上印度、菲律宾等国不是强出头就是敲边鼓,大有不谈南海誓不罢休态势,弄得东道主印尼下不了台,成员国无所适从,从最终结果看,18个东亚峰会成员国除了柬埔寨、缅甸外,16国都谈了南海问题,中国也不例外,新华社援引温家宝的话说,我本来不想说这个问题,但一些国家领导人点到中国,来而不往非礼也,但是在东亚峰会长达45页的声明中,南中国海问题上仅仅使用了一些一般性的语言,称所涉及的国家将继续努力,就关键原则和最终的行为准则达成共识。
   
    究竟谁是赢家,谁是输家,各方说法不一,BBC中文网称,援引法新社的报道说,领导人最终就南海问题举行磋商,是奥巴马此次亚太之行取得的外交胜利,我们说中国取得了胜利,取得了如下三个方面的重大成果,菲律宾急不可耐,在东盟外长会上就搬出老一套,什么将南海划分出争议区与非争议区等等,结果提议被否决,完败,这是其一。
   
    美国亚太最大的盟友日本高调开场,低调收场,其海上安全机制之说最终到哪里去了,这是其二。
   
    最后东亚峰会曲终人散,奥巴马是否还高唱凯歌,我们不清楚,但是温家宝还有访问,跟南海声索国文莱搞合作,这大家都清楚。
   
    卢琛:中美都坚称这一回的会议双方都取得了胜利和成功,但是不争的事实是美国咆哮式的返回亚太,我们要请出今天各方的嘉宾做进一步的分析和解释。
   
    首先我们要请教在纽约现场的孟玄先生,我们注意到不仅是中国,在美国也有不少的观察家在评论说,怀疑奥巴马这一回的真正意图是什么,因为毕竟竞选连任这个压力在身上,究竟奥巴马这回代表了多少美国国家的战略转移,另外就是这一回他的外交表现又有能给他的连任加分呢?
   
    孟玄(凤凰卫视驻纽约特约评论员):这一次奥巴马的亚洲之行,我们知道像美国总统这样重要的人在离开国内将近10天,算是很长的,事实上这是美国这个大国老早就想做的事情,就是把美国的注意力转移到真正的安全、政治、外交、经济,转移到亚太地区。
   
    我们知道十年前要不是“9.11”的事件的话,当时布什总统一上台的时候就宣布中国跟美国的关系是战略竞争者,那个时候实际上它的目的就是这样,但是因为伊拉克、阿富汗战争拖延了,美国是一条像航空母舰这样的大船,要转向的话要很长的时间准备,然后转向。
   
    所以从去年开始,我们知道在去年的河内的6月间的东亚的安全论坛上面,希拉里就已经公开发难了,所以的话一直到今天,过了一年多的时候,这个是美国的外交政策上的一个重大的举措,可以说是根本性的一个举措,利用奥巴马回到他自己的出生地,他自己号称自己是希望自己是第一个美国太平洋的总统,这一个所以他这一趟的行动是经过精心策划布置,然后才走到这样子。
   
    在美国来讲也是符合了美国可以说是两党,或者说是全体美国政治领袖们,政治经济的领袖们的共同意愿,就是把美国的对外的关系重心移转到亚太地区,而移转之中又以对付中国的崛起作为未来21世纪美国长期战略的筹划跟准备。
   
    所以有人说如果我们说21世纪什么时候中美真正的国际的格局形成了大格局的话,11月的这一趟奥巴马之行。
   
    卢琛:中美大国就形成了美国针对的目标非常明确,是和平崛起当中的中国,这部分我想请教在北京现场的社科院亚太所杨丹志博士,杨博士,我们就有一点比较模糊的,奥巴马这一回他的所谓的新冷战格局好像形成了,就是在经济上和中国继续作生意,包括今天还有中美之间的商委会的一些新的合作,在达成新的协议,但是另外一方面就非常咄咄逼人的对北京知事,究竟您如何评估奥巴马所谓的他提到的他是太平洋总统,美国是太平洋国家,希望在亚太地区有更长远,更有力量的角色,是否可以判断出中美真的进入到一个非常时期了?
   
    杨丹志(中国社科院亚太研究所博士):我想这个实际上美国之所以出现重大的,看上去一个重大的战略调整,其实它的原因是有多方面的,一方面由于亚太地区的经济的发展显示出强大的增长的潜力,这个是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忽视的,美国也不例外。
   
    第二个中国的崛起也是对未来的地区的发展,对世界的发展可能产生重大的影响,美国已经到一个阶段认为,如果再不积极的去参与东亚的事务或亚太的事务,那么就有可能会被在亚太的新的发展时期之中会丧失它的发言权,或者说丧失它的影响力,所以我想奥巴马总统他和他的团队作出这个选择是由地区的形势发展,同时也是美国的利益的驱使作出这样的选择。
   
    当然我们也看到在亚太地区的,东南亚地区的国家,它们也对中国的崛起产生了一些顾虑,所以希望美国来更积极的去参与这个地区的事务,多种因素的作用就使美国开始显示出一种更加积极的,更加主动的去参与亚太地区事务,东亚地区事务的这样一个势头。
   
    我想总目前的形势发展来看,我认为从目前的东亚峰会的结果来看,中国和美国至少在这一轮的博弈之中各有所得。
   
    卢琛:各有所得,刚才其实杨先生谈及到区域内的一些复杂的力量,驱动力,我们也注意到美国白宫发表了一份声明,也说在区域内18个与会的国家和地区领导人当中,有16个领导人向奥巴马提及到了海事安全问题,当中有很到谈及到南海问题,希望能够多边解决,这促使奥巴马在会上有他的主旨发言,那之后就是温家宝总理的发言,这部分我们想请教在文莱现场采访的闾丘露薇,其实闾丘也在整个东亚峰会的现场进行采访,所以在会上的情况就比较了解了,究竟您如何观察在美国这一回会上的南海意图,以及南海议题是否真的在会上成为了主要的议题?
   
    闾丘露薇:就是要更正一下,刚才并不是美国是发出了这样一个声明,而是在美国白宫的这样一个记者的中心上面,美国白宫的官员是对这个会议的情况做了一个说明,我们知道这个会议是闭门的,所以目前我们所得到的所有消息都是透过美国白宫的官员透过向媒体来传达的。
   
    根据美国这位白宫官员他的描述,当时是有6个亚洲国家,东亚的国家率先的提到南海问题,当中也包括了像泰国、越南还有新家坡等等,之后就轮到奥巴马也来谈了南海问题,在奥巴马发言完了之后,温家宝是主动要求发言的,所以说就像我们刚才一开头的这个新闻片里也报道说,总共在18个与会的国家里面只有两个是没有谈到海上安全的问题,说到温家宝的发言,在美国的这位白宫官员的说法,他们觉得说似乎他好像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事实上据我们的了解,其实中国政府在这样一个南海问题上的立场,温家宝在第一天抵达的时候会见印尼总统苏西洛的时候就已经讲得非常的清楚。
   
    在第二天的东盟十加一,也就是中国东盟的会议上的主题发言,他也是有一段谈的了这样的问题,也谈得非常的清楚,所有的这样的一个立场和口径也是跟他在东亚峰会上作出的礼尚往来的回应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在之前好像西方的媒体,包括像美国的官员似乎都没有留意到这样的一些表述。
   
    美国的白宫官员,国家安全顾问他在谈到温家宝的发言的时候说,似乎留意到他的发言里面没有提到双边这个词,本来觉得这个词好像的非常的少见,但是我们再来看一看温家宝的这样一个事后发出的这样一个专门的声明可以看到,他其实是一直用了这样一个词,就是说南海问题应该是相关的国家,主权国家透过对话来解决,这样的一个表述也是他这一次在与会的时候一直所用的这样的口径。这一点其实从中文的这样一个理解,从中国政府的理解就是说要主权国家之间来进行谈,而不是透过一个多边的机制。
   
    在这个理解上相互之间是不是有一些落差呢,其实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一点,这一点其实也体现在这一次对东亚峰会最后的这样一份声明,包括到底算不算一个正式的议题的相互的理解当中,因为很多的美国媒体认为说,这已经是成功成为一个议题了,但是对于中方来说,认为它并没有成为一个正式的议题,所以这次东亚峰会是显得非常成功的,卢琛。
   
    卢琛:我们再回到在纽约现场的孟玄先生,其实像您刚才所提及到的让美国停止针对中国在亚洲搞的所谓的巧实力外交是不可能的,但是另外一方面让中国如果是能完全认同美国的布局,让周边的国家成为了美国针对中国的盟友的话,应该也是不现实的,但是当中有一个是不确定的,就是究竟中美之间在区域内谁有更多的资源,谁有更多的能力能够进一步的突围,我不知道您对这两个区域内做怎样的比较?
   
    孟玄:这个美国当然是太平洋国家,只不过是前十年它的转移力被中美这种乱局给弄过去了,但现在的话它作为一个传统的世界性的超霸,它在世界几乎每一个地区都有利益跟结盟的,它有50个军事同盟国家,中国没有跟任何一个国家是军事同盟的,所以可是中国的崛起的情势是非常清楚的,美国的话是一个所谓的保持现状的国家,而中国的话是挑战现状的国家,如果按照传统的国际政治的理论来看的话。
   
    在这种情况底下,美国也知道它在所谓的围堵和遏制中国崛起这方面,也一定要做得非常的好,就是非常的巧,就是说因为崛起之势是不可能被遏制住的,另外一方面几乎所有的亚洲国家都知道,未来更大的经济好处必须要跟中国有更密切的关系,在这种情况底下,没有任何一个亚太的国家会愿意看到这两个大国关系搞得非常糟,那这样的话夹在中间没有一个国家日子会好过的。
   
    所以在这个情况底下,双方都在磨合,找出一个能够在亚太这个地区,又能够让中国的新兴的势力能够很,找到一个很中和的道路,让经济跟政治跟军事方面的这种离合的斗争不要那么样子的极端,不要那么样子的斗而破,就是中国所坚持的斗而不破,就美国来讲,如何纳入中国的崛起而不会导致亚太地区的动荡不安。
   
    卢琛:刚才您谈及到美国是维持现状,中国是挑战现状,我想北京嘉宾是有话说的,不过广告之后我们持续来聊一聊,双方是如何在区域内进一步突围,一会见。
 
   
    卢琛:欢迎各位回到现场,中国和文莱同样在南海是有海权争议的,这回温家宝总理访问文莱达成多项的协议,继续请出我们各方的嘉宾,闾丘这回在文莱采访,怎么来解读这回中国同文莱所达成的全方位的合作,包括在南海的油气开发。
   
    闾丘露薇:在今天其实是签署了两份协议,其中一份是能源合作的框架协议,在这份协议之上,中海油和文莱的国家石油公司就会合作来进行海上的勘探和开发,可以说对于一直坚持是要透过双边方式来解决问题的中国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尝试。
   
    不要小看文莱这样一个国家,因为其实文莱虽然人口少,但实际上它还是TPP的这个四个最早提出的国家之一,它和其他的一些像英国、美国等方面在防务方面也有很大的合作。
   
    而中国在和文莱的这样一系列双边关系的进展方面可以说是,中国在进行东盟国家里面一个个来进行交往和进行相处的这样一个很好的尝试,卢琛。
   
    卢琛:转往在北京的现场,杨先生,我知道刚才孟先生谈及到中国是区域内新的一个挑战因素的时候,您是有话想说的,您如何解读美国现在对中国态度也是很矛盾,长期的一个利益是需要遏制的,但是短期的一些现实利益,增长自己的经济等方面又需要进一步加强,怎么来解读?
   
    杨丹志:我想这里面反映出美国它的一个战略上还是有焦虑,因为对中国未来发展这个方向不确定性,它这方面是存在着焦虑,其实反过来讲中国对自己的周边环境未来会怎么样也存在着焦虑,所以我想这里面中国需要一方面加强公共外交和坚持经济外交,同时另外一方面必须要提供一定的公共安全的产品,这样才能够在地区之内真正赢得周边国家的信任,包括也赢得美国的信任和尊重。
   
    卢琛:孟玄先生,我们注意到奥巴马政府这一回当然在澳大利亚有驻军是达成了新的协议之外,很快在新家坡方面也会在谈及到要有新的驻扎美军的情况,这当然是在南海的边上了,可能更会引起中国在内的国家一些敏感的神经,我不知道美国在考虑这个周边因素的时候,是否会考虑到有进一步擦枪走火或者引起中美之间新的矛盾?
   
    孟玄:这个美国在这个地方的建军的话,奥巴马讲的非常清楚,我们即使大幅裁减军费的时候,我们也不会裁这个地区,而他这个所有的都是针对中国的快速的建军的态势而来的,所以在军事这方面,我们几乎找不到任何可以缓和或者妥协的余地,但是当然这是摆在最后一手了,在经济上还有在公共安全上,尤其海事交通这方面,大家当然还是要想办法避免擦枪走火的危险。
   
    可是长期来看,这种是一个结构性的冲突,是很难避免的。
   
    卢琛:刚才北京嘉宾也谈及到美国对华策略有一种焦虑性所在,我不知道孟先生怎么来解读,像刚才谈及到的这种长远的需求,美国需要遏制,但是中国短期的现实的需求美国是希望能够重振自己经济的,这两个矛盾搅在一起,究竟哪一个会压倒哪一个,究竟美国对于中国的这个战略对抗的决心有多大呢?
   
    孟玄:它对抗的决心很大,但是它的能力究竟如何是很难讲的,因为原因是因为美国你像奥巴马觉得心里很快乐的回到华盛顿,今天美国全部最大的消息就是美国的所谓的国会的削减一兆两千亿的共识,两党破裂了,换句话说美国在未来,在经济上能不能够自己拔起来是很难讲的,你在自己无法自拔,在债务上要靠中国的情况底下,一方面心里会更焦虑,另外一方面又会觉得力有所不及,所以中国跟美国的对抗,对美国来讲那是心头的绝大的阴影,在普遍的不止是在政治界,在普遍老百姓心头上也是同样的。
   
    卢琛:谢谢孟先生、杨先生还有闾丘来自各方的连线分析,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责任编辑:PN031] 标签:亚太地区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