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刘江永:“救灾效应”显现 中日关系转暖

2011年04月20日 08:06
来源:凤凰卫视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任韧:关于如何来具体的解决福岛的核危机,其实我们看到日本的东电公司,现在有一个具体的规划。刘江永教授,我们看到东电公司在17号的时候,公布了解决福岛核危机的一个路线图,其中提到了,逐步的冷却核反应堆到最后控制核辐射,需要大概6到9个月的时间。您是怎么来看,东电这样一个路线图,应该说提出保证了,一年之内要基本上控制核危机,您怎么看?

刘江永:我本人并不是核武力这方面的专家,只是从最近一段时间了解的情况,加上刚才您所讲的,东电公司的工作计划表,这个日程来分析。首先我认为这个情况并不容乐观,也就是说有很多我们过去估计出现的问题,现在还真出现了。比如说在刚刚发生地震的时候,我们曾经估计到这些水注入进去以后,假设有些机组的地面或者是墙壁,由于地震造成了裂缝,导致核污染的水可能会外溢,这个情况已经出现了。

第二、就是要恢复内部的电源,电源恢复了,但是涡轮机是不是完好,接通电是不是能工作,也是未定之天,如果不能就要经过修复,但是由于现场的核辐射浓度很高,不适于人在里面工作,所以现在这些工作迟迟得不到进展,只所以花那么长的时候,实际上我们看到它的情况很复杂,一号机组、二号机组、三号机组包括四号机组,情况都是各不一样的。

一号机组主要是要防止氢气,引起安全壳的爆炸;二号机组是堆芯怀疑已经融化,就是要防止高浓度的核污染水外溢;三号机组实际上有一号、二号机组双重的问题;四号机组现在也发现有一些大量的,高浓度的核污染水,这些都可以顺着新发现的裂缝,渗透到大海之中。

这个工作是非常艰巨的,他要在6到9个月的时间,留了3个月的幅度,也就是说能反应出问题的难度。首先要把浓度很高的核污染水,部分要抽出来;第二、不使它进一步升温,不让它造成水蒸气到200度以上,引起和氧气结合以后,氢气的爆炸;之后才能经过6个月以上的时间,把它彻底冷却下来,还要使里面的电源接通以后,内部循环的冷却系统内容工作。之后还要经过大概5左右的时间,把这些法乏燃料棒争取提出来,放在一个安全的容器里面保存起来。之后考虑是不是要封堆,又要5年的时间。

总体来讲大概要10多年,恐怕才能把这些电站造成的局部破坏,把它封好盖好,即便这样我们还要注意,像切尔诺贝利核电站25年已经过去了,但是周边造成的生态灾难仍然没有消息。这个问题只能控制眼前的局面,进行抽取乏燃料棒这个工作需要6到9个月,这是他的工作计划表。

任韧:李淼我想问题,枝野说福岛的核危机,目前正在逐步的好转,你的理解这种显而易见的乐观态度,能够反应目前日本处理核危机的基本态势吗?

李淼:其实当时采访的时候我们也追问他,到底日本发表了具体的日程表之后,福岛核电站是不是已经在日本政府的掌控之下了,希望他给出一个明确的回答。但是枝野并不愿意做出明确的解释,他只是说在近几个星期以来,福岛核电站的状况并没有恶化,他们也相信日程表虽然是很困难,是难以实现的目标,但是日本政府会尽力。

日程表的具体内容,刚才刘教授也谈到了,其实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日本国内的舆论分析,也认为这份日程表过于乐观了,因为目前还存在很多,比如在福岛核电站里面到底有多少核辐射。我们通报一个最新的数据,在17号的时候,日本使用了机器人,进入反应堆大楼里面去,这是在3·11之后从来没有过的。机器人进入之后,发现一号机的辐射达到了270毫西弗;二号机是在4毫西弗,但是因为里面有大量的水蒸气,机器人没有办法正常工作,根本没有进到里边检测;而三号机也是因为氢气爆炸之后,地下有很多瓦砾,达到57毫西弗。

不管是一、二、三号机,每一号机目前都没有办法让工作人员进入到反应堆大楼里面去工作,从这样的一个非常残酷的客观环境我们就看到,其实让工作人员进去,无论是进行继续冷却或者是换零件,换其他的设备,都是非常困难的,也是难以实现的。所以日本政府提出的日程表,到底它的根据在哪里,很多人都是比较怀疑的态度。

任韧:好,谢谢,先去一下广告,稍候回来继续两位解读。

枝野幸男:我们一定克服这场灾难实现复兴,必须重视日美关系,日中等国际关系,经历了地震后日本更认识到这一点,日本会一如既往地推进外交关系。

任韧:首先要请教刘江永教授,我们看到枝野幸男在采访当中说,要继续推进日中关系,但是我们又读到一则新闻,日本的一个独立司法小组在星期一,也就是18号的时候裁定,应该起诉在去年钓鱼岛中日撞船事件中的中方渔船的船长詹其雄,这个决定有没有可能会推翻那巴地区警察厅之前的决定,要确定重启调查,您怎么来看这两个事件的关联?

刘江永: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这个所谓的小组很可能是反对菅直人内阁,他们提出要打倒极右的菅直人内阁,主要是因为在钓鱼岛撞船事件之后,菅直人内阁最后还是决定释放中方的船长,他们应该说是站在右翼的立场上,对菅直人政府百般的挑剔,并且提出要打倒他。现在在这个问题要继续提出方案,实际上也是在发生日本大地震之后,中日两国出现了围绕着赈灾外交,展开双边关系的良好互动过程中是一股逆流,我并不认为日本政府在里面挑事。

同时我也看到,在最近菅直人首相,也在中国的《人民日报》和其他一些报纸上,发表了他的感谢文章,同时在前几天,也和温家宝总理进行电话通话,谈的很好。他对中方的救援以及抗震救灾提供的一些援助,包括中国领导人的慰问,都表示诚挚的谢意,并且愿意推进中日两国的战略互惠关系。所以我认为在大震当前,重大自然灾害面前,中日两国包括其他的关系也应该是这样,不是说你进我一拳,我进你一脚,而是应该你尊敬我一分,我敬你一尺,在汶川地震发生的时候,对中国提供的救援。

任韧:对不起刘教授,最后30秒的时,想请李淼来解释一下,你怎么来看枝野幸男对于继续推进日中、日美关系的表述?

李淼:好的,这也在采访当中给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一点就是,他一再强调日本,一定进行复兴重建,他也肯定日本有信心能够回到地震之前的状态。他也说如果想进行复兴重建的话,很显然日本今后和美国的关系,和中国的关系都非常重要,也希望能够继续加强同中国之间的战略互惠和伙伴关系。

但是我们中国方面也确实注意到这次福岛核电站目前的状况,我们也应该留意到,尽管最危机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但是目前余震依然在不断继续,包括直播前30分钟也在继续余震,所以福岛核电站今后的状况还要继续关注。另外就是对于日本目前的其他方面,比如在辐射方面,会不会像国际社会提供有效的,更透明的信息呢,也是国际社会需要监督的。

任韧:好,非常感谢两位嘉宾的解读,也感谢您收看《凤凰全球连线》,再会。    

[责任编辑:PN005] 标签:刘江永 关系 救灾效应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