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卡扎菲上校的末日:过程艰难漫长 结局简单轻松

2011年08月31日 16:15
来源:中国新闻网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一个时代的结束是如此富有戏剧性。在北约进行了近7500次轰炸、利比亚内战持续5个月之际,在国际舆论还在争辩卡扎菲能挺多久,战局骤然出现突破。班加西胜利了,这个胜利过程很艰难漫长,结局却出乎意料的简单轻松。一个驰骋国际舞台40年的强人留给世人的背影竟是如此虚弱。

卡扎菲和他的时代,又何尝是败于战场?

从最初的理想主义者、民众拥戴的“民族英雄”和“反西方强权政治斗士”,到四处躲藏的“人民公敌”、独裁腐败的代名词,42年,对于一个人和一个政权的蜕变,已足够长。

当的黎波里的欢庆结束,硝烟散尽,利比亚人将面临更加艰难的考验。

“翻遍每块石头”寻找他

利比亚内战到了最后,卡扎菲和他的家族成了唯一的目标。其实试图预言卡扎菲将会如何行动非常难。大多数时候卡扎菲都是现实主义者、投机主义者,常常在最后一刻才做出决定

本刊记者/王艳高永泽

本刊特约撰稿/陈君

8月20日对于30岁的的黎波里青年麦纳基(化名)来说,仍然只是个平常的周末。他还是决定出门,因为在家里喝不上咖啡。麦纳基住在富人区,离卡扎菲的住所阿齐齐亚兵营很近,开车大概10到15分钟就到了。

早上去快餐店喝一杯其实自己在家里也可以冲泡的速溶咖啡是很多利比亚男人每天必做的功课之一。其实喝不喝咖啡,喝什么样的咖啡都无所谓,真正在意的是可以一堆男人挤在一起谈天说地。

战争开始前,麦纳基为一家德国设计公司工作,后来德国人撤走了,却还是一直给他发工资。麦纳基不大关心政治,只是因为打仗,他本来7月份的婚礼推迟到了10月份。为这这件事,他有些心烦。

23岁的艾哈迈德(化名)是麦纳基的同事,艾哈迈德和麦纳基同住在一个大区,来自一个有权势的家庭。由于接触网络和外国人比较多,艾哈迈德属于反对卡扎菲政权的一边。他很早就参与了反对卡扎菲的政治集会。对于他不顾危险参加反对派武装,艾哈迈德的父亲很担心,但也无法左右儿子的意愿,能做的也只能是默默的支持和祷告了。

此时,反对派武装已经兵临城下。

“难道你们想看到的黎波里变成巴格达吗?叛国者要把这里变成殖民地,你们要拿起武器把这些老鼠赶出去!”8月21日深夜,利比亚国家电视台播出穆阿迈尔·卡扎菲嘶哑的声音。在24小时内,麦纳基已经听到了卡扎菲三次“喊话”。

8月22日凌晨,反对派军队一路冲进的黎波里。几个小时后,反对派军队攻占卡扎菲政权象征地、的黎波里市中心绿色广场,开始全城搜捕卡扎菲。

反对派攻占的黎波里后,麦纳基和许多居民收到来自反对派领导的一条短信:“上帝是伟大的。祝贺利比亚人民,卡扎菲终于倒台了!”

在反对派武装攻打的过程中,的黎波里的互联网和电话通讯一度中断,但反对派武装进入后得到恢复。互联网全部免费,手机得到自动充值,可以免费打。

但到了《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发稿前的北京时间8月23日深夜,的黎波里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

卡扎菲的部队还没完全放弃

外国记者集中居住和工作的RIXOS酒店距离阿齐齐亚兵营只有5分钟车程。这家五星级酒店由土耳其人投资,大部分是外国雇员,在8月攻城消息传来后都纷纷离去了,目前的住客只剩下包括5名中国记者在内的30多个外国记者。

RIXOS酒店里面,现在已经完全停电,利比亚政府方面从RIXOS酒店撤出其外媒局人员之后,就没有再和酒店里面的记者联系。他们把酒店大门紧闭,不允许记者出门。卡扎菲的军人持枪看守着酒店,外面布置了狙击手。

利比亚政府发言人、37岁的穆萨·易卜拉欣曾是酒店常驻客人,代表着利比亚政府的声音。

“易卜拉欣哪儿去了,现在都找不着他。有人说他和一些利比亚官员藏在酒店地下室,这是政府军还没有放弃酒店的原因。他们在酒店外围同反对派对峙。”北京时间8月23日凌晨,《华尔街日报》编辑埃文斯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说。埃文斯的同事正在酒店内部。

尽管的黎波里的反对派和其支持者一片欢腾,反对派发言人对半岛电视台表示,卡扎菲的部队仍控制着的黎波里15%~20%的地区。RIXOS酒店就在其中。

当地时间23日,包括法新社在内的数名记者目击到,卡扎菲的次子赛义夫·卡扎菲出现在RIXOS酒店外,并把部分记者引领至阿齐齐亚兵营附近,他说,“我是来驳斥谎言的。”

此前一天,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主席贾利勒曾在半岛电视台的短暂电视讲话中确认赛义夫·卡扎菲已经被捕。

利比亚内战到了最后,卡扎菲和他的家族成了唯一的目标。

事实上,战争的开始也是如此。路透社援引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分析家说:“卡扎菲其实既是政府军的核心,也是把反政府武装团结起来的核心。一旦卡核心垮台,反对派也会分崩离析。”

反对派发言人塔布西告诉半岛电视台,卡扎菲三儿子萨阿迪也在的黎波里西部一个村庄被捕。但这一消息未经证实。萨阿迪是一名职业足球选手。比赛义夫小1岁的他曾入选过利比亚国家队,还去过意大利并先后效力于多支甲级球队。

卡扎菲最小的儿子、29岁的赛义夫·阿拉伯及3个孙辈已在今年5月1日北约空袭中丧生。“国家过渡委员会”英国协调人贾马迪表示,卡扎菲的另外3个儿子和1个女儿“不是躲起来了就是已经逃跑了”。

“希望卡扎菲被活捉,以便让他接受审判。”贾利勒说,但现阶段难以断定卡扎菲是否逃离利比亚,可能性之一是,他仍在阿齐齐亚军营内,“无法知道逮捕时他如何自卫,所以不能保证他的人身安全。”而半岛电视台援引一些反对派人士的话报道说,他也可能已逃到家乡苏尔特。

关于卡扎菲最新的消息来自国际象棋联合会主席伊柳姆日诺夫。8月23日,伊柳姆日诺夫称卡扎菲当天与他通过电话。卡扎菲说,自己仍在的黎波里,而且“健康地活着”,并表示他不会离开利比亚。

两个多月前的6月12日,伊柳姆日诺夫以特使的身份和卡扎菲在利比亚下过棋。卡扎菲当时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不仅仅是身体健康,更重要的是神志清醒。

其实试图预言卡扎菲将会如何做非常难。大多数时候卡扎菲都是现实主义者、投机主义者,常常在最后一刻才做出决定。

“武装人员将翻遍每块石头寻找他。”利比亚驻伦敦大使馆代办马哈茂德·纳库则说。

[责任编辑:PN029] 标签:卡扎菲 利比亚 结局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