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四大派系倒戈卡扎菲 西方国家冷眼选领袖 卡扎菲 谁在反对你

2011年03月19日 17:47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于盟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2月26日,利比亚Benghazi,反卡扎菲抗议活动中,几名利比亚儿童坐在坦克的炮筒上玩耍。 IC

特约记者 于盟 北京报道

利比亚动乱已有近半月,反对派声势不断壮大,2月27日前司法部长贾利勒领导下组成了“利比亚全国委员会”,声称该组织将领导革命。眼下,被革命的一方是卡扎菲及其支持者,另一方——也就是所谓“反对派”——暂时还只能笼统概括为反对卡扎菲领导的各方。

据我国前驻利比亚大使秦鸿国回忆,在卡扎菲的强势领导下,利比亚鲜有传统意义上“反对党”的声音。现在他们云集响应革命的号角,主张民主,抗议独裁,但并未有见曾提出任何政治纲领或施政方针。

利比亚的反对派都是些什么人?贾利勒组织的“全国委员会”会否打破革命群龙无首的局面?外国势力与反对派如何交易?这些问题的答案将是决定利比亚何处去的重要因素。

2月26日维基百科上就出现了“反卡扎菲力量”的词条和页面,在24小时内页面就新增了24条补充内容,截至记者发稿内容还在不断丰富中。

反对势力各自亮相 欧美各国冷眼选领袖

综合外国媒体的报道和参考书籍,维基百科上列出了8大组织,4股势力,分别为民主化支持者、利比亚的王室后人、部落领袖和宗教极端主义者。

首当其冲的是利比亚前司法部长贾利勒。2月27日这位声张民主的卡扎菲旧部宣布,他已带头组织成立“全国委员会”,领导革命,在利比亚东部班加西组建临时政府。

利比亚王室后代也加入到倒卡扎菲政权的运动中,其代表组织是利比亚反对派全国议会。2月17日,该组织使用“facebook”召集所有“反卡扎菲人士”参加“愤怒日”游行。下属的组织中包括前皇室领导的利比亚宪法联盟。

除此之外,一些部族势力也与卡扎菲反目成仇。动乱至今,也只有卡萨斯发和麦格拉这两个关键部族仍旧效忠卡扎菲,而包括瓦法拉、图阿里等四个主要部落已经投入或可能投入反对派阵营。

除了以上提到的势力,卡扎菲在电视讲话中声称,利比亚危机幕后策划者是伊斯兰北非基地组织。

乱局之下,西方社会至今对该国反动势力暧昧。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明确表示:“我们正在和利比亚东部地区各方革命势力进行接触。我们的接触还将随革命潮流伸向西部。”

“美国人在观察,”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北非研究所主任李志标说,“美国的情报机构在利比亚很发达,但是也没有找出哪个人可以成为革命的领袖人物。已经反戈的内政部长和司法部长没有足够的实力,很难实现一呼百应。他们过去都跟着卡扎菲,没有长期准备推翻政权。上至内政部长下至驻外使馆工作人员的反戈无非是出于个人利益考虑,在乱局中寻找机会。”

四大反动势力有待联合

究竟谁更有王者之相?

贾利勒迫不及待要实践民主。2月27日他宣布组建临时政府,并保证其执政时间不会超过三个月。届时将举行选举,平民和军人皆有代表权。

但全民大投票未必是部落长老想看到的局面。利比亚境内有至少6个主要部落,卡扎非统治时,他们存在国家财富分配不均的问题。

不过据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所研究员王林聪介绍,卡扎菲与不同部族的亲疏之分导致了部族间的分配不均衡,所以跟某些海湾国家比较起来,利比亚各阶层收入水平差异相对较大。

对长老而言,改善收入分配是比民主投票更紧迫的诉求。贾利勒能否拉拢部落尚为悬念。

更进一步,基地组织将如何参与利比亚政局变动仍是未知数。

从内乱演化成内战

李志标认为,与埃及突尼斯的情况不同,利比亚的社会矛盾没有激烈到需要自焚抗争的程度。但埃及和突尼斯的前领导人转眼间倒台鼓舞了反对派的行动,影响了局势的发展。

国内研究西亚非洲政治的学界一致提到了利比亚爆发内战“索马里”化的可能。这个历史上短暂统一的国家,在摆脱了卡扎菲的集权统治后,如同拉着一架马车的骏马挣脱了缰绳,假以时日各方势力恐各自盘踞起来,从内乱演化成内战。

有国内学者分析,卡扎菲到了生死关头,接下来与反对派的交锋中,能否扑灭革命之火,平叛成功,决定了他的结果。即使卡扎菲占了上风,血腥镇压胜利后他面临的国际处境也很艰难。如果他愿意流亡,可选择的余地也很小,委内瑞拉或者土耳其可能是卡扎菲剩下的仅有希望。

陷入“墙倒众人推”困境下的卡扎菲至今还不懂:“人民爱我,他们为什么要反对我?”3月1日他在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说。

[责任编辑:史川楠] 标签:卡扎菲 利比亚 麦格拉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