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新闻资料:央视2005年播出查韦斯专访

2013年01月05日 17:31
来源:央视国际

被武装挟持的48小时内,发生了什么?查韦斯重返总统府后的感叹,“有如一场自己都没弄懂的梦”。

水均益:在过去这几年,您应该说是经历了很多的劫难也好或者说这种巨大的考验也好,这其中有两次,您的总统的位置受到了威胁或者说是挑战,第一次您甚至差一点被有些人推翻中国观众也知道这样的一个事,您中间经历了非常惊心动魄的48个小时,就是那48个小时,您担心过自己的生命吗?

查韦斯:是的,那几天叛军的命令是处死我。而且几乎就发生了,我差一点就没命了。59:18当时我觉得自己已经要去见耶稣了,我一直想象着死后就可以见到耶稣和上帝。我觉得那几天可能就是我生命的终点了。我想着,这回轮到我了,我是因为保持对人民的忠诚而死去的,而不是像一百多年以来委内瑞拉的大部分总统那样,向帝国主义、特权统治、金钱、舒适的生活投降屈服而死的。那些总统在物质上都是非常富有,但是他们却背叛了人民,玻利瓦尔的人民,委内瑞拉的人民。在那个黎明我就是这样想的,我快要死了,在我48岁的时候。但之后发生的事情像是一个奇迹,我被带到一个地方的时候。那是(2002年4月)12日的半夜,我被带到海边,将要被杀死。但是有一组士兵违抗了命令,他们是委内瑞拉人民的士兵,穿着军服,拿着武器。他们起来反抗了。他们排好了队,按命令就要处死我了,但是有好位雇佣民兵在场,他们阻止了枪杀。

出身军人的查韦斯在军界享有很高的声望,在负责拘禁查韦斯的人中,有很多人都很尊重查韦斯。有一个名叫罗德里格斯的普通士兵,他悄悄地问查韦斯:“您怎么了,我的长官?外面都传说您主动辞职了,您真的辞职了吗?”查韦斯对他说:“不,我的孩子,我从来没有辞职,也永远不会辞职。” 罗德里格斯听完以后立刻向总统立正敬礼。他说:“我有我的长官,我的长官也还有他的长官,我们都得服从命令,但是您是我们所有人的长官。您最好把您没有辞职的消息写下来,放在纸篓里藏好,我想办法把它带出去。”这样做对一个小士兵来说无疑是要冒极大的风险,但是很快,查韦斯亲笔签名的“总统没有辞职”的声明就由传真传遍了全国。大大地鼓舞了总统支持者的士气。

在回到总统府后的电视讲话中,查韦斯没有忘记那个勇敢的士兵,在他说到“我祝贺你,罗德里格斯,你成功了”的时候,这位刚刚经历了暴风骤雨的总统几乎哽咽。

水均益:您被救了出来,实际上还是一个意外。因为我知道您当时是受到一些士兵的帮助,其中包括一个士兵把一个很重要的口信传达了出来。您是不是认为那完全是上帝的一个旨意,一个意外?

查韦斯:是的。我们国家民间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民众之声即上帝之声,当时被拘禁期间有几个士兵一直在我身边,照顾我,给了我很大的帮助,特别是精神上的支持。我记得有一位护士,给我做体检,然后跟我聊了会儿天,使我心中正在熄灭的火焰又重新燃烧起来了。我记得她说,我有个一岁半的儿子,他已经能清楚地叫出您的名字了。我问她你的儿子什么样子啊。她说,我的儿子皮肤黑黑的,和我一样,是典型的委内瑞拉海边的颜色,他已经会说话了。他在电视里看到您的时候就会说,查维斯!查韦斯,说着说着她就哭了,眼泪流下来了。然后她就离开了我的牢房。她走了,哭着走了。但她把她的儿子留在了我的心里。她的儿子变成了成百上千的小孩子形象,一直在浮现我的脑海里。当时我的感觉就像是,心中正在熄灭的火焰被重新点燃了。看到她哭了,我也哭了,仿佛看到很多小孩子也在哭泣。所以我就想,不,我不能死,我不能投降。我要继续战斗,为了这些孩子战斗。

水均益:是不是在这48个小时里边,听您现在回忆,我似乎感觉整个过程您都非常镇定,当然我看到有些报道说您曾经在其中的一夜里面,您彻夜未眠,您想到了很多,能不能告诉我在整个48个小时当中,您是不是一直保持自己的精神状态镇定,如果是的话,这个根本上来自于一种什么样的动力?

查韦斯:我睡了两个小时左右,在凌晨吧。

水均益:您还可以睡得着?

查韦斯:是的,可能因为太累了吧。天亮的时候我睡着了,但只有两个小时,很快就醒了。我觉得这一觉对我来说非常有帮助,因为让我恢复了精神,恢复了体力。早晨醒来的时候我的状态、精神面貌就焕然一新了,和刚才讲到的那个护士聊天,谈到她的孩子时我的那种心态完全不同了。睡了两个小时,我记得醒来的时候,我把头探到窗外,看到太阳正在升起。我敲了敲门,对外面看守我的一组海军士官说,我想出去散散步,给我找件针织衫,找双运动鞋吧,几分钟后我就和他们一起在外面的院子里散步了,然后我们四五个人,一起商量着怎么一起逃出去,逃到附近的城市马拉凯去。那里军人和人民已经在革命反抗新的政变政府了。我曾经战斗过的空降营军队驻扎就在那里。从政变一开始,空降营部队就在指挥官劳尔·巴杜埃尔将军的统领下,他现在是委内瑞拉全军最高指挥官了,他当时拒绝承认政变政府。

查韦斯在海岛上思考的时候,数十万民众高举查韦斯的画像走上街头,要求政变军队释放总统。拥护查维斯的军队也对拘禁总统的部队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他们立刻释放总统,否则将采取军事行动。

与此同时,查韦斯曾经指挥过空降营派出十二人的小分队,兵不血刃地将查韦斯救出。

2002年4月14日凌晨3时许,查韦斯乘直升机奇迹般地降落在总统府。

重新入主总统府观花宫的查韦斯在电视讲话的第一句是:“是恺撒的终归恺撒,是人民的终归人民。”

查韦斯: 24小时之后我就被救出来了,因为数百万人民,特别是穷人对政变政府施加了很大的压力。我希望穷人能够幸福。数百万人走上街头声援我。当时我确实已经被推翻了,我的政府被推翻了,当然只是在那48小时内被推翻了。但是之后一场人民支持的军事革命将那个篡权政府推翻了,我想它可能是历史上最短命的政府吧。当然那几十个个小时是非常痛苦的,我几乎走到了生命尽头。但是感谢上帝,我战胜了这一切,就像刚才我说过的那样,我现在更加坚强了,不管是政治,精神还是经济方面都是如此。我们愿意开启与中国合作的新篇章,也愿意与其它很多国家开展合作。

在2002年政变发生后不久,查韦斯在接受英国广播电视公司BBC采访时说,他手中掌握了美国方面同政变军官进行联系的书面证据。而白宫的态度仅仅是告诫查韦斯好自为之。

 

 

在过去的一年中,查韦斯就三次访问古巴。他和美国在拉美的宿敌卡斯特罗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这也是许多人想搞明白的事情。

水均益:我们注意到您跟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关系非常好,就在这个月,2004年12月,您还专门去又一次拜见了他,当时他坐在轮椅上,而且还专门站起来迎接您。

查韦斯:他这一跤摔得太厉害了。我跟他说你可以开个摔跤培训班了,教人怎么摔得这么严重。他摔得膝盖骨折了,我记得是这个膝盖,不,是左膝盖,摔成了七块。右臂也严重摔伤,对他这78岁这个年龄来说真不是闹着玩儿的。但是令人惊讶的是他恢复得这么快,他摔伤后我去看过他两次。第一次聊得几乎停不下来了。我们聊了八九个小时,他坐在轮椅上,我也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我跟他说了好几次,你该休息了,他却总是说,没关系,没关系,我很好。有了高超的治疗,加上他铁一般的意志,我两周前再去看他的时候就非常惊讶地看到他在飞机扶梯旁边,站着等我。之后又陪我去献花,在献花仪式上也站了一会儿。前一段时间我和他在哈瓦那道别的时候,他对我说,查维斯啊,(2004年)12月23号我就要走路了。我要走这么多米,爬这么多级楼梯,他的康复有着严格的计划,而且他都一步步地完成了。我都看到了。

水均益:能不能给我们简单地说一下,您和卡斯特罗先生的关系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查韦斯:说实话,我和菲德尔的关系是一种兄弟的关系,他对我们的人民,我所代表的人民的支持是非常明确的。

我们的关系有十年了。应该说时间更长吧,前一阵我们在哈瓦那还庆祝了一下我们认识十周年,而且回顾了一下这十年中发生的事情,确认了一下未来十年的发展。卡斯特罗已经成为一座尊严的堡垒。这一点谁能否认呢,就连他的最顽固的敌人也不得不承认,在上世纪的后半叶,卡斯特罗不仅是古巴人民,也是拉美各国人民和所有第三世界的人民的尊严的象征。

水均益:您怎么看待他,他对您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是一个兄长还是一个父辈?还是一个同事?还是一个好战友?

查韦斯:所有这些都是,菲德尔是一个同伴,一位兄长,同时也是父亲。有一次我收到他的一封长信,他亲笔写的,有四十五页,我认真地,逐字逐句地看完他的信,然后我立刻回信,我回信说,我都不知道是该称呼你兄长还是父亲了。所以你说的这些都有。他是一个楷模。如果你认识他的话,你和他打过交道的话,你就会发现他伟大的人格,他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

查韦斯认为:要改变千疮百孔,百废待兴的委内瑞拉,就必须走市场经济和国家调控相结合的道路。从这一点来说,查韦斯十分推崇中国革命和进行经济改革的成功经验。他曾细致的研究过毛泽东的一系列著作,并多次在公开讲话中引述毛泽东关于军民鱼水情的论述。

事实上,查韦斯对中国的着迷程度远远超过了许多人的想象,许多中国人或许都说不出来改革开放以来国家经济发展的进程,但查韦斯却对此如数家珍。在查韦斯的积极倡导下,目前委内瑞拉全国也建立了若干经济特区,希望能够借鉴中国的经验吸引更多的外国投资者。

水均益:总统先生,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我知道您的时间非常紧张。就是您这次来中国,这次访问下来,您有没有什么惊人的或者说对我们新闻界来讲,很有诱惑力的新闻告诉我们,在这儿。

查韦斯:对媒体吗?你看,这次访问非常积极,所有都是非常有成果的。59:29我们签了八九项协议,而且都是非常具体的。绝对不是说说而已,不是空中楼阁,而是非常具体的。首先我们提供了一项能源方案,以支持中国的发展。这个方案规模都很大,能满足中国由于增长而产生的对石油的需求,符合中国的能源战略,中国也很慷慨地宣布委内瑞拉为旅游目的国,在古巴和墨西哥之后,我们是加勒比地区第三个被中国宣布为旅游目的地的国家。总之,这次访问非常成功。

水均益:好的,总统先生,非常感谢您!我还有一个礼物给您,我告诉您这个礼物,我相信您应该是比较喜欢的,这是一个中国的《孙子兵法》,我们栏目做的一个纪念品,这里面是有《孙子兵法》。

查韦斯:你可真慷慨啊!兵法,是谁写的呢?孙子?这个我可能看不懂吧。有中国和英文,英文我能看懂一半吧。知道吗,我是当兵出身的,我很多年前就学过孙子兵法,我也很崇尚毛泽东思想。孙子兵法充满了智慧。毛泽东著作我小时候就读了,我很欣赏“军民水鱼情”这句话。这将是我终生喜爱的礼物。它将不只是纪念。你知道另一位伟大的俄罗斯军事理论家曾经说过,战争是政治的另一种形式的延续,而我要说,如果A等于B,那么B也等于A,这个等式是可以对调的,所以政治是也是战争的另一种形式的延续。兵法对政治来说是非常非常有用的,它们是完全一样的。

水均益: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查韦斯:谢谢。

 

世界各个媒体称2002年的政变使得查韦斯和华盛顿的矛盾公开化,《纽约时报》分析说,查韦斯“下台”让白宫如此兴奋的原因在于美国政府视查韦斯为自己拉美“后院”内最不听话的一名领导人。

[责任编辑:PN040] 标签:查韦斯 委内瑞拉总统 水均益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