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专家:中央应设专案组调查寨桥村征地问题

2011年05月24日 17:20
来源:凤凰卫视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正在加载中...'

核心提示:村长离奇死亡,换来公众对寨桥村征地纠纷的关注。法理,道义,当地政府为何不能取信于民。社科院专家:政府在中间充当了老大的角色。

凤凰卫视2011年5月19日《社会能见度》节目,以下为部分文字实录:

解说:在2005年,当地政府先后分两次将总额为3800万元的征地款和补偿费分别打入寨桥村农村合作银行账户和蒲圻镇乐能电厂政策处理专用户头。但村民认为补偿款过低,拒不接收款项。最后政府将这笔资金冻结。

记者:那寨桥的土地问题发展到现在,您认为接下来应该如何解决,

于建嵘:这个案件要通过法律的途径解决非常困难,我的建议这个问题应该中央应该要成立相关的调查组,来对于寨桥村的问题进行彻底调查,第一,农民对地方政府已经失去了信任,没有谈判或者坐下来谈的基础,#你说你们现在怀疑我拿了七个亿,我说没有,我只拿了一个亿,这一个亿花到哪里去了说清楚,#第二个问题,我倒是建议乐清和温州人民政府要考虑到农民的基本生存问题,不要简单认为我就是给你这么多钱,给你这么多钱,就满足了你的所谓的我有法律规定,我有国家的规定,我有政策,不对的,要考虑他们的生存,要考虑他们的生活水平是不是下降了

解说:2008年,寨桥村并没有进行村委会换届选举,这个村里实际没了领导。一位村民感慨地对我们说,几年来,寨桥村的经济发展已经远远落后于其他村庄。

嘉宾:从2008年开始我们村里就是书记,谁当的时候,谁上来的时候,我们村里有时候你这个意见他接受不了,我们村里就没书记、没村长了,镇里要选代表、选书记选了好几次,有的都吃(不)消,吃不了,干不了,所以都没有了,一直就没有

记者:就是上面组织选,但是没有人敢担任。

嘉宾:对,没个人担任,他不出来,我们村就不选村长。

嘉宾:诉求就是把我们那个村的山林名字改过来,我们土地要得偿还,你该怎么安置,就是我们多少土地,给你们征了,你得按国家标准,你上报的多少你给我们多少,就是该赔多少就得给我们村多少。——这段可替换为电话采访

解说:在乐清地区,村长在很多村被视为有油水的职位,有村民说,甚至有人为此贿选。但在寨桥村,钱云会这个村长并没给这个穷困的家庭带来任何好处,因此从父亲到子女,一致反对他。但在多年维权失败后,82岁的老父亲改变了观点,他也数次参与维权。

钱顺南:我没有办法,我坐了两次牢,我心里难受,我支持他一定要把这个事情搞清楚,死不怕,你没有罪给我抓起来坐牢

在看守所里那些人叫他回头,我一定要打倒这些吸血虫,这些吸血虫,不打倒吸血虫我就不回来,宁愿跟他拼死为止。我的口号提出来就跟他拼死为止。

解说:不久之后,寨桥村将再次举行村长选举。钱云会被大家视为理所当然的村长人选。此前每次入狱,村民都等待着村长归来,但这一次,村民再也无法等回钱云会。

这是新建电厂即将落成的员工住宅区,与周边村落形成了鲜明对比。寨桥村的人抱怨,由于他们的抗争,电厂在招募工人方面没有给他们一个名额。

电话采访:

村民:现在政府很支持我们村委的事情,水、路、河道,全部都要给我们,污水(排放)都给我们接上,旧城改造,很感谢政府。地征了,啥征了,我们也没有能耐去管,也算了,反正拖着吧,反正我们也不提这些了。

记者:土地现在没有新的谈判,也没有任何变化,是吗?

村民:对对对

记者:那这些村民他们手里面没有土地了,他们靠什么为生呢?

村民:那有什么办法呢。困难户一定要那个指标,一定要给我们拿过来,解决困难

记者:这是全村人的决定

村民:这肯定是全村人的决定,村里人知道这个事情已经拖了这么多年了,再拖也不行了。

串场2:在3月10日的村委会选举当中,钱云会堂弟钱云孟当选寨桥村第9届村民委员会主任。如今,寨桥村的生存之地没有了,民意村长没有了,却以此换来了世人的关注。我们也将继续关注这个村子未来的生息 

[责任编辑:PN013] 标签:寨桥村 问题 设专案组调查寨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