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安徽遭追求者毁容少女曾因不堪其骚扰患抑郁症

2012年02月29日 03:29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本报记者,王磊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案发前的周岩

周岩的妈妈和小姨在为她做护理 黄洋洋摄

被毁容的合肥少女周岩终于拥有了梦中的“公主房”。

乳白色的“韩式”家具,碎花窗帘,崭新的墙纸,镂花的单人床。小书架上立着她最喜欢看的《红楼梦》、《红楼梦诗词注解》。

不过,对周岩来说,这只不过是一堆美丽的道具。

这些“道具”花去2万多元,好心的商家非常同情这个家庭的遭遇,打了最低的折扣。母亲李聪觉得,这是这个家必须做的。

在医院的时候,有一天周岩清醒过来,知道要回家了,她“一个字一个字”地告诉趴在身边的小姨,“我——怕。”

“是不是怕再回到那间屋子?”小姨问。周岩脸上的肌肉微微地牵动,然后她轻轻闭上眼睛。

“家里没钱重新租房子,那样每个月又要花掉1000多元,只能局部地改变一下那个环境。”小姨李云解释。

正是在这个房间,2011年9月17日那个潮热的下午,周岩的命运瞬间扭转,在她16岁的时候。

据称,当时17岁的陶汝坤敲开了她家的门,并且进入了她的房间。

“我说,你不要再来骚扰我了,我要好好学习。但是他叫我答应他高中三年不要谈恋爱,要是被他发现有男孩子追我,我就死定了。”周岩回忆道,“我当时就火了,我说凭什么我要听你的。”

没等她反应过来,陶汝坤从包里掏出装有打火机油的饮料瓶,把油浇在她头上,然后拿出一只“类似ZIPPO”的打火机,“噌”一声点燃了油。

周岩发出巨大的惨叫声,本能地用双手死死地捂住眼睛,蹲了下来。

在厨房的小姨闻声冲了过来,一把抓起床上的被子,一下子把瘦小的周岩卷了进去。

火灭了,命保住了,留下一张破碎的脸。

后来,陶汝坤被警方带走,关押在看守所至今。

在ICU病房抢救了7天7夜,周岩终于脱离生命危险。医院诊断显示,她一只耳朵残损,头面部、颈部、胸部等严重烧伤,烧伤面积超过30%,烧伤程度达二度、三度。

直到今天,周家人一直庆幸的是,毕竟活了下来,如果小姨不在家,孩子就没了。

烧伤科病房没有镜子,周岩从未看过自己。“回到家,是不是也让她避开镜子?”为此,一家人想了好几夜,最终作出一个残酷的决定。“迟早是要面对现实的,不能逃避,只能让她学会接受。”

2011年12月20日,出院后,父亲背着一身新衣的她,沿着逼仄的楼梯,爬上了5楼。父亲有些不敢进门,因为6平方米的客厅的左侧镶着一面落地镜,躲不过去。

周岩还是被背了进去。

看到自己的样子,她没有哭出声,只是不住地流泪。她对母亲说:“妈妈,我完蛋了。”

接下来,她被扶到床上,从此再未看过镜中的自己。

为了方便换药和护理,周岩现在只能躺在隔壁房间的大床上。公主房成了“道具”,房间里崭新的摆设,她根本没见过,只能听听母亲的口述。甚至,因为脖子不能动,她都无法向里面张望一眼。

“公主床”上,如今摊满了打印出来的相片,家人只能在光影中追忆女孩曾经的美好容颜。

留着童话头的周岩穿着米白色的线衫,有时顽皮地对着镜头撅起小嘴,完成一张“大头照”;有时背靠着墙壁,故作忧郁地凝望远方,做出一种“文艺范儿”。

 
[责任编辑:PN006] 标签:周岩 李聪 安徽毁容少女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