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北京乞丐调查:乞丐称同行越来越多 钱越来越难要

2012年09月25日 15:02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赵喜斌 杨奕

两对“乞丐”在地铁站外相遇。

苹果园地铁站北边的金顶山村环境脏乱,山上的一些房屋已经拆除,因房租便宜,很多流浪汉、“乞丐”聚居于此。李刚摄

原标题:行乞搭档俩月一换

本报记者赵喜斌 实习生杨奕

在苹果园以北的金顶山村,聚集着一百多个乞丐。

上午10点,苹果园地铁站外,一个盲人扯着前面老人的衣襟向地铁口走去,进地铁前,盲人男子点了一根香烟,猛吸了几口。

此时,三三两两的乞丐开始从苹果园地铁北侧的金顶山村涌向地铁,他们或拄着拐杖,或衣衫褴褛,开始一天的行乞。北京人对行乞者并不陌生,马路边、过街天桥、地下通道、地铁口……随处可见他们的踪影。

记者多次探访,记录下乞丐的真实生活状态。

金顶山村住了百余名“乞丐”

下午3点,70岁的老杨出门了,身后跟着62岁的老伴儿,眼睛失明的老太太右手拉着老杨的衣服,左手不时地顶着老杨已经塌下的腰,“他腰脱很严重,不顶着点,他的腰就直不起来,没法走路。”

老杨穿着已经掉色的棕色上衣,左手拄着的木棍是他走路时必备的支点,老伴儿背着一个黑色书包,手上还挎着一个黑色购物袋,搀扶着老杨缓缓地走出家门,他们的目的地是几百米外的地铁站,他们准备“开工”。

和老杨一样,许多乞丐也居住在地铁苹果园站向北约400米的金顶山村。

村口处一间平房门口挂着“金顶山村居委会”的牌子,并不十分显眼,居委会的左右两侧都有通往村里的小巷。巷子的最深处,一家小旅馆旁的路上一头大黑猪慵懒地来回溜达。

村子里绝大多数是低矮的平房,村里的小商店、小饭馆里光顾的人不多,路上的行人也少见。“乞丐?他们上午都出去了,现在还没‘下班’呢。”一位村民指了指北侧的山坡,“很多乞丐都住那面,三四年前周围的村子陆续拆迁,分散住在几个村子的乞丐都搬到了金顶山村,再加上以前住在这里的乞丐,现在至少得有100多个。”

穿过旅馆,是一个小山坡,路已变得只能容下一人行走,路边的垃圾散发着臭味。老杨的家就在山坡上,门十分破旧,门上的油漆已快掉光。不到10平方米的房间中除了一张床,没有像样的家具,“房租可不便宜哩!”老太太伸出三根手指头,“要300块钱呢。”

老杨和老伴儿在北京乞讨已经有两年时间,他们说,从河南老家到北京乞讨的原因是不想连累儿子,“谁家姑娘愿意嫁给一个瞎婆子和一个病老头的儿子。”老杨和老伴儿离开家是想让儿子能说上一个媳妇。

老杨租住的房子旁,住的也都是他的老乡和“同行”。

“这一片儿住了好多乞丐,尤其是最近几年。这里的房租相对便宜,十来平方米的房子一个月租金就三四百,有的房主靠着房边用水泥瓦临时搭建一间小屋就可以往外出租,乞丐就陆陆续续来这儿‘定居’了。”一位居住在金顶山村30多年的村民指着小山坡上成片的小房说,沿着小巷往里走是西山坡,坡上住着好多乞丐,他们分别住在好几个院子里,每个院子大概住着十来个,他们每天早上大概九十点钟就出门了。

上班留守各有分工

从村口往西走,与之前的小巷相比,路显得略微宽敞。在一家小院中,面容烧伤的妇女坐在空地上,怀中抱着一个两三岁的孩子。妇女说一次意外让她和丈夫被烧伤,“看我们的样子谁会要我们去工作?”目前,行乞成为他们主要经济来源。住在金顶山村,是通过老乡的介绍,“他告诉我,很多乞讨的人都住在这里。房租不贵,交通也方便,出门就是一号线的起点。”

一件白色T恤衫,深色牛仔裤,妇女的穿着很难与乞丐联系在一起。“今天我老公出去了,我在家里带孩子。”来自安徽的妇女说,有时候会带着孩子一起去乞讨,但更多的时间是她和老公只出去一个人。

60多岁的老王家在河南民权县,年轻时拉了40年的板车,落下一身的毛病,“外加还有心脏病,没法干活了,就带着老伴儿来到北京要饭。”

“我老伴身体也不好,我又有这么多病,每个月两人加一起的医药费得花一千多。家里有个儿子连自己糊口都成问题,没有能力照顾我们两位老人。”老王坐在马路边,拎出装着药罐的袋子,用盛着水的乐扣水杯将一把药片服下。“我们那儿很多人都在北京要饭,老乡都住在这儿,互相有个帮助。”

[责任编辑:PN016] 标签:行乞 乞丐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