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药家鑫故意杀人案今开审 是否有自首情节成焦点

2011年03月23日 02:47
来源:北京青年报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2010年10月20日23时许,西安音乐学院大三学生药家鑫,驾车从西安外国语学院长安校区返回西安途中,撞上前方同向骑电动车的被害人张妙,下车查看后因怕张妙看到其车牌号以后找麻烦,遂上前对其连捅数刀致当场死亡。随后,药家鑫驾车逃离现场,当车行至翰林路郭南村口时再次将两行人撞伤。

今天上午9点半,药家鑫故意杀人案将在西安中院开庭审理。死者张妙的父亲张平选称,为了这一天已等待近半年,希望法院能做出公正判决;而药家鑫的父母则拒绝了记者的采访,称已无精力面对公众。在事发近半年之后,这起由交通肇事而转化成的故意杀人案酿成了三个家庭的悲剧,年迈的张平选经历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辛酸,年幼的王思宇永远失去了母爱,而药家的父母也面临着独子将受法律严惩的现实。在这场庭审开始前的一天,这三个家庭在经历了近半年的煎熬和等待之后,都度过了不平静的一天。

■张平选:只是要一个公道

昨日,西安市长安区北雷村,57岁的张平选一如往常,在清晨6点起床。随着庭审日期的临近,他开始觉得自己有点心绪不宁。

在吃完早饭后,张平选在自家小院里和门口溜达,晒晒太阳,逗外孙玩,看妻子刘小欠在一旁洗衣服,打发着这一天中难得的清闲时间。去年10月20日早上,大女儿张妙就从这个院门踏出,第二天凌晨3点多钟,张老汉再次看到她的时候,身中八刀的张妙已经躺在了离家数公里之外的血泊之中。从那以后,这位原本勤劳的老农停止了打零工的生活,等待着开庭审理的这一天。

从9点开始,张家陆陆续续地来了十几拨各地记者,张平选操着浓重的方言不停地跟记者们讲述事情的来龙去脉,表达自己对审判结果的期盼,或者带着记者到事发现场还原当时的经过。而在记者们采访的间歇,他就坐在院子里发呆,偶尔会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小声地啜泣。

张平选说,自从大女儿出事后,刘小欠一直没法接受现实,精神变得有点不太正常,每次一到女儿的房间就触景生情,控制不住自己。

采访中,有记者假设性地问张平选,如果只能在药家鑫被严惩以及拿到更多的赔款中选择一项的话,他会选哪个?张平选毫不犹豫地说,希望药家鑫得到严惩,而经济赔偿则以法院判决为准,法庭给赔多少就是多少。

张平选称,虽然药家父母抚养大儿子也不容易,但是他对他们处理事情的消极态度感到非常寒心,在事情发生后,他多次通过公安局要求和对方坐下来谈,但是反馈回来的信息都是对方拒绝和他谈。而唯一一次拨通药父的电话,电话接通之后药父问了句你是谁,当听说是张妙的父亲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2月25日,在双方律师的沟通下,张平选和药家鑫的父母在长安的一家饭店第一次见了面,药家鑫的母亲见面后即当场下跪以示忏悔,并拿出了三万元钱希望能用来安葬张妙,但是被张平选拒绝,他希望有什么事情法庭上再说。

张平选说,10月23日,药家鑫被刑拘的那天,他在接受派出所调查时曾经看到过药家鑫。当时,他并不知道,那个白净的小男孩就是捅了自己女儿八刀的人。而今天,他将在法庭上再度看到他,他不确定自己会有怎样的情绪,但他希望能得到公平的判决,给自己死去的女儿一个交代。

■王辉:希望给3岁儿子一个交代

在张家五公里之外的宫子村,30岁的王辉和3岁的王思宇也早早地起了床。王辉说,妻子死后的这五个多月,他感觉自己是稀里糊涂地度过,脑子一直都昏昏沉沉,希望今天的庭审能给这段时间的痛苦做一个暂时的解脱。

起床后,王辉和自己的父母给儿子张罗了早饭,并开始了忙碌的一天,除了接受各路记者的采访之外,他还定做了一个征集附近两个村村民签名的横幅准备今天拉到法庭外。中午,他和代理律师许涛见了面,和他交流了对庭审的看法。

不到3岁的王思宇显然还不谙世事,他对家里接踵而至的陌生人感到既兴奋又好动。王辉的母亲张爱芹说,白天的王思宇并不知道失去母亲意味着什么,而到了晚上,他总是哭闹着要妈妈,这样的日子断断续续地过了五个多月。

王辉说,他是在妻子出事的第二天才知道的。出事前,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妻子在离娘家较近的一所大学里的麻辣烫铺子帮忙,因晚上下班晚而在娘家睡,他每两天和妻子通一次电话,出事前一天晚上,妻子在电话中说想买衣服,他说等有空了回来一起去买,没想到那次通话就成了永别。

王辉表示,这个事情给自己的打击很大,事发后不吃不喝了很多天之后,他的身体终于顶不住,随后因阑尾炎住了一段时间的医院,回来后一想到自己要独自抚养这么小的孩子,还是觉得茶饭不思,平时也总觉得妻子的音容笑貌还留在家里。他说自己一直无法理解药家鑫的举动,他认为撞车后妻子只是骨折并没有大碍,而药家鑫没有选择把她送到医院而是选择了结束她的生命。后来药家鑫所说的农村人难缠的说法也让他愤怒,所以他到现在也无法原谅药家鑫。

妻子出事之前,王辉靠在附近的郭杜镇上帮人搬家具挣点小钱过活。而现在,由于不时袭来的头疼和年幼儿子的牵绊,王辉已经五个月没有出门挣钱了。

王辉说,今天的庭审,他会带上自己的儿子,希望能从中吸取教训,教育好自己的儿子,让他长大后成为一个实实在在的人,本本分分地去生活。对于即将到来的审判,他希望法律能够给自己从此失去母爱的儿子一个交代。

[责任编辑:PN014] 标签:药家鑫 药家鑫故意杀人案 张平选 父母 希望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