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师东兵诈骗案:民航官员为升官给其买别墅
2010年09月13日 22:31正义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正义网北京913电(记者王丽丽 见习记者刘博 高鑫)被称为“高层内幕作家”的师东兵,因涉嫌诈骗被送上被告席。今天,该案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据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师东兵于2004年至2006年间,以虚构自己认识国家或地方领导,可以办理职务升迁、项目审批、购买便宜汽车等为诱饵,骗取周某、陈某等8名被害人350万余元。

据记者了解,有两名被害人分别是民航系统、国土资源系统的官员,为了能够升职,他们托师东兵帮忙联系高层领导(包括深圳市前市长许宗衡)。这两位官员,或是买别墅相送,或是汇给师东兵近百万元,没想到都被师东兵骗了。

师东兵打着许宗衡旗号骗房骗钱

在检方指控师东兵诈骗的350余万元中,有将近214万元是师打着许宗衡的旗号骗来的。在庭审过程中,检方出示了这三名被害人的证言,其中一人是因职务升迁、另外两人是因项目审批,托师东兵帮忙联络许宗衡的。

师东兵当庭自称,找到许宗衡后,许还向自己要钱,两人因此吵翻。“我就是因为坚持原则才和许宗衡翻脸的。”庭审中,师东兵多次提到许宗衡,并说他与许的关系“全国人民都知道”。

检察机关出示的证人证言也是多次提到,师东兵散布自己与许宗衡交好的信息,打着与许宗衡交好的旗号行骗。深圳国土系统一位官员,想升任副局长,认识师东兵后就托他找许宗衡,给师东兵汇了好处费73万元。

另外两个被害人以及公司则是请师东兵帮忙,找到许宗衡在项目审批方面提供一些便利。其中一家公司想做的项目,其公司负责人李某认为需要许宗衡亲自批示才有可能接到,师东兵当即满口答应:“最多一星期就能批下来。”心切的李某赶紧给师东兵汇了20.9万元好处费。

另一家受骗的公司则是想参与深圳市的污水处理项目。当时,公司负责人问师东兵:“这事需要多少钱?”师东兵说:“一两百万吧。”同时他告诉对方,“我想在深圳买房子,你的款到后一周之内,我就能让许宗衡签字。”几天后,师告诉这位负责人两个信息,一是事情已经办的差不多了,二是他本人的银行卡号。这位公司负责任赶紧给师东兵的账户上汇了120万元。

没想到歪打正着。正在这位公司经理感到自己受骗上当之时,国家有关部门要来深圳检查污水处理问题。时任市长的许宗衡高度重视,亲自视察,并要求两个月内完工。这家公司意外地得到了项目。检方透露,这个事情最后成了,和师没有任何关系。既没有查到许的批示,而且项目上马之时,师已经被抓了。

民航系统一副局长为升职给师东兵买别墅

师东兵宣扬自己认识国家、省级领导人,和他们交往甚密,这是某些想升官的官员找到他、送他钱、托他要官的重要原因。

本案中,想买官的受害人里面,除了上述深圳国土系统的那位官员外,还有民航系统一位姓周的副局长。周给师东兵在北京买了别墅,目的就是想扶正、当上局长。

北京密云某售楼处小姐周微(化名)作证称,有一年五一节期间,来了一个姓周的男子,要买9号楼别墅。“他当时在购房人处签的是‘师东兵’的名字”,周微很纳闷,当时就问他,为什么不用自己的名字?他的回答是:“这是给首长买的房子。”

直到当年8月底,周将剩余的房款交齐后,自己的升职一事仍旧没有眉目。问到师东兵,他就说:“正在办,正在办。”

“从认识他(指师东兵——记者注)开始,他就一直说给我办,并告诉我认识某某领导,没问题。”周某在证言中称,给师买别墅花了85万,直到自己退休,当局长的心愿也没实现。

法庭上,师东兵反复强调,自己从不在他们(指被害人——记者注)面前说认识国家和省级领导人。“认识的,我不说。更何况是我不认识的,更不会说了。这是我做人的原则。”

不过,也是在今天的庭审中,师东兵本人却是一口一个领导的名字,叫起来挺亲热,甚至把姓都省了,直呼其名。他还用保利剧院、某些演出来证明自己曾和一些上层领导握过手、看过戏。

他说的与本案无关的话,不时被法官打断。

师东兵承诺“直送上层”,却把信寄给了信访办

师东兵在法庭上,多次用“一派胡言”表达他对证人证言的态度。

证人证言称:“师东兵多次和我们明说,他和上层关系好。”师东兵回应道:“一派胡言。”

证人证言称:“每次见面,他都带着两三个年轻人,一个在左,一个在右,另外一个穿着军装的为他服务,他们都叫他首长。”师东兵回应道:“胡说八道。”

证人证言称:“他每一次出现,都是派头十足,话也不多。弄得很神秘,好像多说一句话,就会泄露国家秘密。”师东兵急了:“他们才是垃圾头头,二道贩子,要钱不要脸的大骗子!”

除了一再称自己是被诬陷的,称公诉人宣读的证人证言是“一派胡言”,师东兵几乎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

对于师东兵自认为办成了的那件事情“深圳污水处理项目上马了”,检察官称此事与师无关。师东兵极力辩解:“我和许宗衡没有决裂之前,他答应我要办的。当然哪个领导都不会直说是谁推荐的。”

等到检方出示的证人证言称“师东兵说自己写的信能直送上层”,可是事实上,信在信访办找到了,没有任何领导批示;除了污水工程那一次歪打正着,师东兵给八位被害人的承诺,再没有一次兑现,在场的旁听人员发出一阵唏嘘。

对此,师又辩称:“即使是领导出面,一些相关的程序还是要走的。”师的律师也补充到,找领导办事的时候,领导也会让把事情通过信访等渠道,发一份材料到相关部门,这是惯例。不是说信访部门收到信,就说明师东兵在诈骗。

庭审进行了一天,本案还未进入法庭辩论阶段。这位作家在法庭上仍旧对“自己救过一些国家领导人”等往事高谈阔论,似乎是影响进度的一个原因。

本案将择日再开庭。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王丽丽 编辑:何帅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