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揭秘重庆涉黑资产处置利益链:谁来托管公安说了算

2012年12月18日 09:36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周远征

调查二

信托接盘

一位办案人员透露:“在当时的高压下,其实主导权掌握在公安机关手里,谁来托管最终是由公安机关说了算。”

本报记者 周远征 重庆报道

“要注意舆情啊,这两天出了多少事情!”12月11日,重庆信托大厦的电梯里,一位高管摸样的人对身边的工作人员不住地提醒,而工作人员则警惕地看着身边的陌生人,一种紧张的气氛弥漫在这栋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的总部大楼里。伴随着外界对于重庆“打黑”期间对于涉黑企业资产处置合法性的关注,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显得异常敏感起来。

轰轰烈烈的重庆“打黑”期间,包括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两江假日酒店有限公司、重庆国地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等拥有重庆国资背景的多家企业被指派成为处置涉黑资产的重要力量。他们托管了重庆“打黑”期间处理的100多家企业的资产,而几年下来,这些涉黑资产在国资手中经历了怎样的变迁和利益流转呢?

签订托管协议之后,彭治民再也无法左右公司的发展。在这一点上,彭治民或许要羡慕黄光裕。2009年,国美电器原董事长黄光裕入狱之后,依然可以在铁窗内签署公司文件,对于公司的发展依然拥有足够的股东权利。

彭治民签订委托协议后的第九天,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原系国有独资,现为多家机构投资者共同持股)成为了其旗下资产的托管方。公开信息显示,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受重庆市公安局专案组及渝中区、南岸区政府委托,在重庆市国资委支持下,于2010年9月4日正式对庆隆公司进行托管。对于为什么彭治民签署协议的两个委托方重庆渝中国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重庆茶园新区管委会不约而同寻找到重庆国际信托公司为托管方,相关公司和管委会并不愿意回答。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也在记者多次联系下,拒绝接受采访。一位办案人员透露:“在当时的高压下,其实主导权掌握在公安机关手里,谁来托管最终是由公安机关说了算。”

其实,从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的公告中就可以看出这家公司与重庆市公安局有着密切的关系。2009年7月31日,前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曾经在重庆信托大厦主持了一场“打黑除恶保平安、警企协力促发展座谈会”。缘何选择在重庆信托大厦召开“打黑”会议,一位知情人士意味深长地说:“或许是敲山震虎。”而在这场座谈会不久,就由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发起设立了一只独一无二的“金色盾牌·重庆人民警察英烈救助基金公益信托”。该公益基金,面向社会公开募集捐赠,存续期限为10年。据悉,参加7月31日座谈会的不少企业参与了捐赠。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企业人士坦言:“在当时的‘打黑’高压下,很难说这些企业都是主动捐赠,捐赠一笔钱,其实也是买一份平安。”而在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的公告信息中显示,截至2012年9月27日,信托资金实际到账金额为1.88亿元。而在2011年12月30日,就经基金管理理事会研究批准,从信托专户支取3109万元用于慰问市公安民警及家属。此前,还分别提取了两次,各1000万元和300万元。

而在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对彭治民资产托管后不久,却蹊跷的卷入了“涉黑举报门”。2011年1月8日,重庆第三届人大代表、同创集团原董事长张明渝实名举报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CEO翁振杰。在其举报中,翁振杰伙同其他涉黑人员涉嫌挪用公款,向黑社会提供放高利贷的资金,索要贿赂,违法放贷,非法鲸吞同创集团价值数亿元的资产,恐吓威逼、暴力收债,强迫交易,洗钱,高利转贷,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并唆使农民工围攻重庆民生银行等一系列违法犯罪行为。这一沸沸扬扬的举报后,号称对黑社会零容忍的重庆公安机关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事件最终也不了了之。

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在2010年9月托管彭治民旗下资产之后,到底又做了怎样的举措来保持庆隆公司稳定和资产增值呢?按照公开的信息,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进入托管之初拟定了最高为6亿元的应急维稳贷款方案,专项用于解决民工工资、拆迁费用和工程复工的资金需求。据媒体报道,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确曾在2010年底发放了1.2亿元民工工资。除此之外,接近彭治民亲属的知情人士透露,彭治民的两家主要公司重庆庆隆屋业和重庆众诚屋业在被重庆信托托管之后,在托管方重庆国际信托主导下归还了近6亿元银行贷款,而在2011年5月,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分两批向银行购买了庆隆和众诚另外近9亿元的信贷资产,在国土局备案的土地抵押信息也进行了变更。然而,这些举措之下,彭治民旗下最重要的庆隆南山高尔夫项目依然处于停工状态。

非法托管?

“彭治民在被关押期间签订的委托书很难说是其本人意志,而且涉黑资产的最终处理是需要由法院来进行,公安机关提前介入肯定是不合法的。”

“彭治民是在被专案组被迫关押期间签订了委托书,这样的一个委托书有法律效力吗?”12月7日,接近彭治民家属的陈梦(化名)表示,“通过这样的委托协议,彭治民的资产就被重庆派出的托管方全盘托管,彭治民的家属根本无权知晓资产的处置问题。”

《中国经营报》在12月10日曾报道了原重庆庆隆屋业董事长彭治民涉黑案中资产处置出现的问题。重庆市公安局“091-618专案组”组长王智曾(王立军的得力干将,已经被判刑5年)在2010年11月11日播出的《拍案说法》上透露,彭治民拥有百亿资产。对于这位重庆富豪拥有“百亿”资产,重庆市“巧妙”地通过两份委托协议全权进行了处理。

这两份有彭治民签名的委托书上,签署日期均为2010年8月25日。彭治民是在2010年6月19日被重庆市公安机关采取了强制措施。随后的2010年7月23日,重庆公安机关对他执行了逮捕。而在公安机关将彭治民移交到检察机关之前,彭治民在看守所签署了这两份委托协议。两份委托书上分别授权重庆渝中国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重庆茶园新区管委会对其旗下的资产进行委托管理。委托书上明确写明,受委托方全权行使股东权利和公司经营权。文件还规定受托人有义务维护受托管资产不低于净资产额(以2010年6月30日为基准日审计确认的净资产额)。

正是这两份委托书受到了彭治民家属的质疑,毕竟在签订委托书之时,彭治民只是作为犯罪嫌疑人,而其旗下公司依然可以进行运营。事实上,2010年下半年恰恰是重庆房地产市场比较火热的一年,彭治民旗下公司的主要资产庆隆南山高尔夫也受到了热捧。其家属认为,即使彭治民被公安机关逮捕,其旗下公司的管理团队依然可以维持公司正常运营。

然而,公开的信息显示,托管模式恰恰是重庆2009年“打黑”的重要经验。重庆方面曾宣传,重庆“打黑”过程中,重庆警方与税务、工商等部门组成工作组进驻企业,给企业留足运转资金,并指定不涉案的负责人代管生产经营销售,保证涉案企业正常运转。在资金清算完毕后,重庆警方组织实力强、信誉好、效益好的大中型企业对涉案企业依法进行托管。截止到2010年底,就有今普实业、渝强公司等100多家涉案企业被托管。

然而,这样的托管模式在法律专家看来,并不合法。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童之伟对此表示:“彭治民在被关押期间签订的委托书很难说是其本人意志,而且涉黑资产的最终处理是需要由法院来进行,公安机关提前介入肯定是不合法的。”据悉,彭治民签订委托协议一年多以后的2011年11月22日,重庆高级法院才二审宣判彭治民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资产。重庆一位政法系统的人士也颇为不满地说,“打黑”期间,王立军主导的重庆公安权力太大,不但在办案之初就通过托管方式对涉案人的资产进行了处置,而且在案件移交到检察院之后,往往涉案资产并没有移交到检察院,最终法院对于涉案资产的最终处置也无从谈起。

与彭治民案类似,本报记者调查重庆江州实业董事长陈明亮的涉黑资产处置过程中也发现,在陈明亮拒绝签字之下,重庆市有关部门依然对陈明亮旗下的资产进行了强制托管。

利益倒腾

目前,重庆国际信托公司已经退出托管。接手彭治民旗下资产托管方为重庆国地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

庆隆南山高尔夫项目长期陷入停工状态,庆隆南山希尔顿酒店也在装修一半之后就停工至今的情况下,托管人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却可以高枕无忧。

公开信息显示,重庆国际信托在2011年8月,通过重庆仲裁委员会裁决,分别从彭治民旗下庆隆屋业和众诚物业获得4.5亿和1.5亿的借款本息,目前本息和仲裁费已经执行完毕。显然,重庆国际信托公司在托管期间,借款给被托管方运转之时又可以获得足够的回报。

目前,重庆国际信托公司已经退出托管。接手彭治民旗下资产托管方为重庆国地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这家注册资金为1000万元的公司,目前系重庆国创投资有限公司(国有独资)旗下子公司,其经营范围为受重庆市人民政府委托负责接收、管理、处置相关资产;房屋、场地租赁。

根据工商登记资料显示的信息,重庆国地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最初由重庆国信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改制,而在改制前系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的子公司,之后该公司还在不同时期属于重庆地产集团和重庆渝富集团。

目前,这家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的前子公司在托管彭治民旗下资产过程中,与重庆国际信托的形成了紧密的借贷关系。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公告显示,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2011年12月23日开始推出了 “平安重庆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截至目前共推出了五期计划,已募集了14.8亿元资金用于重庆国地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对“庆隆系”公司在金融机构的债务进行重整。无疑,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又在其间获得了一笔丰厚的利息收入。按照彭治民签署的委托书,受托人的报酬和托管费用均由托管资产承担。这意味着,即使目前彭治民旗下的项目陷入停工状态下,拥有几千亩优质土地资产的“庆隆系”公司必须承担起托管人的所有费用。

按照法律程序,2011年11月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对彭治民进行审判之后,彭治民被没收的个人全部财产就应当由法院来进行资产拍卖。然而,法院判决生效时隔一年多,彭治民旗下的资产还处于托管状态。陈梦表示:“我们怀疑在这种托管状态下,托管方全权把控资产的情况下,向有关利益方输送利益。”

事实上,被托管企业在托管期间资产“蒸发”的情况并不鲜见。陈明亮旗下的世纪英皇大酒店资产处置中,重庆交旅集团旗下的重庆两江假日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成为了世纪英皇大酒店的托管方,但是在托管过程中,该公司最终以较低的价格让陈明亮在世纪英皇项目上的合伙人重庆林建物业有限公司只获得了较低的补偿后退出。目前,托管方两江假日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已经搬到了甚为阔绰的世纪英皇大酒店写字楼办公,而且在建筑面积近16万平米的世纪英皇大酒店的房地证上两江假日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已经取代了陈明亮的江州实业。

对于涉黑资产处置中的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重庆方面正在与陈明亮的家属、彭治民的家属进行商谈。但是,截至目前到底有多少涉黑资产,重庆市相关部门并没有公布进一步的信息。重庆市新闻发言人也对记者表示:“我现在也没有任何信息,对这一块的事情我们没有接到信息进行发布。”然而,随着时间的拖延,解决问题的难度却在加大,曾经在委托书上写明受托人有义务保持相关资产的保值增值或许也只是一种不需要负责的“义务”。

[责任编辑:PN010] 标签:重庆国 涉黑 周远征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