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气功“大师”背后的大人物:老将军们抢着喝大师剩茶

2013年08月08日 10:23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叶飙

国家科委曾组织实验组分赴各省调查验证特异功能,但在地方屡碰钉子。“高级干部介入下,去伪存真很困难”。 (黄小兵/图)

1985年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常务理事合影,军队高级干部占到一半。 (CFP/图)

1993年底,在北京妙峰山高级气功强化培训班上,每个学员头上都盖一口锅。这是历史上有名的信息锅,据说可以用来接受宇宙的大气场,达成天人感应。上世纪90年代初堪称气功席卷中国的黄金时代。 (CFP/图)

原标题:谁为气功崛起保驾护航 “大师”背后的大人物

1986年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成立,理事长为国防科工委科委主任张震寰;“特异功能研究”的精神领袖钱学森“以党性保证”其真实性。几乎半个中国的省份成立“特异功能研究”机构。

反对“特异功能”的精神领袖、国家科委副主任于光远得到的支持越来越少;叶圣陶因撰文反对而被责难;科协主席周培源因不同意出面而陷入争执。“清醒的文化人不能说话了。”

胡耀邦曾对“特异功能”批示“荒谬绝伦”,又要求“不要介绍和宣传”,但面对支持力量,也不得不作出让步。

躲去香港,无法为王林卸去所有麻烦。自从他与马云、李连杰、赵薇等名人的合影曝光后,“大师”的隐秘外壳被他所不熟悉的网络层层剥开。

长期与他保持友好关系的当地政府突然变了脸。2013年8月6日,多部门商讨后认为,王林涉嫌非法持有枪支、偷税、非法行医、行贿、重婚、赌博、诈骗等七项罪名。江西省芦溪县警方已对他立案调查。

对年过耄耋的杜继文而言,王林的结局并不意外,连同他当年崛起的那个疯狂年代。

2013年8月,原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所长杜继文回忆起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的一个荒诞场景——在“大师”张宏堡的报告会上,数十位老将军鱼贯而入,挤满最前几排,聆听台上人的教诲:“我就是你们的父亲,你们必须像儿子对待父亲一样尊敬我。”

在“大师”离席时:老将军们如赛跑,竞相冲到台上,抢坐“大师”的椅子,争喝杯里的剩茶。

“特异功能”甫一出现就伴随着巨大而漫长的争议。杜继文就是当时的反对者。但他很快发现,这不是个轻松的立场,他和“大师”们也开始了一场长达十余年的“斗法”。

在三十多年前那场战斗里,“大师”与干部阶层结盟,远非反对者的唯一困难;科学家的介入、媒体的沦陷以及大众的盲从都为“大师”加固;即使在杜继文参与撰写报告、促使中央取缔“法轮功”后,伪科学也未完全丢掉它的全部阵地。

给“中央同志”表演

一切肇始于1979年3月,《四川日报》报道称,大足县发现一位12岁少年唐雨,“能用耳朵辨认字、鉴别颜色”。闻讯赶来的四川医学院对唐雨做了25次试验,唐雨19次偷看纸条,6次偷看未成、拒绝辨认,被认定为弄虚作假。

然而,这项“新发现”已在媒体上传开,至5月,全国12个省上报20名特异功能人物。时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的胡耀邦于4月24日批示“荒谬绝伦”,认为罪不在孩子,而在于地委、党报,胡耀邦在批示中用了两个感叹号:“我们该要怎样警惕啊!该要怎么努力联系实际解决问题啊!”

获得批示传达的包括《人民日报》总编辑胡绩伟。在他的指示下,《人民日报》高级记者陈祖甲发表了第一篇反击文章:《从“以鼻嗅文”到“以耳认字”》。

古稀之年的陈祖甲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说,文章发表后,报社收到200余封来信,10条电话线中有8条被反馈占据,支持者不少,反对者则将他称作“宗教裁判所的审判官”。

当时的中国刚走出“文革”阴影,1978年科学大会召开后,人们期待依靠科学追回失去的10年;“文革”中对传统神怪文化的压制又骤然消失。伪科学正是在这一背景下沉渣泛起。

迫于压力,6月5日,四川省委宣传部向中宣部作了自我批评,省委书记杨超将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

“绵羊-山羊效应”一说曾流行于国外。特异功能“大师”和支持者被称作“绵羊”,反对者则是“山羊”,意指凶狠的“山羊”一出现,“绵羊”就要败下阵来;此时,“山羊”貌似取得首战胜利。

然而,6月18日香港《明报》发表署名李学联的文章《以耳认字,未必荒谬》,迅速扭转局势,四川方面重测唐雨,判定“用耳认字”是真的。

当时的普通民众根本看不到香港报纸,在陈祖甲看来,若非高级干部的意见,文章不可能对内地产生影响。

唐雨得到“正名”后,四川方面多次召开人体特异功能会议,时任省委书记杨超频频露面,强调特异功能重要性。受此鼓舞,几乎半个中国的省份先后建立了特异功能研究组织,不少由省领导挂帅。

当时中国科协下辖的《自然辩证法通讯》副主编申振钰提醒南方周末记者注意时代背景,“当时刚刚改革开放,还在讲真理标准的讨论,这些东西无法一竿子压制了,何况还有那么多上层人物的支持。”

20年的“斗法”从一开始就显露出复杂性。特异功能的风起云涌很快引来了更多反对者,包括国家科委副主任于光远。于在新中国成立后主要从事社会科学研究,本身却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与“三钱”之一的钱三强同学。

于光远认为,哲学工作者在“特异功能”问题上离开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状况。他1981年表示,原以为“这样的事闹腾一阵子之后就会自生自灭”,没想到愈演愈烈,“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我实在忍无可忍了。”

申振钰正是在这时候接受于的委派,和一位同事分率两个实验组,到南北各省调查特异功能案例。她本就在北京看了多场特异功能表演,那些声称能用耳朵、腋部认字的孩子,“没一个老老实实认字的,到处都是动作。”

怀着充分心理出发的申振钰,在第一站云南就碰了钉子。她的经历足以说明,在高级干部介入下,去伪存真有多难。

申振钰和组员们在昆明待了一个月,当地始终表示:特异人不愿接受测试。从省科协到省委省政府,大批领导站在“绵羊”一边,省委副书记高治国称“人体特异功能是客观存在的”,时任副省长马文东更成为调查的直接阻力。

反复沟通,提出共同设计实验,都不管用。申振钰感觉,在省部级干部层面,支持于光远的少之又少,级别更高的支持者倒是越来越多;她所率领的实验组在南方各省没能完成任何测试,于老筹措的5万元调查经费也成了后来20年里少有的资助。

高级干部的支持也转化为具体压力,叶圣陶之子叶至善曾向陈祖甲透露,叶老在《人民日报》发文批评“耳朵听字”后,很快受到责难,“有的是从上面来的,好像是(叶老)犯了错误一样”。

“人体科学”的魅力还进一步渗透到渴望养生保健的老干部中。1982年,后来“大师”中的领衔人物张宝胜被引荐到一位“中央同志”面前表演特异功能,这段经历成为张宝胜行走江湖的重要资本。

而现在的王林,正是在当时被各方邀请治病,时为“人体科学工作组”发起人的伍绍祖,还为王林题字——“超于常理之外,合乎情理之中,发展人体科学,造福中国人民”。

据于光远回忆,自己的介入让“大师”们紧张,后者于是想办法到“中央同志”那里去表演,以获得更大的影响力和发展空间。

到1980年代中期“气功热”走向高潮时,“大师”与干部的结合已无处不在。作家陈放回忆他目睹的一场张宏堡发功会,到场副部长近20人,厅局级干部约200人,处级以下干部甚至被拒绝参与。支持者的级别节节高升,高级干部群体乐于为特异功能背书,很快将这股浪潮推向社会。

“大科学家”与“大学问家”的对峙

在“人体科学”浪潮扩散到整个社会前,于光远们与“大师”在1982年首次激烈交锋,科学界的介入和代言左右了战局。

钱学森是这段历史中难以回避的名字。1980年,他亲赴上海,访问了“人体科学”宣传的重要阵地《自然杂志》,强调耳朵认字等特异功能“客观存在”,首次表明了他的态度。

1981年5月,全国第二届人体特异功能科学讨论会在四川省重庆市召开,标志着政界、科学界“绵羊”的结盟。在杨超主持开幕式并作报告后,中国科协书记处书记聂春荣作了《推动人体科学研究》的演讲;钱学森更是提交了万字长文《关于开展人体科学基础研究》。

这或许会让人想起他在1958年针对粮食亩产问题发表的评论。作家叶永烈曾评论说,钱学森的爱国主义情怀异常感人,且是一位思想活跃、兴趣广泛的科学家,因而在专业之外的见解时常引发批评。

申振钰观察到,1981年末,对人体“特异功能”问题,已经形成了两种观点、两个组织,分别有被称作“大科学家”的钱学森和“大学问家”的于光远两位头面人物。

双方频繁发文,争辩“人体科学”是非,1982年2月24日,于光远在中科院报告会上批评两年多来对“特异功能”的研究和宣传,《人民日报》次日专题报道,并加了编者按——“我们不相信什么‘耳朵认字’”——将这轮交锋推至高潮。

后来“气功热”的主要推动者、国防科工委科委会主任张震寰致信胡绩伟及人民日报党组,直斥后者干“糊涂事”,事情再次闹到了胡耀邦处。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批示“守住两条线”:“这不是我们的科研方向,报刊上不要介绍和宣传”。然而,在4月20日中宣部向全国宣传系统发出的通知中,这一意见发生了微妙变化,在“不宣传、不介绍”外加了“不批判”。所有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的亲历者均认为,这一变化针对的就是于光远为首的“山羊”,于在《知识就是力量》杂志连载的批伪长文迅即夭折。

这时,钱学森的介入使“三不”政策的实施进一步发生变化。他征得张震寰赞同,给时任中宣部副部长郁文写信,“以党性保证”人体特异功能是真的。这封信又转到了胡耀邦手里。

面对这位大科学家,胡耀邦似乎也不得不作出让步,他批示说,“三不”政策稳妥公正,“但可以允许极少数人继续研究这个问题,也允许他们办一个小型的定期的研究情况汇编,发给对这方面有兴趣的科学工作者阅读和继续探讨”。

不久后,陈祖甲参加一次中国科协会议,会上传达了胡耀邦的批示。陈祖甲亲眼目睹了科协主席周培源因不同意由科协出面办“情况汇编”,与钱学森发生争执。钱情绪激动,称批示“对研究人员是性命交关的”,要求把批示“转给大家”。

钱学森的意见没有得到科协的支持,但他很快主导了“情况汇编”类刊物的面世。1983年,《人体特异功能研究》出版创刊号,头条即钱学森的讲话:《这孕育着新的科学革命吗?》

正是在这篇文章中,钱学森提出人体特异功能的更大范围是气功,“更广泛的还有中医”,特异功能随后与气功合流。陈祖甲至今保留着这本蓝色封面的杂志,泛黄的纸页显示着那一年力量对比发生的转变。

随着对批判“人体科学”的抑制,科学界支持“特异功能”乃至“气功”的学者也越发增多。前述“全国第二届人体特异功能科学讨论会”上,来自29个省、直辖市、自治区106所高校和科研单位的300余名代表参会,提交了147篇论文。

在特异功能支持者一方,钱学森不仅是意见领袖,也提供了实际的庇护。申振钰回忆说,她一位热衷特异功能的同事在评职称时受阻,钱学森专门给学校写信,这位同事很快评上了教授。

除此之外,钱学森在航天医学工程研究所(即507所)先后作了百余次报告、发言,谈论人体科学等话题,该所很快成为人体科学研究的重镇,张宝胜等“大师”被正式调入,其特异功能甚至被认为可用于军事目的。

[责任编辑:PN043] 标签:大师 气功 特异功能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