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大陆“裸官”难题报告

2012年06月25日 14:48
来源:凤凰周刊 作者:赵家鹏 李灏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两张新表格

2010年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开会商谈“裸官”对策。

2011年起,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国(境)外的副处级以上官员,从只需粗粗填写两张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表一、二)升级到要额外仔细填写另两张表(移居情况表、移居情况变动表)。移居情况表中要特别交代移居费用和资金来源;在国(境)外的工作单位及职务。而这些在以前的个人有关事项报告表中根本不要求。

此外,官员一旦填写《移居情况表》、《移居情况变动表》,将被纳入新的人事任免通道中:如果“裸官”涉及国家秘密,进行岗位调整;选拔考察任用上进行特别考虑、区别对待。

与此同时,从2008年底起,一些地方的官员因私出国证件被集中管理,提升预防系数。在此之前,需要硬性上交组织集中管理的是因公出国证件。如2008年12月江苏张家港市发文,凡因私出国(境)的领导干部在回国(境)后10天内,须将所持因私出国(境)证件交市委组织部集中保管。

浙江省更严格规定:副科级以上干部和公检法所有人员的公私护照、《港澳通行证》等一律交由上级政府保管。这个举动促使原浙江省永康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朱兵出逃失败。

“杨湘洪案之后,几乎所有出国人员的护照都是出境一次审批一次,人一回国护照就被收回。”浙江一位纪委人士说,这打乱了朱兵的逃亡计划。到2008年底,觉得风头过去的朱兵便同在美国读书的女儿洽商好接应事宜。2009年3月朱兵假扮他人到江西上饶办理《港澳通行证》,结果被发现资料有问题并被当场控制。

2010年,同为“裸官”的四川移动数据部原总经理、中国无线音乐运营中心原总经理李向东亦在出逃途中被捕。

2011年5月23日,在京召开的防止违纪违法国家工作人员外逃工作协调机制联席会议披露,自2000年底至2011年,检察机关共抓获在逃职务犯罪嫌疑人18487名。

由于地方局处级官员“裸体”和出逃率上升,靠中央部委层面的追逃协调已捉襟见肘,2011年9月起,10省市防逃外逃协调机制开始试点。一位纪检系统官员表示,启动省级协调机制试点,旨在把小案也抓起来,减少中央的被动。

官员内部的不满

“裸官”的官方定义,是在2010年确定,被局限为三种类型: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国(境)外;没有子女、配偶已移居国(境)外;没有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国(境)外。

按照这个范围,配偶、子女只有一方在海外的,或没有定居的,都不算。这大规模缩减了此前民间流行的“裸官”版本。

没有人说得清楚:“裸官”多大比例是贪官;多大程度上容易变成“逃官”。在现有官方定义下,“裸官”得到中性化处理和保护。不过这没能改变民众的情绪逻辑:“裸官”推动了“裸——贪——逃”三者关系的恶性循环:一方面,配偶、子女出国的消费需求迫使官员腐败;另一方面,由于没有后顾之忧,官员腐败起来更加肆无忌惮。

这样的情绪似乎不无道理。2012年2月20日,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发布的2012年《法制蓝皮书中》收录了一篇《“裸官”监管调研报告》,该报告特别提到:“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公职人员的正常收入不足以支撑其配偶、子女在境外、尤其是在发达国家的消费需求。”言下之意,“裸官”与“腐败”实有着息息相关的联系。

这种近乎等义的联系,引发官员群体内部的不满与反弹。《“裸官”监管调研报告》显示,38.9%的公职人员认同配偶拥有外国国籍或外国永久居留权,对这一问题公众的认同度为34.2%;46.7%的公职人员认为其子女可以拥有外国国籍或永久居留权,其中省部级、司局级、县处级均超过半数(53.3%、53.4%、51.7%),且官职越高,越认同裸官。

“我是裸官,但裸官有好多种情况,‘一刀切’处理会对很多人不公平,难让人服气。”在中共某直属机构供职的一位处级干部私下对本刊记者直言。

数年前,该处级干部为了生两胎,没让本该留学归国的妻子回来,自己借助国家公派的机会,在美国生出第二个孩子。之后归国的他遭受了十几万元的处罚,对此他觉得值得。但如今令他想不到的是,妻儿都在国外定居,成了他前途的最大阻力。

广东云浮市一位官员今年起也特别恼火。本来配偶、子女在外面他没觉得什么,但从2010年起云浮市建立了对配偶、子女均已出国(境)定居的领导干部的定期谈话制度,每年他得接受上级纪检监察机关或组织部门负责人的谈话。更糟糕的是,人事制度因此而改变,自2012年起,他又没了机会升任正职,“我被边缘化了”。

“裸官令”也开始让子女留学成为官员负担。今年3月,吉林省长春市一名高三学生向北京一家留学中介公司咨询中表示,“自己成绩不好,很想去新加坡留学。父母都是国家公务员,父亲是副厅级干部,可以支付起每年7万左右的新加坡留学费用。可是官场很多人想使坏,加之很多送孩子去英、美、加国家留学的人都被查了,因此父母不让他出国,一定要参加高考。该怎么办?”

由于法律对“裸官”并无限制,据媒体报道,广东在起草《关于加强市、县领导班子建设若干问题的决定》以及《关于加强省直机关领导班子建设的意见》过程中,遭到一些官员的反对。主张官员家属也有一般公民所有的自由迁徙权;“裸官”只是个别腐败案件暴露出的问题,并不是所有“裸官”都有腐败问题。配偶出国大多是为了照顾子女,加之以“裸官”之名,是“未审先判”。

2008年10月,一名有大陆官员家庭背景的澳洲留学生意外身亡,引发网络对其家庭背景的热议。这刺激了一名悉尼大学留学生的愤怒反击,“一些那些诅咒我们说我们拿纳税人——也就是你们的钱出国留学的人麻烦看仔细点。我们家在一个地级市,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全在政府机关工作,爷爷奶奶均是离休干部,爸爸妈妈现在也准备退休,上次国家统一涨工资以前,每个月四个人的工资加起来大概15000元人民币。辛苦了一辈子的几个公务员凭什么就供不起一个留学生?”这个帖子随后被各大学校论坛和留学机构转发。

两难折中

今年全国“两会”上,围绕“裸官”出现了一次交锋。全国政协委员、山东工商联副主席宗立成吁称,“干部也是人,干部送子女出国只是一个普通公民的权利,应该得到更多社会关爱和尊重。”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葛剑雄则回应,“出国没问题,信息应公开”。

将干部家属出国事项,是纳入家庭隐私领域,还是向社会公开信息?每一个选项都牵动一场争议。

两难之下,一条折中之路生成——组织代为监护。

目前,官员填写《移居情况表》和《移居变动表》这两张新表后,由本人密封签名,然后直接上交本级组织部或上级组织部归档管理,暂“不需对报告材料进行调查核实”;同时中纪委、中组部要求,各级部门“综合汇总工作要严格保密,相关数据和材料要妥善保管”。

对“裸官”仅存威慑力的一个党内条规是:领导干部不如实报告配偶、子女出国(境)定居情况,一经发现,依照有关规定处理。

“一经发现”让人产生心理博弈。前述留学中介机构透露,一位学生曾这样向他们求教:“我父亲是公务员,如果出国的话他要向上面申报的,我爸怕麻烦不想申报。请问,一定要申报的吗?不申报可以吗?不申报的话单位查得出来么?……”

担忧或许是多余。一个客观现实是,做成“裸官”的,级别往往位居司局厅级,深居浅出,且更换工作岗位和住所较频繁,各机构信息共享的程度很差。即使是单位内也难清楚其家庭情况。至于亲戚,自不会疯狂到举报。

即使是举报,一位地方纪委人士坦言:“备案也仅仅是个备案。如果报了以后不实,也够不上纪律处分的标准,最多补报一下。总不至于因为一次不报,就给人家纪律处分吧?”

对于未来,今年3月监察部部长马馼说,“裸官”登记将为官员财产申报和社会管理做支撑。公开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责任编辑:PN008] 标签:裸官 配偶子女 难题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