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大陆“裸官”难题报告

2012年06月25日 14:48
来源:凤凰周刊 作者:赵家鹏 李灏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内容摘要:“裸官”正以各种方式露出水面,其不断膨胀的体积,对中共治理形成全新挑战。执政63年来,中共约束领导干部的一个倚重方式是,告诫管好身边配偶子女,或者反过来动员配偶子女监督官员。如今,这种监督有成“空转”之势。组织、官员、社会正各自陷入一种困惑与不满。

2012年第一期某能源领域中央企业与省属企业高层管理人员安全资格培训班,5月末在北京西郊宾馆悄然拉开帷幕。

坐了一整天的“学员”们,入夜后出门没几步路,便三五成群涌入一间间挑着红灯笼的居酒屋。一个小包间里,“崔局”、“张总”、“苏院长”、“小钟”等近十人开始了一场甚是喧哗的饭局。“崔局”是饭局的核心人物,也是一行人中的“老干部”,保持1.5cm的平头是老崔当兵多年留下的印记。酒菜之间,他们聊起苏家太太在加拿大生活如何,张家小孩儿在澳洲念书怎样,崔局儿子最近回国没有……等长长的流水席结束,在一旁的《凤凰周刊》记者吃惊地认识到,他们的配偶子女要么均在国外、要么一半在国外。

他们在酒店里的雄性吆喝引起了其他餐席的不满,但没人知道他们拥有一个共同的身份——“裸官”、“半裸官”。

中国通信建设总公司原总经理助理董跃进犯严重关节炎,腿有点瘸,这没有阻碍他将外出洗浴、打高尔夫、陪领导打牌、嫖娼、吸食冰毒融入到自己的生活方式,直至最后挪用公款5.8亿元。事后查实,董跃进是妻儿均移居美国的正处级“裸官”,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检察官高洁琳据此分析:“这种长期独自生活的状态让他的心理逐渐空虚,也没有了家庭层面的监督,做起事来便毫无顾忌,完全放纵了自己。”

“裸官”正以各种方式露出水面,其不断膨胀的体积,对中共治理形成全新挑战。

执政63年来,中共约束领导干部的一个倚重方式是,告诫管好身边配偶子女,或者反过来动员配偶子女监督官员。

如今,这种监督有成“空转”之势。

“裸官”源流

自上世纪90年代第一批“绿卡干部”现身大陆以来,“裸官”群体已经繁衍生息了20年。

“裸官”形成的第一次高潮是1989年之后。《1992年中国学生保护法》于1993年7月1日生效当天,美国移民局收到了近2万份有效申请;随后一个月之内,在美国、英国、法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学习的近8万名中国留学生取得了西方国家的永久居住权。

同年,大陆出现了第一批家属在国外、本人在国内的“裸体教授”、“裸体研究员”甚至是“裸体官员”。

紧接着,1992年邓小平南巡,下海经商潮起,大陆企业纷纷赴境外设分公司,一些领导干部的配偶子女随之到海外分公司工作。至今被河南通缉的出逃贪官——原河南省服装进出口公司总经理董明玉便是一例。1986年董明玉在美国成立分公司,随后把妻子从河南土产进出口公司调到美国分公司当经理。董管国内,负责买卖配额和外汇额度;妻子管国外,买卖公司到美国和香港的货物。1992年省里换届,董的靠山退休;1993年初,董明玉断然出逃,一家三口在美国会合,成为改革开放后有史可查的“裸官”外逃第一案。

1997年开始,中央发布文件规定领导干部配偶子女不能随便经商,尤其不能在相同领域与地区内经商。“这条路被卡死后,出国留学和定居就成了最好的出路。”台盟武汉市委研究室一位人士透露。

一位中纪委人士也表示,目前除了少数“裸官”是起源于配偶在海外留学、工作外,多数“裸官”的产生,最初都可溯源到子女留学。

国家教育部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底,以留学身份出国,在外的留学人员已累计142.67万人。其中,仅2011年一年中国大陆自费留学者达31.48万人。

徐州师范大学出国留学生学服务中心丁玉君说:“目前出国留学的群体中大部分有移民的意愿,根据我们的统计,大约有30%~50%左右能够如愿以偿。

不过,官员子女自费留学有时颇费周折。金吉列留学公司每月都会接手很多有拒签史的公务员子女的加拿大留学申请,该公司在官博中写道:分析这些公务员子女的被拒签原因,有一些惊人的相似之处,就是资金收入做得很糟糕,导致拒签。资金方面,很多公务员家庭虽然很富有,但账面收入却十分微薄。而家庭庞大的存款又和本身工作无法联系到一起。这让使馆签证官对申请者有所顾虑。公务员家庭如何避免此类情况发生?第一,找一家有实力的留学中介办理业务;第二,对咨询顾问如实说明财政情况;第三,专业机构和专家帮助客户重新理清资金脉络。

一些官员家庭子女留学的资金脉络,台盟中央在2004年的全国“两会”提案—《建立党政领导干部直系亲属出国留学定居备案制度》中专门提及,并引述新华社驻伦敦记者黄兴伟的调查称,国内个别党政领导干部或国有企业的负责人,通过送子女到英国留学而将在国内的非法收入转移到子女在英国的账户上,有的甚至在英国置办房产。这些家长大多是市、县的局级或处级干部,在国内容易操纵实权,变本加厉地获取不义之财。否则,很难想象其子女作为一个外国学生在英国读完本科,能支付起将近100万元人民币的总花费。

官员子女留学的同时,部分官员配偶以陪读、照顾生活起居为名随之出国。相关驻华使馆文化教育代表处数据显示,仅1998年一年,广东省赴澳大利亚、新西兰的小学生占全省自费留学生的50%左右,最小的年龄只有5岁。此外广州教育部门统计,广州16岁以下的留学生中,有家长陪读的约占1/3。这些陪读的家长又以妈妈为主,多年来已形成一个独特的陪读妈妈群体。

上述中纪委人士表示,官员子女在留学过程中或毕业取得绿卡后,往往会在国外结婚,配偶则以照顾小孩的名义留在国外。天长日久,就不再是简单的陪伴,往往也会入国籍。最后一步就是官员自己出去。

不过在法律界,这类“裸官”应分成积极型和消极型。后者指有些官员当初也并非是有意计划,记者熟悉的一位辽宁厅级干部就私下感言,“把女儿送出去读书,当初是希望到时回来有更好的前途,但现在她留在澳大利亚发展了,自己过两年退休后估计只好一起过去了。”

随着与国外交往的增多,包括子女留学在内的一些官员家庭终于发现原来弄一笔钱做投资也可以移民,就像国内投资买户口一样,于是购房或投资移民便演化生成。“而在这个时候,监管部门还没有转过弯来,也不掌握官员家属情况,即便是投资移民,官员也完全可以对内宣称是儿女在外就学。”前述中纪委人士说。

仅靠留学掩盖并不够,官员家庭投资移民,还需要中介协力。通常是国外的移民机构承担了牵线搭桥的作用。一位从事移民行业多年的人士告诉《凤凰周刊》记者:“这么多年来,我只听说过一个正厅级官员的家属在大陆办理了移民,大多数官员家属办理移民,往往直接赴国外办理。”

而越是级别高的官员,越有资源和机会来增加移民的保险系数。

2002年夏天,时任贵州省委副书记的黄瑶以西部大开发招商引资的名义,会见了来访的新西兰农业与畜牧业公司代表一行,尽管最终项目并未谈成,但数年后,黄瑶的儿子却加入了新西兰国籍。在这其间,黄瑶与该移民公司老总互动频频。2009年10月24日,原贵州省第十届政协主席黄瑶因涉嫌违纪,被中纪委调查。同日夜间,北京一家移民公司的网站维护员工紧急地将黄瑶与该移民公司外籍老总的私人合影从官方网站上删除。这批被紧急删除的合影在一年半后,因移民行业内部尔虞,被重新曝出。

在就学移民和投资移民之外,也不断隐现婚姻移民,以此较快取得绿卡。

2001年,广东开平支行行长许超凡、余振东和许国俊三人的“裸官”身份和成功出逃,便是通过妻子“嫁给”美国人实现。

此前1994年10月至12月期间,许等三人的妻子通过互联网同跨国偷渡组织取得联系,每人交20万美元,由偷渡组织为她们物色了3个美籍华人,并办理了结婚证。5年后,同时“嫁”到美国,取得美国公民资格。之后2001年5月,许等三人在香港与美国公民假结婚,同年10月利用早先获得的假香港护照申请到了去美国的签证。

婚姻移民中更多的是官员子女和外籍人士结婚。原温州市鹿城区委书记杨湘洪于2008年借欧洲考察滞留在巴黎未归,而之前,其女儿同巴黎当地侨领结婚没多久,妻子则已与其秘密离婚。

 
[责任编辑:PN008] 标签:裸官 配偶子女 难题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