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安倍为何要急于验证“河野谈话”?


来源:凤凰网评论

人参与 评论

日本文化中的过程(process)和结果(result)的关系是一个很突出的问题。日本人有重过程而轻结果的倾向,经常会在事物发展的过程中迷失了方向,忘记了当初的目的,只剩下了为眼前的过程而苦苦挣扎的古

日本文化中的过程(process)和结果(result)的关系是一个很突出的问题。日本人有重过程而轻结果的倾向,经常会在事物发展的过程中迷失了方向,忘记了当初的目的,只剩下了为眼前的过程而苦苦挣扎的古怪局面。

和日本人有过交往的人都有这种体会。当然这种文化上的问题到底是好是坏也很难说,比如日本产品之所以品质优良的原因就有人将其归结到了这一点,品质优良的原因在于有着高度手艺人气质的日本工人的精雕细作,而日本人的手艺人气质的来源就在于这种过程比结果更重要的思维方法,工人们从生产过程中就能感受到快感。

特别是在现在的标准化大规模工业生产中,“生产”的目的虽然是产品,但过程本身的控制水平就决定了最终产品的品质,所以对于重视过程的日本人来说,控制产品质量似乎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但是如果事情牵涉到了重大战略决策的时候就不同了,比如日本人在讨论太平洋战争为什么会失败的原因的时候肯定会提到只顾过程而不管结果的军部。像太平洋战争打到了最后居然连“一亿总玉碎”的口号都出来了,早知今日,当初到底是在干吗呢?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泡沫经济的发生、破灭以及在以后的二十年中始终无法走出这个阴影的原因也是在日本从政府到企业的决策人物一直无法确立行动的目标这个问题上。

也就是说如果这种“过程比目的更重要”的文化反映在生产或者研究上,有可能取得成果,但是如果反映在了重要战略决策的时候,就很可能会出大问题。

现在,“河野谈话”是日韩关系中的一个关键词。所谓“河野谈话”是日本政府从1991年12月开始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与日军相关的“慰安妇问题”进行调查后,于1993年8月4号由时任内阁官房长官的河野洋平宣布调查结果时发表的谈话。这个谈话承认日本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在很多地方设置了慰安所,在那里有很多慰安妇。慰安所是那时的军事当局要求筹建的,原日本军参与了慰安所的设置、管理以及慰安妇的运送。慰安妇的招募,主要是由军方委托进行的,但也有经过花言巧语和高压而违反本人意愿的许多事例。也有一些是官吏直接支持的。慰安妇问题给很多女性的名誉和尊严带来了严重的伤害。对于慰安妇经历的痛苦与伤害,日本政府表示由衷道歉。

应该说这个谈话对于改善日韩关系是有正面意义的,这个谈话也已经成为了日韩关系甚至东亚关系中的一块试金石,每届日本内阁的时候肯定会被问到对河野谈话以及其他的几个日本政府的重要谈话的态度问题。

但日本一直有一些人对这个谈话不满,试图推翻这个谈话。所以号称为自民党鹰派的安倍晋三内阁诞生之后,日本政府对“村山谈话”和“河野谈话”持什么态度就很自然地是大家关心的对象。

第一次安倍内阁因为时间很短,而且当时正好美国众议院在酝酿就慰安妇问题谴责日本的决议,所以除了重申坚持河野谈话之外没有其他什么言行,但不少人猜测安倍晋三其实应该是反对河野谈话的。

今年二月份,官房长官菅义伟正式表明要对河野谈话的产生过程进行“验证”,而且确立了“验证”的时间表,这一下东亚形势又紧张了起来,中韩美都表示坚决反对,这样企图修正“河野谈话”就成了冒天下之大不韪了。

于是安倍晋三在今年三月份不得不出来表示他的内阁不准备修正“河野谈话”,但是“验证”程序已经启动,这就出来了一个无人能够理解的问题:既然不准备修正,为什么要验证呢?这个没有目标的验证行动也就成为了一个日本文化中的脱离目的的过程的典型。

这个过程即使对日本的国家利益带来的危害也是很显而易见的,本来这种没有目的的行为就已经把日本政府放到了一个十分可笑的位置,而且“验证”中发生的对河野谈话产生过程的疑问除了引发日韩两国的互不信任甚至敌视之外没有任何意义,更何况日本政府会如此简单地把两国在外交谈判时的外交秘密泄露出来还会使得其他国家对于日本有无维持外交秘密的能力产生怀疑从而影响日本今后的对外交涉。

[责任编辑:戴韶芬]

标签:河野谈话 安倍 慰安妇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评论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