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时代》

评论专栏

请别嘲笑马来西亚政府请巫师

2014年03月20日 10:27

一个月前,我陪老婆、女儿乘坐马航,从北京飞到婆罗洲,跟当地人过了次春节。婆罗洲是世界第三大岛,上有三个国家的地盘,我们去的是沙巴,属于马来西亚。 我们住在一位当地朋友家里,他是马来西亚华人,我一直以为[详情]

《华尔街之狼》:奥斯卡不爱《金瓶梅》

2014年03月05日 10:18

奥斯卡颁奖直播当天,我去一家网站帮忙做直播,聊到迪卡普里奥提名梅开四度,老马丁更是九度提名,这次携《华尔街之狼》汹汹而来,不知能否圆小李金人之梦。话音未落,小金人颁给了马修·麦康纳,该君证明了,靠自残[详情]

第112期:当你吸霾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2014年02月28日 09:38

在你吸霾的时候,你能做的真的有很多雾霾终于过去了,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但应该记住,二月,北京,我这辈子遇到最严重的雾霾。 太阳惨淡得像过期的玉米饼,空气中有浓稠的质感,还有似臭似腥的异味,晚上试着出去[详情]

高调扫黄的目的是什么?

2014年02月20日 15:01

东莞扫黄的硝烟渐散,但谁都能看出,东莞只是打响了发令枪,全国范围的扫黄正在展开,据《新京报》报道,仅山西一省即出动警力32000人次,成都一地出动警力6000多人次,并以“摧枯拉朽之势”端掉了两千多家[详情]

找回孩子失落的想象力

2014年02月12日 15:29

孩子的想象力为什么越来越弱?相信很多家长都有过这样的疑问。 孩子的想象力是非常惊人的,真正的天马行空往往只属于儿童。思维尚未受到成人调理的孩子,想象世间万物从来没有局限,最不搭界的两种事物都可被小孩匪[详情]

邵逸夫:为“这一代”造梦的人

2014年01月10日 11:29

邵逸夫漫长的一生历经清朝、北洋、民国、共产党、香港黄金二十年、改革开放、香港回归等大时代,这是中国历史上最沉浮不定的年代之一,我们至今无法概括这个时代,因为它还在起伏前行。邵逸夫用他的高寿、影视、明星、慈善,不仅让自己成为历史的同路人,也成为历史的书写者。他是制造娱乐的大师,也是创造梦想的英雄。[详情]

第75期:郭德纲得给BTV送锦旗

2013年12月16日 11:40

从法的精神来讲,BTV没有权力联合其他机构封杀郭德纲,从方法来说,封杀是我所能想到最愚蠢的手段,因为它的效果是相反的,因为这是在帮郭德纲。但不幸的是,BTV正犯了这样的错误。更不幸的是,这样的错误,BTV重复了两次。[详情]

中石化董事长为何不引咎辞职?

2013年11月29日 09:16

,既然有《公务员法》,有引咎辞职制度,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和不引咎辞职?有一句话经常被引用,如果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做什么。道歉归道歉,法律归法律,如果道歉能代替引咎辞职,还要法律做什么?[详情]

改革共识与中国未来

2013年11月15日 09:09

朱镕基曾一句话形容过中美关系:“好也好不到哪里去,坏也坏不到哪里去”,用这句形容这届十八届三中全会倒也合适,一个大国,身形庞大,错综复杂,稍有不慎即损失惨重,执政者如非具有雄才大略与广博胸怀,则较容易选择小心翼翼,以“不出事”“不动荡”为第一法则。[详情]

谁才是操控北京空气的魔术师?

2013年11月09日 10:20

2008年奥运期间,北京的天空碧蓝如洗,且一直持续到奥运结束。政府很谦虚,常把驱走阴霾的功劳归到风头上,但政府才是真正的空气魔术师。北京的空气污染不外乎尾气排放、工厂排污、供冷供暖、建筑扬尘、做菜油烟等等,这些都在魔术师的操控范围之内。”[详情]

中国记者的族群分析

2013年10月31日 09:12

国记者族群大致分四种:老大是搞宣传的,老二是弄产业的,老三是当劫匪的,老四是干新闻的。老四最命苦。他们栖身于市场媒体,面带饥色,首如飞蓬,栖身荒村野店,采访断壁残垣,好容易憋出独家报道,半夜手机一震,十之八九“毙了”。人所谓:“理想只能管吃饭,六环之内不买房。举家食粥酒常赊,月底不见丈母娘。”[详情]

英语考试改革,真改革,假改革?

2013年10月24日 12:00

作者:潘采夫核心提示:如果只是降分,而不真正转变英语高考政策,让英语回归英语那叫空话。如果用降低英语考试比重来传递某种信号,那叫不怀好意。 改革在政治领域正成为敏感词,北京宣布英语考试要改[详情]

苏格兰社会主义小镇罢工事件

2013年10月17日 09:08

一出典型的工人话剧,但没有一句革命口号,没有红色革命时期的舞蹈动作,也没有样板戏一样的英雄人物,都是挣扎的、矛盾的甚至软弱的普通人,音乐优美而生活化,舞蹈优美但不文艺,语言描述的也都是日常生活,但正是如此,才更具有深沉感人的力量。[详情]

大导林兆华与中国戏剧的忧伤

2013年08月22日 08:48

北京要求所有剧场都安装摄像头,以监控剧场表演的内容,虽有众多腹诽与牢骚,但话剧界人士默默地接受了。如今更匪夷所思的规定又来了,“人民群众”可以现场举报,并决定一部话剧的生死,这让人想起从前戴着红袖箍揪斗知识分子的人们。[详情]

爱丁堡艺术节上的中国印象

2013年08月08日 09:47

中国的文艺团体来参加爱丁堡艺术节,不到街头“卖艺”,不与观众交流,不愁门票销售,不用为生计发愁,动辄几十位演员,不用考虑成本,真不像是参加艺术节的,而是颇有凯撒“我来了,我看见了,我征服了”的气场。[详情]

致所有与理想死磕的人

2013年03月29日 09:42

我喜欢所有跟梦想死磕的人,这个国度需要评论转发型人才,而埋头死磕型更值得关注,因为他们更有价值。无论是跟政府、时代还是跟命运、自己死磕,只要付出了难以想象的努力,都可称得上有英雄气概。默默地死磕与响亮地死磕并没有区别,罗永浩只不过把话先说出来,让“庸众”鞭策自己前进罢了。[详情]

我和我追逐的“中国梦”

2013年03月22日 09:39

我一直有一个梦想,做一个有教养的人,不言谈粗鄙,不举止失措,无论什么环境下,都保持着从容自在的气质,但我受到的教育决定了,无论外在修养,还是内心修持,我最终成为一个自己都不满意的人。龙应台在一次演讲中说,她上小学时学的是礼义廉耻:“礼,规规矩矩的态度。义,正正当当的行为。廉,清清白白的辨别。耻,切切实实的觉悟。”[详情]

中国红十字会对“七问”的回应

2013年03月07日 11:52

下面文字,即是这次电话沟通之后,中国红十字会发来的正式公开回应。回应仍有些宏观,没有完全解答我的疑惑,但主动沟通、公开回应这种形式,仍然是值得称道的。我把这篇回应一字不动全文发表,只为引起媒体记者的兴趣,以就器官捐献试运行中的问题做进一步采访报道,推动中国的人体器官捐献在公正、透明的原则下运行,保证让这个系统造福国民,毕竟事关千万人的生命,不可不慎之又慎。[详情]

在我成为器官捐献者之前

2013年03月02日 09:51

你可以指责我吹毛求疵,疑心病重,但关系到万千人命的器官捐献体系,无论多么谨慎都不算过分,如果不能防患于未然,小小的漏洞都将酿成大祸。所以,在我成为一个器官捐献者之前,我需要有关机构和官员回答以上问题,以消除我的顾虑。我相信,这顾虑绝不是我一个人的。[详情]

在心里点上一盏小灯

2013年02月22日 09:10

我母亲和我姥姥,代表着这个国度最普通的人们,他们左顾右盼,只为给自己的信念找一个存放的地方,让自己心里感到幸福,不凄苦,不孤寂。虽然世道很坏,本应行为示范者又“纲常大坏”,在这个2013年,我仍然希望,所有人都在自己心里点上一盏小灯,找到那个小小的太阳,既给自己以慰藉,也照亮身边和周围,不要麻木地行走在这世上,不要走得那么匆忙,不要把自己灵魂都丢掉了。[详情]

台湾校园民谣,一代人的乡愁

2013年02月08日 10:52

.cppTip{float:left; width:600px;padding:0 0 2px 0;} .img2{float:left; width:78px; background: url(h[详情]

什么才是“打老虎”的根本难题

2013年01月24日 10:06

勇气、担当、魄力这些人性的因素,都是必不可缺的。但制度、架构、制衡这些法治的东西,才是根治重疾的良药。敢不敢对自己进行改革,敢不敢让别人监督自己,敢不敢勇敢地走到法庭上,接受神圣法律的监督,这是历次反腐败面临的根本难题,也是关于一个政党的终极命题。[详情]

到哪里去找特蕾莎修女?

2013年01月17日 09:18

我向袁厉害致敬,并为我做不到而自卑。雨果在《悲惨世界》中写道:“做一个圣人,那是特殊情形;做一个正直的人,那却是为人的正轨。你们尽管在歧路徘徊,失足,犯错误,但总应当做个正直的人。”那些要求她做圣人的,至少自己应努力做一个正直的人,一个有信仰的人,一个行动起来的人。[详情]

英国人是怎么管理自己的?

2013年01月04日 08:22

我简单记录的这三个小事,第一个讲的是公民个人,第二个是民间组织,第三个是公共事件,他们组成了英国最基本的细胞结构,是英国赖以生存的基础。如果非要给三件事总结一个中心思想,可以这样写:这是一个老百姓自己管理的国家。而政府这种东西,只是英国人自我管理的一种形式,相当于为学生和家长服务的“家长委员会”,如此而已。[详情]

李安的文化漂流

2012年12月07日 08:52

李安是地道的台湾人。中国传统文化的薪火,经过多年的革命和运动,在大陆已经基本断了,香港曾经是中华文化的避难所,可惜如今不伦不类,只有台湾还保存着相对完整的文化土壤,这是一大幸事。李安的儒雅气质,令人想起古代中国的谦谦君子,成年后他去美国上大学,长期生活在美国,并与美国文化的“基地”好莱坞关系密切,对电影的生产模式、讲故事的规律、及美国文化都心领神会,这才有了今天的李安,一个文化的漂流者。[详情]

我们应该怎样讲述灾难?

2012年12月01日 09:02

冯小刚的《一九四二》还未公映而议论者众,就在于它的稀缺。在中国,讲述死人、灾荒、灾难不受有些人待见,不仅人祸不能说,天灾也不能乱说,这种必须唱赞歌不许说坏话的喜鹊文化,正是中国当代史云山雾罩看不清楚的根本原因。[详情]

五个流浪儿童的生命能换来什么?

2012年11月23日 07:55

社会的不自由,并不是对社会冷漠的理由,如果只是悲哀和叹息,而没有具体的行动,没有自我的组织,没有行动的热情,那你期待的理想社会何时才能到来?我们从内心应该知道,那5个流浪儿童的死,我们每个人都应有一份责任。不知那5个孩子的死,能换来我们深深的自省和自觉的行动吗?[详情]

当金钱成为唯一的宗教

2012年10月28日 10:07

寺庙上市实在太过荒诞,与清心寡欲的佛教精神背道而驰,这可能是它遭到禁止的表面原因。实质上,是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的暴利和政绩冲动的遏制。因为寺观被视为国家资产,一旦上市成功,圈的是股民的钱,地方国资委成为大股东,地方政府坐地收钱,而政府长官就不仅有了钱袋子,还有了升官邀宠的资本。[详情]

专栏介绍

《贰时代》

专栏作者:潘采夫

书评人

专栏作家,70后,河南濮阳人,现任新京报体育新闻部主编,业余为报刊撰写各类杂牌专栏,著有文化专栏集《贰时代》。

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