佘祥林“杀妻案” 办案大队长后悔当时没搞DNA鉴定
2010年05月10日 16:52华商网 - 重庆时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亡妻”在山东又“结婚”生子,不可能破镜重圆

冤案当事人佘祥林称,狱中曾遭刑讯逼供

11年前的佘祥林因“杀妻”被判死刑,后因证据不足被湖北省高院发回重审,又改判有期徒刑15年。11年后,“被杀”妻子再现人间,“凶手”丈夫终洗不白之冤。而此时,当年28岁的基层派出所治安巡逻员,已变成了与社会隔膜甚久的39岁的中年人。

4月1日早上7时许,蒙冤11年的湖北省京山县人佘祥林终于出狱了。

■动态

“佘祥林冤案”本周重审

昨日,记者在湖北京山县人民法院采访时,法院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佘祥林冤案”案件的重审程序可能将在本周进行,届时法院将会对佘祥林有一个明确的答复。

■实录·张在玉

张在玉坦言不会破镜重圆

“她现在在山东已经有了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了。”张在玉的三哥张在生说,张在玉已经明确表示,虽然关心佘祥林,觉得他为自己的失踪背上了杀人犯的恶名坐了牢,但她觉得一切都是阴差阳错的天意。

张在生说,妹妹不会与佘祥林破镜重圆是因为:现在妹妹在山东已经有了一个新的家庭,并且生活得很幸福。而张在玉也认为,在事隔11年之后,双方都已经改变了太多,再走到一起已经没有太大必要了,也许保持各自的生活,对双方都好。

“她很关心他的健康。”张在生说,妹妹多次表示,知道张在生因为牢狱之苦,身体和精神都受到了很大伤害,落下了一身病痛,所以非常希望佘祥林能够早日治疗好恢复健康。

3个月流浪捡剩饭菜充饥

张在玉的三哥张在生说,妹妹这次回家以后,才告诉他:早在1994年前3年多她就发现了佘祥林出轨的行为,但为了保住婚姻,她没有选择与丈夫大吵大闹,而是主动找到了与丈夫有不正常关系的女子,和那女子整整打了一下午麻将,将心比心地与对方坦诚交流……后来,佘祥林知道张在玉是如此冷静地处理这事时,内心非常震动,对妻子充满了感激,于是主动迅速与那名女子中断了来往。

“她走到山东她现在的丈夫家大概用了3个多月时间。”张在生说,妹妹这次回来之后,在与家人的交谈中,说出了自己流浪的历程。

“那3个月里面她究竟是怎么走的,走了哪些地方她都不清楚。”张在生说,妹妹现在记得是走了3个多月到山东现在的丈夫家,是后来她病情缓解以后从现在的丈夫及公婆那里了解到的。而在她自己的记忆中,只依稀记得当时完全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只是走到哪里天黑了就在哪里随便往路边墙角草堆里一睡,就过夜了,一路吃饭都是人家给的或捡剩饭菜充饥。她还记得曾经多次被人抬上车,又被人扔在路边。

知恩图报在山东“结婚”生子

“她说直到到了山东现在的家那里,才遇到了好心人,就是她现在的公婆。”张在生说,妹妹到了山东某地(因特殊原因,张家不愿透露)现在丈夫家所在的农村时,她现在丈夫的父母看到了蓬头垢面被扔在路边的她,两位老人大生同情之心,把她接到了家里,后来又送到了当地医院进行治疗,光是开始的几个月治疗就花去了老夫妻4000多元钱……

“我妹妹是个非常善良的人。她知恩图报。”张在生说,妹妹之所以和现在的范姓丈夫成家并有了小孩,完全是因为感激他们的善良救助,想报答他们一家人。

■对话·佘祥林

狱中曾遭刑讯逼供

记:你在被审讯期间承认过杀人的事儿吗?

佘:我怎么会承认?但人一进到那里面,啥都由不得自己了。你想想,当时他们关了我十天十夜,轮流审问,连打带骂,不让睡觉,谁能受得了呀?然后,他们趁我迷迷糊糊的时候抱过来一摞子材料,啥也不说就让我在上面签字摁指印,你不摁行吗?

记:你在被抓后挨过打吗?

佘:你看看我这指头,已经有一节丢在监狱里面了,你看看我这脚趾,到现在还没长齐整,你再看看我这腿,这儿,这儿,都是伤疤。能不挨打吗?挨得轻还不算呢,刚开始是在审讯室打,再后来是挨打挨得多了,也就不知在哪儿打的了。我刚到监狱里的时候,浑身都是伤,治了老长时间还不能正常行走。现在我一身都是病,视力也不行了,腰、腿、胳膊都是伤。

“我还以为要枪毙我呢”

4月1日上午10时许,在佘祥林体检间隙,记者与他作了短时间的对话。对话期间,他双手拘谨地搭在膝盖上。然而,这时的佘祥林,开始说出与在大众面前不同的话语来。

记:对于现在的结局,可能向你表示祝贺会让你更感到悲凉。你是什么时间得知要重获自由的?

佘:这几天我本来就没在监狱里。我们监区有个犯人要做手术,我被领导安排在那里陪护。可不知怎么回事,这几天一直睡不好觉,心里好乱,饭也不想吃。4月1日一大早,我就被管教干部带出医院,先是上了一辆警车,而后又转了一辆警车。我不知有什么事儿,还以为要枪毙我呢,但我不是死刑呀,我也不敢乱问,心里扑通扑通乱跳。

警车一直把我拉到监狱门口后才停下来告诉我“可以回家了”,我当时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听错了。

■专访·卢定成

当年负责办理“佘祥林杀妻”案的京山县刑警大队大队长、现京山县公安局副局长卢定成

“遗憾当时没搞DNA鉴定”

昨日,记者通过多方努力,终于专访到了当年负责办理“佘祥林杀妻”一案的卢定成。那时,卢定成是京山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而现在他已经升任京山县公安局副局长。

关于刑讯逼供:“大的案件我们不敢刑讯逼供,但如偷盗等小案件就有可能”昨日上午10时54分,记者在京山县交警中队办公大楼后院的其中一栋宿舍大楼的二楼,找到了卢定成的家。以下是记者对卢定成的专访内容(对所有访谈内容,卢定成都亲笔签下了“采访记录已看过,属实。卢定成0543”———记者注):

记:当年你是京山县刑警大队大队长。这件案子你是一直参与侦破的。

卢:可以这样说。

记:对于这个冤案,作为曾经的负责人,你现在怎么想?

卢:现在回想起来,感到十分的遗憾。遗憾当时没有给办案人员一个禁令。

记:你的这个禁令指的是不是“禁止刑讯逼供”?

卢:不,不是的,我这个禁令是指没有让办案人员去搞DNA鉴定。因为如果将死者(无名女尸)和张在玉的亲生母亲的DNA一对,情况当时就会很清楚了。

记:那你的意思当时是没有刑讯逼供的了?

卢:像这样大的案件,我们一般是不允许,也不敢刑讯逼供的。但有些小案件,如偷盗等,(警察)动手的可能性是有的。

“不应该过分相信证人的证言”

记:你刚才提到让无名女尸与张在玉亲生母亲的DNA鉴定,看是否相配。如果不相配,该案就不至于会出现这种后果。那么当时你知不知道有没有这种鉴定设备呢?

卢:我们京山县没有这种鉴定设备。但是我知道公安部126研究所当时是有这样的鉴定设备的,如果努力的话,对无名女尸与张在玉的亲生母亲作DNA鉴定是可以的。

记:那么当时为什么没有这样做呢?

卢:当时我们是这样想的,我们将办案第一手材料递交到公诉机关后,虽然他们曾经打回重新调查,但都没有提到这件事情。所以我们也就没有多想了。

记:除了没有做DNA鉴定之外,你认为这件冤案之所以会成为冤案,是因为哪些地方还存在问题?

卢:这个案件之所以成为冤案,关键的错就在于尸体的认错。因为当时张在玉的家人和亲属都认为无名尸体就是张在玉。现在看来,办案当中,不应该过分相信证人的证言。

■讲述·证人

曾看到失踪妻子

“佘祥林冤案”中,提到了一份由湖北省天门市石河乡姚岭村八组村民聂孝仁、吴艳枝、肖桃仁3人写的《关于张爱青来我村的经过》的证明。而在这份证明的基础上,记者昨日还找到了另外一份类似的,但是由姚岭村支部副书记倪乐平用盖有“中共天门市石河镇姚岭村支部委员会”公章的“红头”证明。

倪乐平的这份“红头”且盖有村里公章的证明是1994年12月30日出具的,内容如下:我村8组(村民)倪新海、倪柏青、李青枝等人于(1994年)10月中旬在本组发现一精神病妇女。年龄30岁左右,京山口音,身高1.5米左右,黝(油)黑脸。她本人说她姓张,家里有六岁一小孩,因走亲戚而迷失方向。其精神状情与其婆婆杨五香反映的基本一样。并在该组倪新海家中停住两天一夜,而后去向不明。特此证明,请查证。

倪乐平:出于良心出具了证明

搬了几把凳子在门口坐下后,倪乐平回忆起了往事……

1994年10月份左右,村子里突然来了一个女精神病人,没吃没喝的不说,有时候甚至就睡在坟墓边。看见她很可怜,村民们送衣的送衣,给饭的给饭,村民倪新海还特地将她弄到家里住了两天。后来,这个女子就不知所踪了。

两个月后,四处寻找儿媳张在玉的杨五香来到了姚岭村。杨五香找到倪乐平,希望能出具一份证明,证实张在玉确实还活着。出于良心,依照事实,倪乐平出具了证明。杨五香千恩万谢地走了。

倪新海等:被“请”进派出所询问

因为证明的出现,佘祥林的命保住了,可倪乐平一家及姚岭村的厄运也随即降临了:聂麦清突然被关进了京山县看守所,一关就是3个多月。进去时健康而饱满,出来时骨瘦如柴,仿佛完全变了一个人。倪新海等数位村民也被“请”进派出所进行询问。

面对“你可要想清楚,要说没见过这个人”的威胁时,曾经是一名军人的倪乐平平静而坚决地说:“我必须说实话,我确实见过这个人,不但我见过,全村人都见过”。此后,为逃避抓捕,倪乐平躲到了荆州,时间近3个月。

聂麦清在看守所几近精神崩溃,准备自杀,在同室人员的劝说下,才打消了轻生的念头。家人在花费1.5万余元走各种关系之后,才将聂麦清弄了出来。

本组稿件综合《广州日报》《新京报》《成都商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张恒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