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议教改:农民工子女高考仍是难题(图)
2010年06月09日 17:20中国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通州区自奋希望小学的孩子们上了一次特别的音、体、美课。本报记者 欧阳晓菲 摄

据中国人民大学人口所对2005年全国1%人口抽样数据分析表明:2005年,14岁以下农民工随迁子女数量达到1314万。据预测,至2020年,我国农民工数量将进一步扩张,农民工随迁子女数量将达到2000万左右。面对如此庞大的一个群体,《纲要》中也对他们的教育问题有所涉及。但由于涉及户口问题,农民工子女受教育的问题,仍“任重而道远”。

热议

北师大教育管理学院院长 褚宏启

高考户籍问题不能单独看

高考的户籍制度不改变,所以如今大部分要读书的农民工子女高中阶段必须回老家。褚宏启表示,要解决这个问题是整个社会的系统问题,包括户籍制度、二元经济结构调整和变动在内。“理想的状态是哪里考都行,但是会有问题。”以北京为例,由于北京高校多,升入大学的比例大,如果没有户籍限制,将会导致更多的人带子女来北京读书,导致城市急剧膨胀。“一个从理论上非常好的事,会带来其他的社会问题。必须和社会其他板块的发展相互协调,不能单独看。”

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张力

中职打破户籍对口支援

关于农民工子女就读高中之事,目前的办法是交给地方,根据地方的实情决定。如果一个城市正处在城市化过程中有必要吸引农村子女来接受高中教育,那它们就可以设置减少借读费等鼓励性的政策。而特大城市本来人口就已经超负荷了,就很难放开政策。

虽然普通高中就读受到高考户籍制度限制,但是在中职上可以有所作为,应允许对口支援中西部。“像北京这样富余的中职资源能够多招收一些中西部的学生来读中职,再就地就业,是个很好的办法。”

华中师范大学教授 雷万鹏

增加户籍所在地就读意愿

在高考招生制度没有根本突破的情况下,省内学生与省外学生应区别对待。外省农民工子女鼓励其回原籍地读高中、考大学;本省学生可适当放宽入读政策;普通高中和职业高中应区别对待。在接收农民工随迁子女入学方面,鼓励各地降低普通高中门槛,职业高中应无阻碍地接纳外地农民工子女。

为此,应该大力发展农村教育,减缓农民工随迁子女在城市学校就读的压力。农民工随迁子女与农村留守儿童存在此消彼长的关系。应通过提高农村教师队伍素质等措施,增强农民工子女在户籍所在地就读的意愿。

海淀明圆学校校长 张歌真

地方政府要首先转变观念

解决农民工子女入学问题其实很简单,关键在于政策的落实,现在有一些地方就做得很好,如上海对打工子弟学校给予经费补助,与公办中小学一样享受到义务教育经费,并且为这些学校提供办学场地、改善校舍安全等。相比起来,北京等地在解决农民工子女就读问题上就谨慎得多,总是担心一旦放开政策,会导致农民工子女大量涌入,造成“洼地效应”。

在这个问题上,地方政府首先要转变观念,打破顾虑。打工子弟学校解决了很多农民工子女接受义务教育,实际上也是为政府分忧,应该得到更好的支持。同时,在接收农民工子女入学问题上,不应设置太多“门槛”,使他们能真正享受到教育公平。

本报记者 张灵

面临五大难题

华中师范大学教授雷万鹏分析,农民工随迁子女教育还存在很多困难和障碍,有些问题短期内还难以从根本上解决。目前来看,主要面临5个方面的难点问题:

1城市教育资源紧张

城市教育资源供求不均衡,富余校舍主要集中在中心城区,而农民工聚居的城乡接合部校舍十分短缺。此外,农民工聚集城市在资金、土地和师资方面面临很大压力。

2城市教育规划缺乏前瞻性

大多数城市的教育规划是以本市户籍人口为基数制定的,没有根据经济和城市化发展进行科学规划。特别是一些新建居民小区,未按规定配建相应学校的现象比较普遍。城市规划缺乏前瞻性为农民工随迁子女教育机会保障带来了许多无法补救的难题。

3部分公办学校入学“门槛”高

为缓解公办教育资源不足问题,各地均对农民工随迁子女设置了一定的入学“门槛”。较为普遍的做法是要求提供暂住证或户籍证明、住所证明和务工证明等,一些城市还对计划生育证明和居住年限提出相应要求。

4民工子女学校的安全和质量令人忧虑

许多城市存在一批未获批准的民办民工子女学校,其中北京和上海尤为突出,分别达到205所和270所。与公办学校相比,未获批准的民办民工子女学校普遍存在办学条件差、教师学历层次较低、师资队伍不稳定等问题。针对不同类型的民办民工子女学校,如何采取有效措施促进其建康发展已成为当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5学前和高中教育问题日益突出

由于学前教育和高中教育属于非义务教育,国家缺乏针对农民工子女接受学前教育和高中教育的政策支持和经费投入。因政府支持力度不够,农民工随迁子女普遍缺乏公平的学前教育和高中教育机会。

■现实案例

从小在京上学高考必须回川

胡先生是四川巴中市人,1990年就到北京打工,算来已20年了。2000年,女儿已经6岁了,还在老家的爷爷奶奶身边。两口子一商量,把孩子接了出来。那时他们在海淀区四季青乡的巨山村租了房子,他带着孩子到了离家最近的巨山学校,学校答应接收她。

但是按照规定,他们一定要搞全“五证”:身份证、暂住证、子女无监护证明、工作单位证明和借读证。这5个证里只有身份证是现成的,其他的都要现办。那时候还要交赞助费,每个学期要300元。交了几个学期后,北京取消借读费了,给他们省了不少钱。现在儿子也在巨山学校上学。

2006年,女儿小学毕业,学习成绩特别好。他们先找到了海淀区的一家重点中学,但是要交6万元钱的“建校费”。因为孩子优异,可以减半。但一次性交3万元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大的负担。最后没办法,女儿只好去了另一所中学。

但是现在,让胡先生最头疼的是,孩子虽然能在北京上中学了,可考大学必须回老家。他打算把他们姐弟俩都送回巴中的学校。“北京的教材和我们老家的不一样,孩子要有个适应过程,现在她能在班里考第一,可在老家的学校能考多少名还真不好说。”本报记者 周逸梅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周逸梅 编辑:郭刚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