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勇:禹州矿难 回归生命尊严才是至高责任
2010年10月18日 08:12重庆时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就在几天前,那场聚集了国际目光的“智利大营救”曾引发国人的极大关注和反思,毕竟对于矿灾频发的中国来说,太渴望有这样的奇迹在我们的身边上演,以此冲淡伤亡数字给人们心中带来的悲情和阴霾。

但美好的愿望总是在残酷的现实面前黯然失色,当公众还沉浸在盛赞“智利救援奇迹”的热情中时,矿难悲剧却再次降临身边。10月16日,河南平煤集团平禹四矿发生瓦斯突出事故,截至目前,已发现26人死亡,井下尚有11人被困。

26人,对中国的矿难史而言,也许只是一个数字。但是对于社会而言,逝去的却是26个鲜活的生命,26名社会成员因得不到安全的庇护而夭折;而对于家庭而言,与之相对的痛感和悲剧才刚刚开始,26个家庭的幸福轨道将由此急转直下。

尽管在哪个国家,矿难都在所难免,不过智利所创造的救援奇迹却告诉我们,在灾难面前,人类完全有能力为生命争取更多的时间和空间。困在700米的井下存活69天直至新生,这样的奇迹不是来自于上天眷顾,而是因为智利矿井里拥有完善的避难设施。而在我国,这样的避难设施却依旧处于空白。

矿难一次次刺痛我们的心灵,悲剧不断地重复上演,为什么井下的安全环境很难得以改观?资金、技术显然都不是问题,问题的根源恐怕还是在于对待个体生命的态度。如果勇于承担起呵护个体生命的责任,那么就会有不断完善的灾难避险措施,也会有智利式的救援奇迹。可如果不把呵护个体生命作为至高责任,那么禹州矿难这样的悲剧就难免重复上演。

回顾国内历次矿难,不难发现,天灾的偶然背后大多都隐藏着人祸的必然。这一次禹州矿难,安监总局局长拍桌子质疑河南煤矿施工欠妥,基本的安全施工要求都做不到,那么诸如避难室这样的安全进阶措施何时又才能列入考虑的日程?平禹四矿之前发生过矿难,缘何重蹈覆辙?在政策制定者的眼中,也许会有事故发生的指标,会考虑到事故对地方形象、社会舆论、政绩和经济发展水平的影响,但是未必有人会真正在乎个体的生命尊严,乃至矿难带来的家庭伤痛。

矿难也让人联想到一直以来饱受争议的“领导带班下井制度”。领导下井实施已有时日,但是矿难事件却未见明显减少,反倒是各种丑闻频频曝光:矿难发生“领导先走”、突击提拔矿长助理“替死”……这些事例无一例外地侧证着“下井陪死论”。既然知道井下就是个死亡陷阱,作为管理者,为什么就只想到如何为自己的生命避险,而不去想如何改善矿工的作业条件呢?如果领导们能够早日有这样的觉悟,智利救援的奇迹,避难室这样的设施,恐怕在中国也不会一直处于空白。领导下井制度本来是为了让领导对矿业安全感同身受,从而加强管理,增强井下作业的安全条件。但是,由于一些管理者未能在个体生命尊严的呵护上产生共鸣,所以领导下井最终却沦为了一地鸡毛,难以成就安全生产的梦想。

矿难,让我们悲痛。在为这些夭折的矿工表示沉痛哀悼的同时,对比智利救援奇迹中那每一个鲜活的生命,应该觉醒:只有把呵护每一个个体生命作为社会和政府的至高责任,才能设身处地去为每一个矿工的生命安全作出努力。体制的完善和避难设备开发引进,无不是为了个体生命不再受到伤害,而社会的荣辱、地方的形象,更是要靠个体生命的尊严来彰显。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张勇 编辑:郭刚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