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杰:“90后”,新时代变迁的风向标

■你不理解青年吗?那是因为你不理解时代。

■在一定意义上,被青年抛弃,即被时代抛弃。

作为近年来出现的一个时髦词语,“90后”是指1990年至1999年之间出生的人群。当2010年来临的时候,意味着1990年出生的人已经年满19岁并迈向20岁。在一般情况下,他们正在中高等学校中学习,而“90后”中年龄最小的人也已在读小学。可见,按照正常的人生发展轨迹,“90后”的人生步伐已从家庭迈进学校,并将逐渐全面地走向社会。

当今时代,划分一代人的标准正在变得多元化,不仅包括社会的、经济的因素,而且还包括文化的和心理的因素。中国的当下,由于经济增长、社会变迁、文化转型,尤其是知识生产和信息传递的节律正在加快,形成一代的节律大大地加快了,代际更替的周期相应大大地缩短了,而且表现出许多主体特征和变化规律。

“90后”是一个代的总称

“90后”出生在中国开始建立市场经济体制的20世纪90年代,成长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21世纪初期。

“90后”之所以可以被看作一个代,是因为在中国急剧的变迁中,在一个时间段如10年时间里,社会发展和文化发展会具有很多相似的特征,从而使他们体验到“一种具体的联系”或“参与一种共同命运”的感觉,可以说,这就是一种共同的“代意识”。

尽管塑造一个“代”的因素是多重的,然而,最核心的因素极少是外在事件,而是主体的思想观念,因为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的变迁终究要依赖于观念、趣味和习惯的变迁来促进一个“代”的形成。

可以说,“90后”是一个代的总称,由于经济、社会和文化变迁速率的加快,“90后”中间还将产生明显的“经验上的分层”,其结果是,不同的经验形成了独特的“代内之代”,换言之,在“90后”这一代之中还会形成一些子代。

“90后”的显著特征

基于一定经验分析之上的预测式判断,我认为,“90后”将会表现出以下一些显著特征:

更加理性化的一代市场经济的法则、竞争机制的强力、机会资源的有限,以及全球化的浪潮变得更加具体和真切,无疑将使“90后”变得不仅更加理性、务实,而且更加开放、坦然。例如,面对将在一定时期内存在的巨大就业压力,他们的择业观念更加实际、更加灵活,面对异常激烈的职场竞争,他们的心态更加冷峻、更加淡定。在行动层面上更加重视规则,在机会面前更加注重实力。

更加人本化的一代中国向现代社会的转型进程,尤其是现代化的成就在逐渐地彰显人的价值。而21世纪之初科学发展观的提出,把以人为本作为了中国发展的一个重要目标,因此,成长在这种氛围之下的“90后”,价值观中的人本化取向将是极其鲜明和强烈的。例如,更加热心公益事业,更加反感对人性的扭曲和人格的变态。

更加个性化的一代中国社会正在从同质社会向异质社会变迁,以僵化的、单一的形式传递文化的同质社会,所塑造的是从众人格;而以弹性的、多样的形式传递文化的异质社会,所塑造的则是自律人格。从众人格的特征是它的共性化,而自律人格的特征则是它的个性化。“90后”将是大力张扬个性的一代,这种个性张扬将从衣着、发型等个人生活领域向参与、表达等社会生活领域扩展。

更加世俗化的一代当社会的理性化趋势不断扩张的时候,科技的力量、市场的强势等所导致的紧张、忙碌,使得很多人没有时间去回眸历史、思考意义、接近自然,人更多地是存活于当下,较少知道何谓超越性的关怀和终极性的追求。在为了生存层面的生活中,多获得一些资格证书,比多读一些哲学书,更加实用。

更加娱乐化的一代随着消费时代的来临,似乎一切社会生活领域都被娱乐化机制所渗透,娱乐成为社会运行的拖拉机和润滑剂,而娱乐本身也成了一个产业。娱乐社会的勃兴,不仅表现在娱乐明星产生的周期缩短,而且表现在娱乐成为一种大众共同的消费品。娱乐明星的收入常常是一般人收入的许多倍,就是娱乐价值的一种最好证明。处在这种背景下,娱乐从一开始便成为“90后”的一种基本生活方式。不仅如此,他们还时常引领社会的娱乐潮流。

“90后”的新质与缺憾

从比较的视野看,“80后”在成长过程中,似乎还较多地受到传统与现代双重因素的影响,而他们身上也一定程度地表现出双重性,如在价值选择上夹杂着传统取向与现代取向的价值判断与选择的特征。“90后”在成长过程中,则更多地受到现代甚至后现代因素的影响,这使得他们身上更多了一种洒脱、更少了一点顾虑。

如果说,“80后”还带有一些转型期或过渡期色彩的话,那么,“90后”则更多一些新质色彩。所谓新质,就是以往任何一代人身上不曾有过的人格特质,是在多元时空条件下所形成的,其内涵的核心特征是心理现代性。

由于置身于一个急剧变迁的时代中,一个飞速发展的社会中,一个价值多元的文化中,这些因素导致的一个重要后果就是,在一个较短时间段内事物将呈现不确定性状态。因此,“90后”成长中最大的困难,可能将是认同的困难。也就是说,在他们身上要形成一种比较稳定的、清晰的认同,将是一件困难之事,最主要的方面有对个体自我的认同,以及对“90后”一代的认同等。

因此,我们必须清楚“90后”身上与新质伴生的新问题。这种新问题是我们以超前的或至少是与时代同步的眼光去看待一代人时所能够发现的潜在性问题。正是“90后”所处的时代背景和社会环境决定了他们身上的新质与缺憾。

对青年形成的清晰认识,乃是对时代和社会的一种极其有效的前瞻。青年是时代的表征,是社会变迁的风向标。可以说,谁不理解青年,那是是因为他不理解时代。学会理解青年是人年轻化的一种表现形式,尽管这种理解尤其是从以往价值观的角度来理解,有时是痛苦的。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被青年抛弃的人,也就是被时代抛弃的人。理解青年也需要靠崭新的理性来达成,因为今天的时代和社会正呈现出越来越多崭新的特质。

我们的成人社会,对于“80后”的认识曾出现了一个带拐点的过程,即先贬后褒。那么,对于“90后”的认识,可以表现出一种更加成熟的系统化的前瞻吗?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沈杰 编辑:霍默静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