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圣祥:给大学排名是不容禁止的自由权利
2009年05月11日 08:22南海网-海南日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每年都有一些大学排行榜出炉,吸引了不少眼球。大学排行榜有存在的必要吗?天津大学校长龚克认为,大学排行榜在一定程度上为公众了解和选择大学、了解和选择专业提供了某种帮助,公众对大学排行榜还是有切实需求的,不宜简单以行政命令禁止。(5月7日《人民日报》)

大学排行榜背后的“钱名交易”早已尽人皆知,舆论抨击一则指向制榜者的利欲熏心,一则指向高校的媚态讨好。这些都是不容否认的现实,现在的问题在于:教育部门该如何处置弊端多多的大学排行榜?教育部已经表示不赞成、不支持大学排行榜,并坚决反对借此向高校拉赞助,另一种更强势的声音则指出,应该取缔,应该禁止。而且,门户网站的调查显示,取缔与禁止的观点似乎支持率颇高。

天津大学校长认为“不宜禁止大学排行榜”的理由,是强调大学排行榜的有用性,即能够“为公众了解和选择大学、了解和选择专业提供了某种帮助”。事实上,这是一个很奇怪的观点,既然指责排行榜是利益交换的产物,已经没有公信力可言,对公众了解和选择大学自然只会误导,又怎么会有帮助呢?更何况,假使公众对大学排行榜不再具有需求,是否就可以成为政府禁止大学排行榜的理由呢?

即使公众对于大学排行榜没有任何需求,即使大学排行榜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我认为政府部门也是无权禁止的。作为自由权的一种,任何人都有权不受干涉地按照自己的标准对大学进行排名。倘若对大学进行排名还需要得到政府部门的批准,那显然只能是一种“非法设置行政许可事项”。

我很同意“大学自重排行榜自清”的观点,丑闻的主角应该是那些行贿的大学,而不是受贿的排榜机构。事实上,大学排行榜同样只有在高度开放和自由竞争中形成相对可靠的公信力。大学排行榜的公信力只能来自开放的竞争,而不可能来自公权对民间排榜行为的禁止。现在的问题,不是要不要禁止武书连的排行榜,而是为什么没有一个更具公信力的排行榜来取代似乎已经有些臭名昭著的武书连排行榜的市场地位?

对民间机构的排榜行为固然需要规范,但是那种轻言禁止的冲动必须高度克制。要知道,我们轻浮的禁止呼吁对政府部门而言,实际就是一种剥夺民间自由的强制授权。而由权力来垄断大学排行榜,结果必然只会更糟糕。在所有机构中,教育部门是唯一不适合对大学进行排名的机构。因为教育部门理应是超脱的监管者,它不能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说到底,给大学进行排名并非“事关国计民生的大事”,教育部门可以不赞成,甚至可以“不高兴”,但是它没有权力禁止。因为这是一项普遍的自由权利。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舒圣祥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