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钢的琴》:工人的尊严与忧伤

2011年07月22日 10:16
来源:凤凰网评论 作者:纪云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评中评第581期

《激荡三十年》的作者吴晓波不是影评人,但他写了篇电影《钢的琴》的影评。他写的是这部电影背后的“中国工人阶级的忧伤”。

影片故事的背景是上个世纪末,国有企业被“关停并转”,工人纷纷被下岗。这种情况在《钢的琴》的故事发生地——在计划经济年代有“国老大”之称的辽宁省最为严峻。影片中的几位工人在下岗后成了黑社会团伙的小头目、杀猪专业户、赌徒、大嫂级歌手、在婚娶殡丧时演奏的草台班子。

这些人的生活本像一口古井,默默忍受着生活中的贫穷和艰难,波澜不惊。直到有一天,影片的男主角陈桂林有了一个“伟大”的想法:造一架钢琴。当然这想法也是被生活所逼。于是观众看到,这群不起眼的、甚至有些卑微的工人,却有那么多让人感动的地方。

作为朋友,他们无偿献出自己的资源和才能,为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付出时间和劳动。作为情人,他们互相斗嘴,却一直在背后支持对方。作为兄弟,之前因打架结仇,之后却帮对方去打架。他们翻围墙去学校偷钢琴,也驾着运猪肉的货车在半夜齐声唱歌,他们后来居然真的把钢琴做了出来。

他们看上去玩世不恭(生活本身已经很沉重,只能苦中作乐),实则对生活、对理想极为诚恳。他们让我想到了理想、忧伤这些词,而这些词与今天的“工人”二字已经无法搭配在一起。

这个国家马不停蹄地飞速变化着,有钱人越来越有钱,穷人依然在穷困中挣扎;大城市高楼大厦、车水马龙,小城市为了将自己变成大城市到处拆迁建设;大学生们都想考公务员,小学生都想当五道杠。

顺理成章地,评价一个人的标准成了单一的“成功”,而“成功”的标准也只是“有钱”而已。于是“工人”甚至成了一个贬义词。

君不见,现在的孩子,会底气十足甚至颇为骄傲地宣称自己的父亲是局长、经理、教授,却没有孩子可以理直气壮地说自己的父亲是工人,更别提为这位工人父亲而骄傲了。

这部电影让观众明白,工人,他们也是应该被理解,并值得被尊重的一个群体。

这样的电影太少(艺术作品选择题材的取向也是社会现状的体现),所以《钢的琴》才珍贵。尽管作为一部电影,它并不成熟也不完美,但它所表现却是——“中国工人”——这群被遗忘的人的梦想与忧伤,对于今天这个社会,它很重要。

如吴晓波所言:这个时代若真有尊严,它从来在民间。

凤凰网评论编辑 纪云

上期评中评:网络围观郭美美为什么让陈丹青想起“文革”?

[责任编辑:纪云] 标签:钢的琴 工人 王千源 张猛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