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中国梦:龙应台北大演讲

龙应台在北京演讲前后

风从哪里来:谁是龙应台

启蒙者:我读龙应台

直言者:士人龙应台

我有自己的梦吗 我有中国梦吗
2010年08月05日 23:45 凤凰网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龙应台

核心提示:作者梳理了自己聆听龙应台讲座的感受,文明也许脆弱不堪,但是除文明外我们其实别无依靠。譬如正义也许极为可疑,但是在乎正义比不在乎要安全。譬如理想主义者也许成就不了大事大业,但是没有他们社会一定不一样。

特约撰稿:陈芳

8月1日,北京大学百年纪念讲堂,龙应台两手身着一套白色衣裤,两手插在口袋中,“这是北大吗?龙应台竟然真的到北京演讲了?”倾吐而出,第一次聆听龙应台的声音,这位文笔犀利的女人声音竟是那么美?

讲台正中间的投影仪上《文明的力量从乡愁到美丽岛》,力量中透着诗意,如同这个眼前站着的女子。

在台上,台湾人的“中国梦”从她的演讲中缓缓道来:收复大陆的“中国梦”曾经是台湾人至高无上的图腾,到六十年代,这一梦随着日益日渐强烈的乡愁持续地深化着。刻骨铭心的思乡之情、对中华故土的魂牵梦绕,不正是那些离乡背井的人真真实实的“中国梦”吗?

这样的一个“中华大梦”有着强固的基座:从小刻在骨子里的“礼义廉耻”的价值和“士不可以不弘毅”的态度。

然而1970年,台湾人的“中国梦”发生了质变。随着1971年“中华民国”被迫退出联合国,1979年台美断交,台湾人开始追问“我是谁?”。台湾人无形之中对脚下所踩的土地产生了具体而实在的情感。台湾人的大中国梦开始过渡到实实在在的小小台湾梦。

“80年代以后,台湾两千多万人走向了转型……开始一起上80年代的民主大课。这个民主课程上得又够辛苦。”表面上看台湾被撕裂了,但是最初那个强固基座一直都在,因此台湾人都有一个共识:“国家是会说谎的;掌权者是会腐败的;反对者是会堕落的;政治权力不是唯一的压迫来源,资本也可能一样的压迫。而正因为权力的侵蚀无所不在,所以个人的权利,比如言论的自由,是每个人都要随时随地、寸土必争、绝不退让的。”

龙应台自问自答:我有中国梦吗?我怎么会没有中国梦呢?“我倒是很愿意看到中国的崛起,可是我希望它是以文明的力量来崛起的。”

她还有一个梦:“希望有一天,我们可以在任何地方讲我们想说的话,我们的下一代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台下适时地响起掌声,掌声背后是羡慕?羡慕台湾人可以有这样的群体觉醒?抑或是共鸣?她说到了自己渴望表达但无法表达的东西?都有,随后陷入沉思,我有梦吗?我们有中国梦吗?

一时间发现自己回答不上来,我没有清晰的梦;我们有中国梦吗?我自己没有,怎么能保证我们有?然后我可悲的发现,难道我们竟然连梦都不会做了?因为我们活在一个赤裸裸的现实世界中,即使做梦,也永远只是一个白日梦?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