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社会抚养费“抚养”了谁?

2013年08月04日 12:10
来源:光明网

【阅读提示】河南西平被指强征5亿社会抚养费 超生户自杀快阅读

光明网评论员:前不久,河南省西平县年仅33岁的王茹萍在自家刚盖好的新房房梁上用一条绳子结束了生命。而导致她自杀的直接原因是儿子的超生——因为无力再次缴纳高达4万多元社会抚养费,王茹萍在与丈夫吵架后选择了悬梁自尽。

据媒体报道,河南省西平县最近出台规定,所有的党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企事业单位有超生子女的干部职工,最近均需再次缴纳高达数万元的超生子女社会抚养费。而这些人在子女未出生或出生之际,都已缴纳过一万到两万的罚款,也早已给超生子女办理好户口等手续,其中一名教师的超生子女现已11岁。

记者调查发现,在这个规定背后,是该县经济形势疲软和财政收入困顿,而财政支出却在不断增加,原计划于今年5月底向西平县所有教师补发的40个月绩效工资,迟迟没有下文。此次征收社会抚养费,与缓解财政压力不无关系。

很遗憾,再次强征社会抚养费,可以成为地方缓解财政压力的救命稻草,但对于王茹萍这样的普通百姓来说,也是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尽管征收社会抚养费构不成王茹萍自杀的充分条件,但是,如果此次征收完全是一次可以避免的错误决策,那自杀悲剧肯定也就不会发生。

对于社会抚养费,我们并不陌生,但对于它的概念,很多人并不了解,直观地将其等同于罚款。社会抚养费的定义是:为调节自然资源的利用和保护环境,适当补偿政府的社会事业公共投入的经费,而对不符合法定条件生育子女的公民征收的费用。它属于行政性收费,具有补偿性和强制性的特点。也就是说,社会抚养费的目的是为了补偿政府对于新增人口教育、医疗等社会事业方面的额外增加的公共投入,多生孩子就多占用公共资源,就需要为此多付出额外补偿。

作为遏制计划外超生的一项重要措施,征收社会抚养费早已成为各级计生部门爱不释手的法宝:有资料显示,从浙江省行政事业收费统计分析报告中发现,2009年浙江收取社会抚养费8.94亿元,增幅约13%,收费规模已经超过工商;而在安徽省2010年度行政事业性收费统计情况的报告中,社会抚养费收入为8.45亿元,增幅达61%。

尽管各地都有规定说,社会抚养费要全部上缴财政,但在具体执行当中,这些收上来的钱一旦纳入财政,之后怎么使用便都不清不楚了:有的地方社会抚养费收入未缴入金库的问题较突出;有的地方只要求用于计划生育事业,具体怎么花谁也不清楚;有的地方用于奖励乡镇、村一级计生专员,导致对“超生”漠视、对“罚款”热衷现象……社会抚养费使用中的种种乱像,为官员腐败埋下祸根,也引发公众对计生政策的抵触情绪。

放眼望去,像西平县这样靠征收社会抚养费补贴财政的肯定还有不少,由此引发的社会矛盾和极端行为也不容忽视。而要让社会抚养费真正能“补偿政府的社会事业公共投入”,起到调节人口的作用,不仅要严厉惩处那些把计划生育政策变成“收费政策”的官员,更要明确让这些费用真正用到教育、医疗等社会事业,真正发挥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作用。

【上一篇】法官集体嫖娼 必须严惩不贷更多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