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庆东的逻辑混乱和常识贫乏
2010年11月27日 04:44华商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这两日忽闻北大教授孔庆东宏论。“歪曲报道现在是我们国家的一大公害。”“我们现在媒体太乱,媒体的好多记者都是无证上岗,拿着假记者证到处去横征暴敛,这些记者排起队来枪毙了,我一个都不心疼。”他一边痛骂记者,一边还不忘给全国人民出主意:“我觉得全国人民应该起诉南方报系,天天在诬蔑我们革命先烈,诬蔑

党和国家领导人,诬蔑全体中国人民。像南方报系还有野鸡网这些媒体首先就应该遭到起诉。”

且不说孔教授怎么就一厢情愿地认为全国人民都和他一样“受伤”,愿意起诉南方报系。这种习惯性地不经过授权就要代表别人,不陈述事实,先为被批评者扣个大帽子的做法,怎么看都像文革之风。“诬蔑革命先烈、诬蔑党和国家领导人”,这帽子虽虚无缥缈,却又大得吓人哪!

孔庆东此番言论是力挺此前网上流传甚广的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双起论”。“双起论”原本是一个王在公安内部的讲话,声称“今后凡是报纸歪曲事实真相攻击我市公安机关和民警的,就以公安机关起诉报社,民警起诉记者”。正因王的公权机关人士身份,其针对媒体的这番言论,才引起关注舆论监督者的注意。

孔先生应该知道,媒体回归本质,这是一个难得的过程。10余年来,在中国逐渐成长起像《财经》杂志、南方周末,以及大批都市报媒体,这些媒体虽面临着多重压力,但毕竟成长了起来,一批有职业理想的记者,也逐渐成长,尽最大努力,去真实地记录这个时代。2008年的汶川地震,数千中国记者奔赴灾区,将灾难告知世人。而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20万鲜活生命遭遇浩劫,却直到多年后才被世人知晓很多真相。或许如孔教授愿,那个时代的媒体,倒是很“干净”呢。但正常吗?当人民被屏蔽了知情权,信息只掌控在特权者手中时?

如果诚实一些,且对现实略有知觉的人,大概也能知道,在今日中国,媒体报道政府、警察等公权力机构的报道,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而媒体遭到公权起诉者,大部分都是因舆论监督报道引起。事实上,大部分中国媒体监督政府、公权力时,往往非常谨慎,屡屡只能无奈地“打苍蝇不敢打老虎”。伊春空难,记者在采访中遭阻拦甚至被抓。而不久前的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因报道一上市公司黑幕,竟被公安机关列为全国的网上通缉犯。当时一篇评论题目 《被通缉的舆论监督》,说出了时代的尴尬。

现实中,大量舆论监督报道,尤其涉及公权力的报道,记者调查往往要突破重重阻力,也未必能如愿。虽然《信息公开条例》已公布,但却如被拔掉牙的老虎,很难真正发挥作用。一些地方的新闻发言人制度,往往成为“新闻不发言”制度。但每每我们能看到,那些有责任心和良知的记者,被理想牵寻着,去努力寻找真相。而这些记者,就以孔庆东先生呼吁“全国人民都去起诉”的南方报系记者为代表。

毋庸讳言,今日中国之媒体,乱象丛生。例如记者收受红包等普遍存在,一些记者甚至利用采访的便利,以舆论监督相威胁,敲诈勒索。但这一切乱象,并非媒体自身开放、努力追寻独立之错,而和这个时代的所有弊病一样,是因为改革不彻底等制造的畸形怪胎。其间悲情,岂是孔先生一句轻飘飘毫无求证逻辑的“媒体已成公害”所能言?

事实上,如果不是这些“公害”的努力,山西疫苗如何公开?安元鼎黑监狱的黑幕如何被公众所知?一次次灾难的真相如何呈现?是的,中国记者所做的和他要承担的可能远远不匹配。但这一切,不代表着就可以“把记者全拉去枪毙了”,而是更加说明,这个国家需要更多真正的记者。这个社会,需要呵护那些努力说真话的记者群,也需要呵护来之不易、尚待更多开掘的舆论监督,以及言说和表达的权利。

其实,舆论批评王立军的言论,不过是因为警惕公权力可能对公众知情权的践踏。而在以“独立思想,精神自由”为传统的北京大学,教授孔庆东以情绪化的谩骂,毫无逻辑地鼓吹 “警察本来可以直接打你”“去起诉是讲法制了”,其言其行,真不知是逻辑混乱和常识缺乏的智力障碍,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对公权力奉上殷殷之情呢?前者犹可恕,如是后者,只能说,知识分子风骨,被此等“聪明人”糟蹋欺凌甚矣!呜呼!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