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24
往期回顾
NO124

法院公判民工是对人权的漠视

法院“教育”民众的最好办法,是通过独立、公正的审判,是敬畏法治、敬畏人权,而不是推行有违法之嫌的“公判大会”。

又见“公判大会”。

最近,四川省阆中市人民法院公开审判一起妨害公务案,8名被告讨薪农民工分别被判处6至8个月不等有期徒刑,其中两名宣告缓刑。

这个当地媒体所谓的“一堂法治教育”,在互联网上却被普遍视为“一堂违法教育”。且不说《宪法》早已明确的“人格尊严”,“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尊重和保障人权”早已写入《刑事诉讼法》,无视当事人隐私权和人格权的公审,本身即有违法之嫌,是对法律的无知,对法制的无知,对人权的漠视。

“公判大会”之所以引起极大反弹,有人们同情讨薪民工的因素。他们讨薪过程中有过激违法行为,被正当制裁本也无可厚非。问题在于,他们为什么被欠薪,被欠薪时若求助司法渠道,能不能被妥善对待,避免最后闹大的悲剧呢?若正常讨薪渠道不畅,被逼“过激”后还要被“公判”来教育,这是何等悲凉?放任讨薪、监管不力的部门,不更该被“教育”吗?

对“公判大会”的反感,还因为很多人在现实中、新闻中,都耳闻目睹过类似“公判”场景,事实上中国也有过很疯狂的一段“公判”记忆。经验证明,那些所谓“公判”收获的效果往往不是教育,恰恰相反,因其对人权的肆意践踏,常常引发的是潜在恐慌甚至混乱。

要警惕这样的“公判大会”,其背后的逻辑是反法治、反人权。不少地方法院偏爱“公判大会”,将之当成是对不法分子的威慑、是对社会的“法治教育”,但细究起来本质是一种越位。法院用政治思维取代了法治思维,把审判当成了实现所谓“法治教育”的手段。但这样的“教育”又是选择性的,受教育的往往是社会弱势群体。

正如网友质疑的,讨薪民工被公判,为何不见贪官被公判?朴素追问之后,是对人权保护不均、保护不力的担忧。本应平等视之的人权,常常依附于权力的意志而定。有权者的人权在无形中更被保护,而像讨薪民工这样的弱势者,人权则被弃之如敝屣。于是,拿弱势者开刀的“公判大会”,与其说是教育,还不如说是威慑、恐吓,让普通人对自身权益产生更强烈的焦虑。

说穿了,这不是“法治”,而是典型的“人治”。法院根据自身或者当地党政领导的意图,选择要接受教育的人群,选择有代表性的案件,选择“杀什么鸡儆什么猴”。从“公判大会”大会中,国人隐隐看到的不是公正,只是现实中哪个群体弱势、哪个群体强势,只是官方当下的喜好爱憎。这是“官本位”、“权本位”的展示,更是一出法治悲剧。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人权面前人人平等。法院“教育”民众的最好办法,是通过独立、公正的审判,是敬畏法治、敬畏人权,而不是推行有违法之嫌的“公判大会”。在一个法治文明的社会,不对犯罪嫌疑人进行游街示众和公捕公判,应成为司法共识,进而成为禁区。而一旦法治成为地方政治考量的工具,就失去了其应有的独立和尊严。

司法应是社会稳定器,是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要起到这样的良性作用,就必须保持谦抑、中立、被动,只在审判中展现自己的公正和权威,而不是越俎代庖,去行使其他党政机构的功能、去贯彻其他地方官员的意图。“公判大会”,早该休矣!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