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16
往期回顾
NO116

中山装适合做“国家正式礼服”吗

中山装可以是国家正式礼服中的选项之一,但是中国的国家礼服,还需要有更多集传统与潮流、文化与创新的元素构成的多个选项。

民革中央向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提交的一条“重点提案”,将中山装,再次呈现在国人视野。民革中央建议,将中山装作为国家正式礼服。

民革中央可能将以“口头发言”的形式,将这个内容放在关于“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纪念活动有关事宜”当中。民革中央副主席修福金表示,这不仅是服装问题,也是民族问题。

早在1912年就被定型了的中山装,其来源有各种不同的“版本”。因为孙中山的带头穿着,并且赋予了中华民族对于复兴理念的诉求,使得中山装风靡中国。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山装一度成为“领袖装”、“干部装”,在几代中国人心目中留下了挥之不去的情结。

改革开放以后,胡耀邦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中第一个穿西装的,当时引起了全世界的“惊艳”。很多人将此视作中国改革开放的一种特殊信息,由此足见中央最高领导层的穿着,与政治的关联程度。

民革中央此次将中山装话题作为参政议政的一条重要建议,其实表示的是对于中山装被国人渐次遗忘的某种焦虑,也是对中山装寓含的政治诉求的强烈昭示。然而希望中山装再次作为一种“国服”,还是引发了人们对于这个话题的纠结。此中既有服装样式的因素,也有各种不同情结的因素。恐怕人们担心的不只是这种统一化、标准化是否限制了多样化,还包括了人们对于中山装在不同记忆中的向往或者顾虑。

中国近现代以来,正装在人们的概念中只有两种,一是西装,一是中山装。而中国之外,正装只有西装一种。然而多了一种选项的中国人,并没有因此而增添太多的自豪感,原因就是因为对于正装,赋予了太多的政治内涵。民革中央的这项建议,其实给国人的穿着形象、国家形象,提出了一个可以讨论的命题,这便是,能否通过创新,设计一套、或者一系列既体现中国传统文化内涵,又引领世界潮流的服装样式,展示中国服装文化的自信;既摆脱“国家正式礼服”被西装领带化了的被动单一化,又创造出集中国特色与世界潮流于一体的多样化,展示中国文化创新与发展的自信。

给国家正式礼服多一种选择,给世界多一种服装样式的选择,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命题。西装领带一统正式礼服的天下,虽然有着普遍意义上的审美认可意味,但同时也体现了人类对于服饰文化在创新发展中的惰性。中国是在人类历史上少有的、有着衣冠文化追求的国度。今天的中国,随着经济实力和文化实力在国际的地位快速上升,更是应该在服饰文化中,向世人展示文化自信与创新自信。

中国的国家礼服,如何让它既接中国的地气,又接国际的元气,关键看它是否具有创新与传承所带来的人气。所以作为一套国家正式礼服,它应该淡化政治的诉求,强化文化的元素,不强人所难,不固守旧规,在“国家礼服”这个概念中,寻找文化与审美的认同感,向世界展示中国服饰的文化实力、创新实力,同时也给世界现有的西装领带,提供一种或者多种正式礼服的选项。

同样是中国人,由于时代的不同,人群的不同,人们对于中山装,有着不同的情绪或者情结在内。如果作为国家正式礼服,在这个建议“落地”的过程中,可能会遇到一定的认同感障碍。中山装其实并没有在中国的服装样式中完全丢失,只不过以不同的审美爱好、以多样化中的一种,甚至在某种层面的某种特殊场合,偶尔出现。

今天的中国,作为国家正式礼服,首先需要防止的是某一种服饰,再次成为人们记忆中的“干部服”、“领袖服”。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强扭的瓜不甜”,对于服饰上的审美,更是如此。有礼之仪,才是服饰文化中最能站得住脚的审美基础。

中山装可以是国家正式礼服中的选项之一,但是中国的国家礼服,还需要有更多集传统与潮流、文化与创新的元素构成的多个选项。让官方与民众都能认可的服饰,才有可能是中国认可、世界认可的正式礼服。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关注凤凰评论微信公号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