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97
往期回顾
NO97

科隆性侵案背后的默克尔难题

科隆性侵案从法律事件上升为政治事件,进而成为国际事件,引起了人们对难民潮乃至中东局势的反思。德国主导之下的欧盟难民政策是不是有效解决与吸纳中东地缘政治震荡的办法呢?

跨年之夜在德国科隆等城市发生大规模性侵和抢劫事件震惊了欧洲,而最近又发生了排外主义者袭击巴基斯坦人和叙利亚人的事件。这也昭示着2016年的欧洲所面临的难民问题将更加棘手。

科隆大教堂这座在二战大轰炸中幸免的大教堂似乎成为文明融合之难的象征,无论对于默克尔还是德国,要重新明确大国地位,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和耐心,毕竟德国在二战之后一直自我节制,避免涉入“外部世界”的地缘博弈。

科隆性侵案发生之后,德国民众对难民问题的看法也发生了转变,毕竟其中一些罪犯就是来自新移民。德国在过去的一年中接纳了110万难民,其中三分之二是男性,如何避免科隆的惨痛事件再次发生,已经成为德国社会面临的重要问题。

也有观点认为,这次事件未必是德国难民政策导致的,而主要是当地警方和政府存在重大的安全疏漏,以至于酿成如此严重的后果。不口否认,任何事件的发生都存在着很大的偶然性,但是,很难想象,没有大规模难民的涌入,德国会发生这样大规模的性侵事件。由此,这一事件也需要通过多重透镜却分析,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

值得关注的是,事件发生之后并没有成为“新闻”,过了三四天之后,媒体才开始报道这一事件,显然,媒体的“蜗牛速度”引起了诸多不满。在一个开放社会环境中,媒体本来应该成为社会信息的生产者和传播者。不过,德国媒体“慢下来”也有苦衷:一是警方没有主动向媒体披露信息;二是德国社会存在着对种族主义的标签的恐惧,因为罪犯主要来自北非。二战结束之后,反种族主义已经成为德国战争反思的重要组成部分,“大屠杀”让德国人对任何种族主义言行都保持警惕,甚至是厌恶。无论警方还是媒体的反应都看出,至少在潜意识中,德国还没有做好“归化”难民的准备,直到这一事件变成政治事件之后,德国政府才开始努力将其降低到社会法律事件。

德国法律部门将制定新的法律规定,比如正在申请庇护的难民如果被判刑,那就要被赶出德国,至少表明了一个姿态,那就是德国张开双臂拥抱难民,但是拒绝罪犯进入。一年接纳100多万难民,着实对德国社会带来了不小的冲击,此前人们担心德国的经济与社会能够“消化”难民,能不能提供充分的就业,现在看来,文化观念的理解与包容才是最迫切的。在中东地区,女权并没有得到彰显,性骚扰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但是欧洲社会已经超越了男权时代,权利的含义已经从政治和经济延展到生活的方方面面。科隆性侵案以及斯德歌尔摩近两年发生的性侵事件,意味着难民潮与欧洲之间不仅是非基督教群体与一个世俗社会之间的碰撞,而是男权群体对性别平等社会的“入侵”,难民营的女义工和护士早已受到性骚扰的烦恼。

德国的右翼政党和一些东欧国家努力将这一事件政治化,进而修改德国和欧洲的难民政策。虽然默克尔在新年讲话中还是坚持“我们能”的观点,但是在具体做法上也需要进行调整。这次事件对默克尔的政治声望带来了不小的伤害,而默克尔从不是一个逆民意而动的首相,为了赢得2017年大选,默克尔必须化解难民潮给德国带来的紧张气氛。在默克尔治下,德国不仅成为欧洲的主心骨,而且正在向世界大国迈进,派出军队打击伊斯兰国。默克尔对中东难民的宽怀赢得了世界声誉,但是吸纳上百万难民,仅仅依靠情怀是不够的,而是一项战略议题。

科隆性侵案从法律事件上升为政治事件,进而成为国际事件,引起了人们对难民潮乃至中东局势的反思。德国主导之下的欧盟难民政策是不是有效解决与吸纳中东地缘政治震荡的办法呢?如果科隆性侵案只是难民与欧洲社会“磨合”的开始,那无论默克尔还是德国社会将不得不采取更加现实主义的做法,难以容忍一个异质群体对德国社会法律的挑战。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