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94
往期回顾
NO94

凤凰论:有声之年

因为辞旧变得日益负重,所以迎新才会愈发沉着。我们持之以恒所坚守的,一直都是“人”的价值与尊严。坚持如此发声、懂得怎样倾听的人们,愿你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再见,2015。

过去这一年,我们把它称作是“有声之年”。

过去的一年,传统媒体寒风凛冽,这已不是新闻。其实,何止传统媒体,太多的所谓传统行业在焦虑中彷徨、求索,悲观者称之垂死挣扎,乐观者名为转型阵痛。

在这样一个转型时代,拥有更敏锐的时空感、方位感愈发重要。移动互联网来势凶猛,是无法回避的时代浪潮;全球经济、文化的深度融合,也让任何一个国家乃至个体,难以独善其身。个体或行业的悲欢,惟有置于更大背景之下,才能得到更合理解释,才能探寻未来出路。

凌冬尚未过尽,万物也还引而不发。而我们与那个美好世界的距离,到底是不是越来越近?

媒体寒冬,或许噪音过于喧嚣,有责任感的言说更为稀缺。但白雪覆盖之下,一定还有嫩绿生命在默默扎根、出芽,等待春风的怀抱。喧嚣是一种声音,沉默也是一种表达。

在这辞旧迎新的时刻,不要徒然伤悲,让我们致敬和感恩那些人。那些为这个世界的美好加持,为这个世界的未来发声的人。他们是刻画这个时代的风刀与霜剑,令我们仍能依稀看清,雾霾起处的山河,以及梦开始的模样。

他们令2015年,还能在存入历史档案时值得回忆,这就是“有声之年”。

这一年,回忆“一寸山河一寸血”的壮烈,感受70周年的胜利荣光;领略“习马会”的先生之风,体会两岸人民的山高水长。出炉第十三个五年规划,更有“互联网+”愈演愈烈,亦有更多的贪腐被查处。

莫因身陷重霾,就忘了蓝天的样子。当胡耀邦诞辰100周年得以高规格纪念,屠呦呦沿着传统之路走上了诺奖舞台,一位叫余秀华的诗人也穿过大半个中国遇见你。

就像有一道阳光,将世界点亮。17年独力追凶,河南农妇李桂英毕竟得偿所愿。随着蒙冤入狱13年的云南女子钱仁风终获自由,因转发负面消息被判劳教的任建宇也以高分通过司考。

一个叫浦志强的律师被判三缓三,一个叫沈颢的媒体人起立向受害企业鞠躬道歉。而我们终将相信,大道之行,天下为公,总有理想的精神薪火相传,历久弥新。

从庙堂到江湖,从网内到网外,所有埋头于日常、碾转于路途的人们,死磕着的少数派,平凡中的大多数,你们彼此并不认识,但一起为梦想而努力的样子,需要被世界温柔以对。

“有声之年”,我们终究并不轻松。因为总有一些我们的同袍兄妹,走着走着,被永远留在了原地。这是不应搁置的悲伤,不该漫漶的记忆。

从2015元旦前夕的上海踩踏,到6•1长江之星沉船,8•12天津爆炸,再到“12•20”深圳滑坡……那逝者的生命,受到了怎样的对待?他们的故事,就是关于我们时代及处境的诉告。

媒体人普遍的焦虑不只源自行业的冲击,也和这个时代的彷徨休戚相连。无论“李嘉诚跑了”的惊呼,“双十一”的狂欢争议,还是“万宝之争”的猜想……到底有谁能够免于被时代触碰的命运,而我们又怎样失之掌握?

这个世界会好吗?年初巴黎查理周刊的恐怖袭击,让人们困惑于自由的代价、宽容的尺度,而年底巴黎的血腥悲剧、美国加州的枪击惨案,让恐怖主义成为悬在世人心头的疑云。

理想的彼岸从来难以轻舟抵达,幸好总有人在守候灯火,总有人在熹微的晨光中赶路。新闻的品质不应在“10万+”的喧嚣中被稀释,理想主义的情怀也不应在商战中被埋汰。大路宽广各走一边,但总有些共同的理念值得长悬所有人的心中。

越是在萧瑟的寒冬,越是需要心怀春天的希望。为弱势者守卫底线,为公共利益代言,为社会公平守望……媒体的生存环境从未如此艰难,但责任也从未如此艰巨。这是一个需要理想、情怀的年代。真正的理想主义者,尤其值得尊重,值得被这个国家善待。

因为辞旧变得日益负重,所以迎新才会愈发沉着。我们持之以恒所坚守的,一直都是“人”的价值与尊严。坚持如此发声、懂得怎样倾听的人们,愿你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这个世界会好吗”的提问仍旧让人沉迷,但是无论如何,亲爱的人们,一个更美好的世界,值得我们全力以赴。而每一个我们认真对待的年代,都将是“有声之年”。

你好,2016。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