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93
往期回顾
NO93

今天,我们应该怎样谈论毛泽东

近年来,中国社会在讨论毛泽东的历史遗产上,一个重要的收获就是其在建国以后依然坚持斗争思维并不符合当时时势。

12月26日,毛泽东诞辰122周年纪念日。这一天,从凌晨开始,数以万计的游客和当地民众陆续赶到毛泽东家乡湖南韶山,表达他们的敬意。在互联网上,各种情绪和意见更是纷纷扰扰,只剩下“互撕”落下的一地鸡毛。

在现实中,网上的“热闹”则未免有些夸张。除了毛泽东的诞生地韶山,以及河南郑州等地有一些民间自发的活动外,大多数地方还是比较安静的。这可能与今年并非逢十的“大日子”,中央在两年前的2013年刚刚隆重纪念了毛泽东诞辰有关。毕竟,作为党和国家的主要领导人,毛泽东诞辰的纪念规格应该由中央来决定,这是惯例,也是常识。

另一方面,民间社会日趋理性、成熟,在宏阔的主流史观之外,也正在形成自己的认识,或者正在构筑更接近历史真实的认知框架。在这个过程中,对于过往历史中最为重要的历史当事人,产生一些不同认识,甚至是激烈的观念对抗,似乎并不值得大惊小怪。某种程度上讲,另一个舆论场上的热闹,恰恰表明了当代中国在政治、历史、文化、意识形态等领域的祛魅和进步。

人们可以自由地,特别是平等地评价一个政治领袖,就像讨论一个明星一样,细细翻检出他的各种行状,不管是出于学术研究的需要,还是仅仅为了验证自己的某个观点;也不管是太阳照得到的一面,还是太阳照不到的高冷之地,无一例外成为舆论关注、反复咀嚼的内容。而这,在以往层层禁令和自我设限之下,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当然,公共讨论有不同意见很正常,哪怕大家是在谈论领袖毛泽东。只要这样的讨论能够限定在讨论而非讨伐,乃至强权打压,都在规则之内。比如,今天网上有人愤怒地表示,某报12个版只字未提毛泽东诞辰日,“望大家群起而攻之”,且不说这一意见有没有道理,但至少还是停留在意见交流的层面,而不是诉诸更高的权威,不妨多一些宽容。倒是那种“一边倒”式的万众一心,让人心存忧惧。

还有,朋友圈今天热传一组衡阳市在衡阳抗战纪念城碑下缅怀毛泽东的图片,有人认为二者主题不搭界,语带讽刺。其实,这也未免狭隘了,且不说抗战本来就是全民族的抗战,不应该片面归结为一党之私,即以时下纪念城碑所在的岳屏公园而言,也早已成了当地的地标,在这里纪念毛泽东的公共集会,与衡阳守军的抗战壮举并不矛盾,又何必敏感?

公共讨论也不一定非要有一个最终的“共识”,或者说,非要把自己的“对立面”压制下去。当然,前提是相互尊重。只要讨论双方各有各的观点、材料、情感、意志,则不妨存异存疑,并在各自的质疑辩驳中,不断完善、补充自家的意见。

不能不说,在经历了改革开放以来的激烈争议之后,近年来,国内社会上“毛泽东热”不断升温,特别是,基层社会对毛泽东的怀念与颂扬,更是呈井喷之势。而在知识界,在深入挖掘毛泽东对中国政治、经济、文化传统的负面影响方面,不少知识分子则用力甚勤,也多有拥趸。双方都宣称自己掌握了真理,都是在为民诠释历史,以致于在一些地方,甚至形成各种激烈的冲突。

类似的冲突,似乎也应该多一些克制。这是因为,至少在目前而言,对于毛泽东,虽然官方已经做出三七开的结论,但具体的历史场景还原、历史细节填充,还有待于进一步开放史料,无论是停留在朴素感情基础上的缅怀,还是基于不完全史料上的意见,自己可以坚持,也可以同道互粉,但缺乏征服别人、特别是征服历史的力量。

近年来,中国社会在讨论毛泽东的历史遗产上,一个重要的收获就是其在建国以后依然坚持斗争思维并不符合当时时势。其在国内斗来斗去的结局,历史已经证明,并不符合中国人民的共同利益。因此,如果当下的毛泽东讨论依然沿袭斗争思维,争论双方剑拔弩张,恨不得将对方“踏翻在地,再踩上一只脚”,则未免又走回去了,重新陷入了批判对象的预设之中,并不能真正给已经多灾多难的中国人以历史的教益,也不会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多一些路径、策略方面的滋养。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