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86
往期回顾
NO86

7000万人的命运改变就在这五年

惟有贫困人口才是扶贫的“精准”主体,政策也好、资金也好、项目也好,均应该围绕激发贫困人口内生活力为目的,而不是越俎代庖,或者以资金投放量作为民众脱贫的依据。

日前,新华社全文公布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提出确保到2020年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艰巨的任务。为此,决定从总体要求、总体目标以及具体举措等方面对该任务做了详尽规定。其中提及并强调“精准”扶贫的概念,达32次之多。

早在2013年11月习近平在湖南湘西考察时,就曾首次提出“精准扶贫”:扶贫要实事求是,因地制宜。要精准扶贫,切忌喊口号,也不要定好高骛远的目标。其后,亦曾多次强调“精准”扶贫。

中国过去几十年所取得的扶贫成就世界瞩目,而在快速发展之后所遗留的贫困问题,也就相应更为困难复杂。在接下来五年内,要实现总计7000万之巨的贫困人口脱贫,扶贫能否做到“精准”,不仅是“技术活儿”,更是“良心活儿”,考验的是政府以什么样的姿态对待民众。

7000万,在局外人看来不过是个冰冷的数字,但具体到现实,就是在生存线上哀哀挣扎的人群。在川黔一带,很多人常年的午餐就是煮几个土豆,吃米饭和肉已经奢侈;一个1200多人的村庄,有1100多人是文盲、半文盲,外边的世界很近,却也很远。

如果说,川黔太远,民众生活艰难不难理解,可就在首都周边,一样分布着一个涉及25县、200多万人口的“环京津贫困带”。2013年初,习近平探访老区阜平,在农户家看到的是被风吹破几个洞的糊窗麻纸,一个小小的取暖火盆……这些真实、具体、直观的生活样态,一直就在那里。

这是浮华下面的“另一个中国”。看似明确的7000万,其实分散于中国大地上,找到真正的贫困人口,理解他们贫困的原因,是脱贫攻坚的前提。而那些心心念念致力于打造经济数据的地方政府,到底是在以怎样的悲悯注视那7000万贫困人口?

在以往的经验里,一方面,很多地方在贫困人口的认定上存在问题,贫困数据来自抽样调查后的逐级往下分解,贫困居民底数不清,扶贫对象常由基层干部“推估”(推测估算),往往见数不见人;另一方面,在工作推动上也过于粗放,扶贫资金的使用极为低效,甚至公然弄虚作假,多年来,人情扶贫、关系扶贫不断,扶贫资金成了权势人群分肥的“唐僧肉”。

“年年扶贫年年贫”,这其中,除了扶贫对象、项目不“精准”,缺乏针对性之外,也与扶贫的路径选择有关系。本来,政府主导并没有错,但这并不意味着就要取代民众的主体性。必须明白,惟有贫困人口才是扶贫的“精准”主体,政策也好、资金也好、项目也好,均应该围绕激发贫困人口内生活力为目的,而不是越俎代庖,或者以资金投放量作为民众脱贫的依据。

特别是在5年7000万人口脱贫的任务背景下,还要格外警惕出现扶贫上的“急就章”、“大跃进”。这也是另外一个意义上的“精准”,以往那种过度追逐GDP的做法,并不适宜移植到扶贫上面。“大水漫灌”不如“滴灌渗透”;一次性资金投入不如长久的公共投入。一味砸钱,只能不断重复脱贫返贫的轮回。

此外,既要严厉的责任追究机制确保扶贫资金的去向,也要引导地方拓宽思维,加大公共投入,提供均等机会,从“树人”的角度加强对人的权利救济。那种因为机会不平等而出现的群体性落伍现象,有必要迅速改变。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多少年来,以农民为主体的中国贫困人口,一直是发展之殇,尽管社会上对他们从来不乏温情和善意,但苦难、困厄、悲凉却始终如影随形。这样的情形不能再持续下去了。一个正常的社会,不会听任一个庞大的人群长期跛足、掉队,这不仅仅是这些人自身的不幸,也是这个社会的悲哀。这也是为什么国家要消除贫困的伦理与社会价值所在。

五年之后实现7000万人的彻底脱贫,这不仅是中国政府对于民众的承诺,也是对全世界扶贫事业的承诺。过去几十年中国的扶贫,给世界提供了很多成功经验,未来五年能否在这领域继续充当良好示范,将会是巨大考验。当然,也是中国为人类文明和进步发挥作用的机会。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