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73
往期回顾
NO73

南海问题:主权在我,通航自由

中国传统上是一个陆权国家,加之近代的屈辱遭遇,容易以领土来看待领海,而美国是海上霸权国,一直在挑战沿海国的利益与诉求。对于中国来说,坚守主权的同时,灵活掌握航行自由等原则,应对好各方的挑战是场必修课。

近日,美国“拉森”号导弹驱逐舰未经中国政府允许就驶入中国南沙群岛岛礁近岸水域,中国派出军舰予以警告。中国外交部、国防部就此事表达了严正立场,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张业遂紧急召见美国驻华大使博卡斯,就“拉森”号进入南沙群岛有关岛礁邻近海域提出严正交涉和强烈抗议。

因“拉森”号的挑衅行为,南海局势骤然紧张,中美之间的海权“碰撞”似乎已是箭在弦上。如何给予对方以回旋空间,从而让这种碰撞有足够的弹性,以免因意外而擦枪走火,导致碰撞成冲突,是两国当下需要考虑的问题。

中美元首会晤期间,双方在南海问题上没有达成共识,中国在南海的主权的诉求与美国的霸权地位之间产生了暂时难以缓解的矛盾,更为严重的是,两国在南海的利益要求都有绝对化的趋势。

白宫和五角大楼最终决定要派军舰进入中国人造岛礁的12海里海域,并非保护航行自由,而是要在南海“刷存在感”,也是“迟到”的挑衅。在中美元首会晤之前,需要塑造比较好的气氛,南海问题也就淡化了一些。“拉森”号的到来是对中国填海造陆的回应,即便美国军舰进入越南、菲律宾人造岛礁的邻近海域,也不能改变此次在中国面前的“立威”举动。当然,中美都努力避免将南海问题视为大国威信的试金石,努力使这种碰撞“模糊化”和常规化,为风险管控留下余地。

中美双方在南海的“航行自由”问题上是有共识的,任何一方都愿意使南海变成和平与繁荣的海域。“拉森”号之所以会引起中国的强烈反应在于:美军舰放着宽阔的国际航道不走,专门绕道进入中方驻守岛礁近岸水域炫耀武力,是对国际法上“航行自由”的一种滥用。中美两国对“航行自由”的观念也有不同,美国的航行自由是一种绝对的自由,也就是美国的舰船可以到任何愿意去的地方,尤其是在“无害通过”问题上,中国反对外国舰船不经过事先允许而享受无害通过权。

值得玩味的是,中美这次“碰撞”似乎存在着一大块灰色空间,双方的言辞似乎激烈,但是留有余地。航行自由本是公海的一种习惯法,而中国在南海岛礁的诉求是主权性的。如果美国军舰是在公海中航行的话,那双方就没有可能碰撞了,如果美国军舰进入中国领海的话,碰撞的焦点则在于“拉森”号是不是无害,是不是通过?

《联合国海洋法》中对“无害通过”有详细的规定,首要的原则是不能损害沿海国的和平、良好秩序或安全。而中国国防部和外交部认为,“拉森”号对中国国家安全带来了损害,这也是中国作出回应的根本原因。换言之,中国默认美国的行为在“无害通过”的范畴,但是这种挑衅行为让中国有权利结束美国的“无害通过”,而“无害通过”的前提则是美国进入了中国的领海。但中国官方的正式回应中都没有出现“领海”二字,而是“近岸水域”、“邻近海域”等比较模糊性的说法。这也为两国协商和实施海空相遇规则留下了余地。

南海问题之复杂已经远远超过了海洋法的规定,尤其是中美两国海权观存在着很大的差异,需要两国能够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讨论如何重塑新的海洋秩序,即便不能达成根本性的共识,也需要形成风险管控的底线。一是不能把话说得太绝,二是不能出现过激的行为,即便出现磕磕碰碰,也要给对方留下台阶,更重要的是要理解彼此的海洋观念。

中国传统上是一个陆权国家,加之近代的屈辱遭遇,容易以领土来看待领海,而美国是海上霸权国,一直在挑战沿海国的利益与诉求。今年9月份,中国5艘军舰从美国阿留申群岛约12海里的地方“无害通过”,双方相安无事。对于中国来说,坚守主权的同时,灵活掌握航行自由等原则,应对好各方的挑战是场必修课。当中美两国都能以更平和的心态应对摩擦,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才能增添更大的弹性空间。

 

扫描二维码,关注凤凰评论官方微信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